日期:2019年7月18日

从“浙江村”到中关村

做北京“浙江村”——北京城南一个自发形成的流动人口聚居区——调查的六年间(一九九二——一九九八),我住在中关村的北大。来回于“浙江村”与中关村之间,成了生活的基本内容。有位记者觉得这个行为本身也算个题材,他说:“浙江村和北大好像是社会的两极,你对这两端都这么投入,很有意思。” 为什么这两个地方(“浙江村”和中关村)是两极?这个问题看起来是多余的:和“浙江村”联系在一起的是脏乱差,是“落后”、“低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