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调查:上海巨额罚单之后司机怕出车,有乘客直呼不方便

上周,上海市交通委员会官方微信公众号通报称,监管平台近3天的数据显示,滴滴平台上的不合规网约车辆占比超过82%。为此,监管部门向滴滴出行上海分公司开出两张10万元的罚单。

这已是上海市对网约车平台的第二轮检查。监管部门在7月累计对滴滴等14个平台检查21次,累计开出114张罚单。其中,滴滴出行被罚550万元。虽然各平台尚未给出具体的清退计划,但当地交通部门表示,针对各大平台存在违法违规行为且拒不整改或整改不到位的,他们将联合多部门依法依规处置,重则处以下架的处罚。

罚单之后,当地网约车运营如何?网约车司机、乘客对此有什么看法?记者于近日在上海展开了走访。

非沪籍司机不能开网约车、出租车 但大部分驾驶员来自外省市

记者了解到,上海网约车准入沿用至出租车的老规矩。上海市人大常委会1995年6月通过《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第十一条明确规定“出租汽车驾驶员必须有本市常住户籍”。该“条例”至今先后经过6次修正,但都未涉及户籍相关条款。

2016年底,上海出台了网约车新政,依然坚持双本地的要求,即沪籍沪牌。要求网约车驾驶员须拥有本市户籍,车辆在本市注册登记,并取得营运牌照等。

但实际情况是,从事网约车、乃至出租车营运的驾驶员,大部分都是外地人。

上周六,记者在上海路边,通过马路招手打车和手机约车,随机乘坐了7辆出租车、网约车,遇到了5位外省市户籍驾驶员,仅两位驾驶员为上海户籍。而在与司机交谈中,记者得知,非沪籍司机实际比例可能还要更高。

在日月光广场附近,记者通过滴滴出行,坐上一辆沪D开头的网约车,司机王师傅是安徽人,开网约车一年多,他的车是从租赁公司租的,没有营运牌照。他说,在上海开车的安徽驾驶员挺多,“有开出租车的,也有开网约车的,上海出租车、网约车司机大部分都是外地人。”

“我从小在生活,从浦东开车回老家也就一个小时,我想合规开网约车,但在上海落户太难了,我也买不起这边的房子。”于师傅是江苏人,在上海开网约车有半年了。他说,真正上海人在上海开滴滴的不多,

“上海80%的司机都没有证。”出租车司机李师傅是上海人,有双证,平时也靠网约车平台接单。

2016年,滴滴曾发布一个数据,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司机中,仅有不到1万名司机具有上海本地户籍,比例不到140。

巨额罚单后司机只敢晚上出车 有市民直呼不方便

“第一次被查到,罚款10000元,暂扣驾驶证3个月。如果第二次被查到,就要被罚30000元,暂扣驾驶证6个月。如果再有第三次,驾驶证都会被吊销。”网约车司机王师傅告诉记者,最近查得严,已经有部分司机不开网约车了,他每天接单也是提心吊胆。

滴滴司机程师傅谈起最近上海接连开出的网约车罚单,无奈地表示:“罚平台,还要罚我们,为了避开检查,我们都只敢晚上接单。”因为出车时间缩短,作为家里唯一经济来源的程师傅最近挣得钱少了约三分之一。“再这样下去,只能找其他出路,或许只能回老家开网约车了。”

记者在静安区招到的出租车司机说,一般查驾驶员资质都是查网约车,“外地司机没有服务卡。如果被查到,要罚钱,还要扣车。如果被罚,公司会报销部分。”

采访中,网约车司机、出租车司机均表示,因为最近查得严,他们会随时关注司机群,听闻风声,大家就不去那。

因为怕被查,不少网约车司机减少出车时间,有市民反应最近打车排队次数变多。“车不好打。”18日,准备从丰庄前往虹桥火车站的陈静等了十几分钟才叫上一辆网约车,而此前在她所在小区,非高峰期,打车排队比较少见。

在徐家汇城打车的蒲女士,这次更是等了近30分钟。“人越多的地方打车需求越大,若非沪籍网约车被清退,数量再减少,那大家太不方便了。”

■纵深

准入门槛引争议 新业态或需量身定制监管方式

经过多年的发展,以网约车、网购、外卖等为代表的平台经济正在老百姓生活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以网约车为例,根据国家信息中心统计数据,2018年我国网约出租车完成客运量约200亿人次,占出租车客运总量的36.3%。这一比例较2015年明显增长了26.8个百分点,网约出租车成为城市居民出行服务体系中越来越重要的组成部分。

有媒体以上海网约车必须“沪人沪牌”,你怎么看为题发起话题投票,结果显示,参与投票的网友有70.5%认为值得商榷,而不到三成网友对该政策大力支持。

投票显示,相比出租车,近7成网友更愿意选择网约车。热门评论中,网友们认为,网约车给市民带来便利,若强制要求沪人沪牌,势必会带来司机减少,导致乘客打车难、黑车司机增多等问题。此外,还有不少网友质疑上海网约车准入标准过时,也有少部分网友认为无论如何监管,安全最重要。

日前,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负责人蔡团结表示,交通运输新业态近几年发展迅速,每天网约车的订单量是2000万单,为民众出行提供了多样化的选择。但在这个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新业态需要量身定制监管方式,不能按照传统的方式来管理。

而国务院办公厅也在最近发布了《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并点名网约车。意见称,关于地方评估网约车的政策落实情况,需优化完善准入条件、审批流程和服务,加快平台经济参与者合规化进程。对仍处于发展初期、有利于促进新旧动能转换的新兴行业,要给予先行先试机会,审慎出台市场准入政策。

切忌新瓶装旧酒 网约车监管不能用老规矩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网约车本身就是一个新业态,它是出租车发展到2.0时代,“互联网+”的一个必然产物。“在新业态的发展里,网约车方向是没有问题的,那就不能用老的办法去管理新的业态。”

他认为监管新业态需要监管,但不要把监管放到资质上,而是需要坚守安全底线。“不要搞入门槛。要搞动态监管,信用监管,因为动态监管和信用监管的核心是安全问题。”

朱巍进一步指出,平台能不能做到安全,不是用资质去卡的。平台安全做得好,保障得好,动态监管做得好,就应该鼓励平台去发展,而不是去人为的干扰这种市场正常竞争,而不是用部门规章或地方性的规定去阻止新业态发展。

■链接

有地区修改网约车细则,放宽门槛

“指导督促地方全面评估网约车政策的落实情况,指导各地强化服务意识,优化完善准入条件、审批流程和服务。”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蔡团结最近对网约车平台规范健康发展提出的要求。同时,原本被称为“网约车生死线”的准入门槛在一些城市开始松动,甚至一些被认为不可动摇的条件也在放宽。

根据海南三亚发布最新版网约车细则,取消了此前对驾驶员为三亚户籍或持有三亚居住证的要求,在接入平台数量上也有较大程度的放宽。

杭州则取消提交车辆购置发票等资料;放宽司机准入条件。从此前的“取得本市户籍,或在本市取得居住证6个月以上,或在本市取得临时居住证12个月以上”,改为“具有本市户籍,或持有本市核发的居住证,或在本市已办理居住登记,或在本市已办理身份信息登记”。

同时,杭州取消网约车不得进入站点候客的规定。这意味着网约车可以在客运出租汽车临时泊位上下客,可以在火车站、飞机场等地建设网约车停车区域。此外,还取消网约车经营许可证有效期1年的规定。

而黑龙江大庆市则一改此前要求网约车司机“双证齐全”的政策,暂停办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改为备案制管理。车辆只需符合安全标准、定期上线车检就可以,不再需要将使用性质转变为营运车辆。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韦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