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 | 市界 秦海清

编辑 | 老拿

七夕之夜,一位妻子喊出“我要离婚”。

8月7日晚,徐翔妻子同名微信账号发文《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请求法院尽快甄别资产,并再度提出离婚。

在文中,应莹称,“我与徐翔二十岁时相识于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他沉迷炒股,多次起伏,最终年少成名。”

应莹透露,徐翔案发后,其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亿元的资产都受到查封,这包括泽熙系公司的资产、徐翔父母名下以及我们夫妻名下的所有资产。此外还包括一些关联朋友的资产也一并查封。判决书认定徐翔的犯罪所得为71亿余元。

徐翔案判决前后,共计121亿元资产直接被通过银行和证券账户划扣,应莹称划扣前没有收到任何手续。

文章最后,应莹再次以徐翔妻子的身份,要求青岛法院尽快甄别涉案资产,“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据腾讯《一线》报道,应莹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离婚案有了新的进展,“8月底会在青岛监狱开庭,因为有了这个进展,所以我要(在公众号)先说一下。”

为了能够顺利离婚,应莹在离婚案中没有提出财产诉求。“最终离婚与否,还取决于徐翔的态度”,应莹对腾讯新闻《一线》称。

业界称徐翔为“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私募一哥”,是中国最受关注也最为神秘的私募人士,但其做人做事十分低调。

2015年11月1日,徐翔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2016年4月29日,徐翔、王巍等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犯罪,被依法批准逮捕;2017年1月23日,青岛中院对徐翔案做出一审宣判,徐翔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此外,王巍辩护律师许兰亭向媒体确认,徐翔被处110亿元罚金。

2019年3月22日,徐翔妻子正式向法院提交起诉书,要求起诉离婚,起诉理由包括徐翔长期被关押,其只能独立抚养孩子,生活困难,致夫妻关系失和,现要求离婚,孩子的抚育权、财产依法处理。

以下为《应莹: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全文:

我与徐翔二十岁时相识于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他沉迷炒股,多次起伏,最终年少成名。光环之下的徐翔,在我和一些朋友们看来,其实与普通人无异,他也有喜怒哀乐,也有自己知识的盲点和对新奇世界的渴求。炒股对于徐翔来说是一种信仰,这种执着与痴迷,早已超越获得财富本身,在资本市场大繁荣的时代,我们很侥幸获得上天眷顾,也让徐翔受到一些业内尊重。

我们夫妻对享受财富的态度都比较淡然,徐翔是个工作狂,抗拒社交让他几乎没有公开露面的机会,甚至外界也有诸多误解,而我则将重心放在家庭上,抚育教导孩子,照顾双方老人,这几年来,无论外界如何猜测和各种传言,我们夫妻分工得当,于我而言,生活平静如水。

徐翔案发后,我们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亿元的资产都受到查封,这包括泽熙系公司的资产、徐翔父母名下以及我们夫妻名下的所有资产。此外还包括一些关联朋友的资产也一并查封。2017年1月23日,徐翔案判决书认定,徐翔的犯罪所得为71亿余元。判决书第98页认定徐翔“所得赃款已全部被追缴”。另据判决书:“本案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均提出’公安机关扣押、查封三被告人的涉案财产,部分是他人财产以及与犯罪无关的本人合法财产‘的辩护意见,本院将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

以上均为判决书原文。谁曾料想,“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这句话成为数年来我最大的纠结,亦成为我们婚姻最大的艰难和坎坷。

判决书98页

在徐翔案判决前,2016年9月,划扣个人银行卡余额约5亿,2016年11月至12月,划扣信托账户资金余额约100亿(未通过信托公司,直接从银行端划扣),判决后,2017年6-9月,划扣个人证券账户资金余额约16亿。以上划扣都是直接去银行划扣,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手续,查询相关账户后才得知被划扣。

早在2017年4月16日,我就向青岛中院当面递交申请书,请求法院依法甄别徐翔案的合法资产。同年6月29日,我向青岛中院当面递交《案外人执行异议书》,法院回复提异议是我的权利,关于家庭财产的甄别肯定会有个结论,但近期不会研究,会先处理车辆。划扣资金都有手续,但不会给当事人。

在徐翔未案发之前,我的身份是徐翔的妻子,但徐翔入狱后,我成为整个家中的顶梁柱。在家庭而言,我是徐翔的妻子、徐翔父母的儿媳、儿子的母亲,同时我也是我父母的女儿。我有时还要参与两个上市公司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的一些管理事务。在持续数年的时间内,我长期奔波于青岛、上海和宁波三地,四位老人年事已高,身体孱弱,孩子未成年需要抚养,同时我还要去青岛看望徐翔,这其中辛苦烦累和困顿,早已让我精神透支。

事有千千结,千千结之中,最纠结的就是青岛法院对冻结资产的甄别问题迟迟没有进展。徐翔的父母不止一次提出,要求法院甄别他们名下的合法资产,压力到我身上,作为儿媳我自然是责无旁贷;我父母的房产也遭到查封,我的父母和兄长也对此有怨言,我也万分惭愧;徐翔有一些朋友的资产也遭到冻结,徐翔入狱,他们来找我也是合情合理。

可以说,我已经力所能及,竭尽所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多年来一直要求青岛法院尽快甄别涉案查封资产,对涉案朋友、对家中老人和对狱中的徐翔,都有一个交代,我本人真的问心无愧。

事实如此,矛盾的根源在青岛法院,最后的压力却在我一人身上,我能奈何?

在我本人所有手段都无法求解的情况下,我申请与徐翔解除婚姻关系。与我而言,我本人希望换一个身份,重新有一个站位和角度。站在一个离婚妻子的角度,我依然希望青岛法院能够加快速度甄别资产,现在是我要求分割我们家庭共有的合法财产,为我和儿子获得一份应有的资产,这一切是合法,也是合情合理的。不可否认,徐翔有一些违法行为,他本人也认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家庭的合法资产也要受到剥夺和没收。

今天,虽然我和徐翔的婚姻走到尽头,穿梭沪甬铁路时,望着窗外风景,我依然能回忆起和他生活的美好时光:

他婚后一度每周在沪甬两地奔波,身价几十亿却舍不得买一辆车;我在宁波临产时,他不肯放弃当天的行情坚持操盘,听到儿子降临后却对着电脑手舞足蹈;他曾写着密密麻麻的炒股心得,神神秘秘地要把绝招都教给儿子……

在我要求离婚的消息传出后,一直许多亲戚朋友的相劝和安慰,让我十分感动和无奈。最后我想说,这次离婚不针对徐翔个人,我们问题的压力来自外因,结局却是婚姻不可逆转地解体。

最后我再次以徐翔要离婚的妻子的身份,要求青岛法院尽快甄别涉案资产,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