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售电市场到底成效几何?

文 | 封红丽

作者供职于中电能源情报研究中心

随着我国电力体制改革逐步深入,电力交易市场不断放开,使得越来越多的售电公司开始进入实质性的售电业务。为了了解当前我国售电市场的运行情况,我们选取省级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最大、用户数量最多的江苏售电市场作为研究对象,重点从江苏售电市场特点、售电主体特点、存活下来的售电企业特点及主要盈利模式等角度分析,试图探究江苏售电市场运行成效到底如何,又有多大的市场增长空间?以期研究其市场特点和规律,借鉴其经验,为其他地方售电市场交易提供参考。

一、2019年江苏电力市场交易概况及特点

2019年,江苏确定了市场化交易电量规模将达到3000亿度,规模依然列在全国首位。尤其是用户范围进一步扩大到符合准入条件、自愿参与市场的全部10千伏及以上用电电压等级、执行大工业及一般工商业类电价的用户后,更多的中小用户将进入市场,售电市场活跃度有望大幅提升。

(一)2019年江苏电力市场交易情况

目前,江苏省电力交易市场年度交易主要采用双边长协和年度挂牌交易方式,月度交易主要采用集中竞价、月内增量交易(2018年7月开始)等,发电侧还有抽水蓄能招标、发电权交易等。

2019 年,双边长协成交电量为2341.1亿千瓦时,成交均价为369.18元/兆瓦时,平均价差为21.82元/兆瓦时;挂牌交易成交电量为10亿千瓦时,成交均价为372.01元/兆瓦时,平均价差为18.99元/兆瓦时。

从参与年度双边长协的市场主体情况来看,2019年参与主体共有304家,较去年减少31家,但售电公司较去年增加14家,竞争更加激烈。其中,参加2018年和2019年年度双边长协交易的公司对比如下:

  • 2018年双边:48家发电企业、213家用户、74家售电公司;
  • 2019年双边:53家发电企业、163家用户、88家售电公司。

2019年,江苏省月度集中竞价交易和挂牌交易情况,见表1。截至2019年5月30日,江苏月度竞价平均成交价格为357元/兆瓦时,平均价差为3 4元/兆瓦时;月内交易平均成交价格为360.152元/兆瓦时,平均价差为30.848元/兆瓦时。月度竞价的这几个月,价格都锁定在372元/兆瓦时左右,而挂牌交易的价格波动较大。

2018年和2019年江苏年度长协价差和月度价差对比情况,见图1。值得一提的是,江苏2019年1月份月度集中竞价结果,相较于2018年1.5分/千瓦时的月度价差和2019年2.18分/千瓦时的年度双边交易价差,成交价格较标杆电价下降破纪录的1毛/千瓦时。

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1月月度竞价市场供给远远高于需求,供需比失衡,高达2.2(即发电企业申报电量/成交电量,此前在0.9到1.8之间),从而造成江苏历史最高价差。经历初期的动荡后,发电企业和售电公司逐渐趋于理性,价差又重新回到合理区间,但2019年整体月度竞价价差普遍高于2018年。

(二)江苏售电市场特点

江苏电力市场的基本特点是:积极、稳妥、有序。2 0 18 年放开了20KV以上的用电大户,2019年又放开了10K V的用电大户,意味着工商业用户都可以进入电力进行市场化交易。为此,江苏电力市场交易规模不断扩大、交易用户不断增加、交易的品种也更加丰富、电力市场化程度更高。

特点一:全国电力市场化交易规模最大、用户数量最多的省份

2019年,江苏确定了市场化交易电量规模将达到3000亿千瓦时,超排名第二的广东1000亿千瓦时,电力市场规模连续4年全国最大,具体见图2。

2019年,江苏电力市场对用电等级10千伏大工业及一般工商业23万家用户全覆盖,采取“先到先得”的政策,参与电力市场的签约用户数迅速增至30026家。参与2019年电力市场交易的发电企业53家,售电公司88家,直接和电厂交易的用户163家,通过售电公司代理参与交易的二类用户29863家。其中,售电公司签约量约2400亿千瓦时,一类用户直签电量505亿千瓦时。

特点二:坚持稳字当先、创新驱动,交易品种丰富多样

目前,江苏省内交易已形成直接交易、发电权交易、合同转让交易、抽水电量招标交易等4个交易品种,双边协商、集中竞价、挂牌交易等3种交易模式。

在2017年双边协商、年度挂牌交易、月度集中竞价交易平稳运行的基础上,2018年江苏市场陆续创新开展了月内增量挂牌交易、月内合同转让交易等交易品种,实现了中长期交易年度、月度、月内全周期覆盖,给市场主体调整余缺、降低偏差、控制风险以更多的选择权。

2018年4月,江苏5家发电企业与甘肃32家新能源发电企业,通过北京电力交易平台完成发电权交易1.29亿千瓦时(据业内人士称,实际上不止这些量),开创了江苏省通过跨区跨省发电权交易消纳西北新能源的先河。

特点三:不断降低电力交易门槛,市场化程度居全国前列

与2018年的政策相比,2019年江苏电力市场的最大变化是10KV以上用电大户均可直接向售电公司购电。这意味着参与电力市场交易不再只是工业用电大户,符合条件的零售、餐饮和住宿等商业用电大户,均可参与电力市场交易。

江苏虽说在售电侧开放时间较晚,但步伐很快。特别是随着电力交易门槛不断降低,大量中小用户入市参与交易,市场的竞争度、活跃度空前增加。2018年江苏参与电力交易用户增至7416家、年度安排直接交易电量1900亿千瓦时,市场交易电量总和占比居全国前列,占全社会用电量的31%,市场化电量占统调煤机超过50%。

随着江苏省电力市场化改革的推进,2019年市场电规模扩大至3000亿千瓦时,市场化电量占统调煤机发电量已近90%。

二、售电市场主体特点分析

截至2019年6月底,江苏电力交易中心共公示了12批注册生效的售电公司共242家,有2批共13家退出市场,至此共有227家生效的注册售电公司。笔者对这227家售电公司的注册资本、企业性质、股权结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整理,见附表1,并对此做出如下分析。

特点一:社会资本较为活跃,民营企业占三分之二

截至目前,除去13家退市、2家注销的售电公司外,江苏省注册生效的售电公司共12批227家。社会资本较为活跃,社会资本的售电公司(包括个人股东及一般中小型企业出资成立)数量占比最高。其中,民营企业150家,占比66%;国企独资或控股58家,占比26%,国企投资的售电公司主要集中在第一批,共16家;其他性质企业,包括中外合资、台港澳投资控股、村委会及集体所有制投资控股企业19家,占8%。

售电公司注册资本呈现两头大、中间小的特点,投资规模大的依然是民企占多数。注册资本2亿元以上的共102家,占45%。其中,民营企业65家,同样占近三分之二;注册资本在1亿~2亿之间的32家,占14%;注册资本1亿元以下的93家,占41%。

特点二:真正开展售电业务的公司不足一半,但远高于全国水平

尽管仅有不到一半的售电公司真正开展售电业务,但远高于全国水平。截至目前,江苏共有两批13家售电公司退市,2家售电公司注销资质,但全部为自愿退市,在退市公司数量上也跃居全国首位。其中,协鑫有2家售电公司退市,主要是为整合资源,实现专业化管理。

本次退出市场的售电公司除协鑫系外,都是些业务开展规模较小,甚至毫无交易电量的售电公司。2019年,参与售电业务的一类用户共92家,占注册生效售电公司的41%。江苏电力交易中心发布《2019年6月份江苏省电力集中竞价交易结果公示》,参与交易的售电公司只有72家。这意味着6月实际参与售电业务的售电公司仅占32%。

尽管如此,但江苏省实际开展售电业务的占比要好于全国水平。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在工商登记注册的售电公司达10万家,全国各级电力交易中心公示的售电公司数量接近4000家,实际开展业务的不足1%。

特点三:市场主体类型多样化,独立售电公司售电量位居榜首

从股东背景来看,涉及发电、电力工程施工、能源服务、电气设备制造、供热、油气、电子信息等多个行业,大部分都具有电力背景。

目前,市场中活跃的售电市场主体主要为省内各发电集团及股份制发电企业成立的售电公司,协鑫等民营能源企业成立的售电公司,海澜之家、红豆集团等社会资本成立的售电公司,部分在广东、安徽等地成功运营的售电公司,国网江苏省电力公司参股的4家售电公司,以及部分电力施工企业成立的售电公司等。

然而,售电量最大的公司,既不是占先天优势的发电企业成立的售电公司,也不是电网企业成立的售电公司,而是独立售电公司江苏海澜电力有限公司。据悉,其2018年以总签约电量234亿千瓦时,位居江苏省售电量第一。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协鑫系在2家退市的情况下,在江苏控股或参股的售电公司仍有6家,实力也相对雄厚。据非官方统计,2019年海澜电力签约电量约300亿千瓦时,预计排名仍位居第一。除此之外,售电量大的还有华润售电公司(华润官网显示302亿千瓦时)、协鑫售电公司(约200亿千瓦时)、华能售电公司(约200亿千瓦时)、大唐售电公司(约200亿千瓦时)等。

三、售电市场盈利情况及商业模式分析

(一)从运行成效看,大多数售电公司处于微利或亏损状态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售电公司被“月结年清”考核的售电公司仅有2家,其余售电公司均未被考核,因此购售电收入即为公司毛利。由于投入的固定资产成本相对比其他实体行业较少,大多数售电公司2018年处于微利或略亏的状态,部分售电公司由于特殊的定价政策能获得较大收益。

(二)个别售电公司因业务调整或经营不善退市,具有相对专业人员的公司基本都能存活

截至目前,江苏退市的售电公司有2批共13家,居全国之首,北京其次。不过,目前售电公司投入成本不大(主要是工人工资、差旅费及营销成本,无较多实体投资),投资资本门槛不高,只是专业门槛较高。因此,只要相对有专业人员的售电公司基本都能存活,个别退出的售电公司主要是由于业务调整,以及个别公司经营不善。

(三)主要商业模式仍以赚取差价为主,正逐步向增值服务业务过渡

由于价差收益短、平、快,且市场化刚起步不久,市场信息不对称,短期内相对还可以依赖价差维持企业经营。长期来看不具有可持续性。目前,海澜电力公司已开始逐步开始通过增值服务增加用户粘性,如通过与国网及当地政府合作,介入增量配电网领域,进而布局光伏、风电、汽车充电桩等分布式新能源。此外,还计划将数据服务、电力工程、代运维等业务也纳入版图。不过,目前各企业增加增值服务业务的措施,仍处于宣传大于实效的阶段。

(四)各企业均在试图通过“让利”模式,抢占市场份额

现在用户对增值服务的需求不断提高,前期很多售电公司为抢夺用户,提出免费高压试验等方式。不过,调试、试验等是施工费的唯一盈利点,若免费提供试验,那就意味着白打工了。

发电企业也在通过让利获取长期合作伙伴,抢占市场份额。据悉,华能集团某分公司下属煤电厂2018年参与交易总量200亿千瓦时,平均每度电让利2分钱,总共让利4亿元,预计明年让利额达6亿元。而若把市场交易的机会拱手让给其他发电企业,将会出现发电厂电量计划不足造成停机的情况,损失更大。因此他们希望借助省交易中心搭建的平台,实现“买家”数倍数级增长。

四、江苏售电市场的增长空间预测

按照目前江苏省市场化交易电量增速推测,预计2020年江苏市场化规模将扩大到4000亿。这意味着除农业用电、居民用电、保障性用电外,工商业用户全部进入市场,基本已达江苏市场化的极限。

随着电力现货交易的开展,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将呈几何级增长,技术力量将成为公司间竞争的重要因素。江苏小型售电公司生存空间将不断受挤压,但江苏由于民营经济和地方政府财力雄厚,不太可能出现央企独大的局面,而可能成为十家左右实力雄厚的售电公司互相竞争,类似于江苏的发电资产现状。

与此同时,从目前的售电公司来看,中国电信、中国电子信息集团、京东方等科技企业已经成立了多家售电公司,未来不排除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企业进军能源行业的可能,若这些实力派企业进入,将会颠覆现在的江苏能源布局现状。

附表1:江苏省前十二批注册生效售电公司情况概况

数据来源:天眼查、企查查

欢迎关注头条号:能源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