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5日消息,华为集团以785.1亿美元的营收排名全球第83位,这一数字超过了明星公司阿里巴巴(182位)与腾讯(237位)之和,二者收入分别是561亿美元和472.7亿美元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今年5月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还是表示:“华为赚的钱太多了。”

但有一家公司比华为,阿里腾讯更赚钱,那就是中国烟草总公司。

2018年,烟草行业实现工商税利总额11556亿元,上缴国家财政总额10000.8亿元,堪称纳税大户,它是华为的2倍之多。

1.1万亿到底是多少呢?

先看A股。A股最赚钱的前4家企业:中农工建。

宇宙行老大哥2017年的利润总和位居A股首位,3646.41亿元,但面对中国烟草依旧是小巫见大巫,中国烟草总公司的税利是工商银行2017年利润总额的3倍。

也就是说,工农中建四大行加上中国平安一起,也不够1.2万亿。

那我们来看看我们熟知的BAT三大互联网巨头,2017年税前总利润分别是212.83亿元、796.11亿元和882.15亿元。

简单地加一下,

中国烟草实现税利总额=百度+阿里+腾讯+工行+建行+农行+中行。

2018年1月16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公布数据:2017年中国烟草实现税利总额11145.1亿元,是腾讯、阿里巴巴的十多倍,哪怕是中国三大互联网巨头BAT加起来,总利润也达不到中国烟草的四分之一。

按一年365日来算,2017年中国烟草每日税利就超过30亿元;到2108年,这个数字则达到31.66亿元。

而中国烟草总公司旗下公司中烟香港今年已经港股上市。

对于中烟香港来说,截至2018年底,中烟香港在香港仅有28名雇员。

其2018年的收入70.33亿港元,平摊到个人,中烟香港人均年创收逾2.5亿港元。

此外,员工总成本共计约2591.4万元港元,粗略估计中烟香港的雇员均薪高达92.55万港元,折合82万元人民币。

在我国,烟草属于垄断行业,躺着赚钱很常见。这也是中烟香港受到爆炒的另一个逻辑。

那么,中国烟草总公司为何至今都没有出现在世界500强企业的榜单当中呢?这是因为中国烟草行业自1982年以来一直实行专卖制度,它使得中国烟草总公司在经济中获得了特殊的地位,与国际通行的“现代化企业”概念存在差异。

中国

烟草总公司对专卖制度的依赖,从旗下从事国际业务的子公司中烟国际在近期申请上市文件中的一句话可以窥见端倪:“我们非常依赖国家专卖制度。 这一制度的任何实质变化或废除,都将对我们的业务运营产生实质的不利影响。”

在2016年,中国烟草总公司在国内烟草市场的占有率已高达98%左右。

而在国际市场上,中国烟草总公司的市占率与国际同行还有一定差距。

2017年,菲莫国际、英美烟草、日本烟草和帝国品牌这四家跨国烟草公司继续垄断了全球除中国以外约70%的卷烟市场。

烟草产业还是很多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柱。

仅在2016年,卷烟产量超1000亿支的,就有云南、贵州、山东、江苏、广东、河南、安徽、湖南和湖北。特别是在云南,烟草税利在当地财政收入的占比约一半左右。

中国是世界最大烟草消费国,是世界吸烟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世界受二手烟伤害人口最多的国家,是世界男性吸烟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中国有3亿多吸烟者,占全世界吸烟者总数的近三分之一。

中国的卷烟消费量约占世界的三分之一,仅2009年的消费量就接近2.3万亿支,比世界其他四大烟草消费国(印度尼西亚、日本、俄罗斯联邦和美国)的总和还要多。

除了吸烟成瘾、青少年模仿心理之外,中国的烟草零售价相对较低,也是导致烟民数量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之一。

世卫组织称,2010年,中国最畅销烟草品牌的零售价为0.74美元(约5元人民币),而发达国家卷烟的平均费用要高很多。

不过,中国烟民的烟草费用一度出现下降趋势。世卫组织称,2000年,在中国购买100盒最廉价卷烟需花费人均年收入的近14%;2010年,购买同样数量卷烟的花费不到人均年收入的3%。

2015年是中国烟草行业的转折点。

从那年开始,烟草行业的税利增速较以往发生了剧烈变化:当年税利增速放缓之后,2016年居然出现了至少十年来的首次负增长。尽管2017和2018年重回正增长,但增速还不到4%,完全失去了昔日20%年均增长率的迅猛发展势头。

所以有人称烟草行业是,也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