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30米高悬崖跳下追嫌犯 重庆民警龙义:我和犯罪分子较真一辈子

干练的毛寸短发、敏捷的身手,再配上精光四射的眼睛,乍见龙义,你根本无法将眼前的这个龙精虎猛的男人跟其“1968年生人”的年纪联系起来。“我叫龙义,龙行天下的龙,义无反顾的义。”他这样介绍自己,说话像洪钟鸣响,中气十足。

龙义,现任九龙坡区九龙园派出所民警,负责分析大数据以查找嫌疑人。从警三十年,年过半百的龙义,依然是一名屡屡在一线擒获犯罪嫌疑人的猛将。他唯一的期望,就是等到自己退休那天,可以昂首无愧地对那身警服蓝说再见!

▲工作中的龙义

经常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专家

2017年,年近半百的龙义被调往九龙园派出所指导开展情指综合研判工作。很多人的想象中,这个岗位的民警,就该坐在电脑前,调取各种各样大数据信息,进行线索的筛查和情报的搜集。可龙义却用亲身的经历告诉人们: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我从不否认技术进步给案侦工作带来的各种便利,但由于技术进步得来的情报,必须与实际的现场情景相结合,才能发挥最大的效能。”龙义经常对情指室的民警们现身说法。

2019年4月7日,九龙园派出所辖区发生一起电缆线盗窃案:数百米长的电缆线被嫌疑人一夜之间偷盗一空,影响十分恶劣。接到报警后,九龙园所办案民警请情指室调取事发当地的相关监控视频,却因为该地的地形限制,无法提取到有价值的线索。“情指综合室,就是要充当案件侦破的千里眼、顺风耳,坐在办公室不得行”,龙义随即陪同案侦组来到案发地,对案发地周边的情况进行仔细勘察。他发现,尽管嫌疑人作案地点的监控不清晰,但是距离该处800米外的一处交通纠违探头,却正处在嫌疑人转移赃物的必经之路上。他立即指挥民警调取该处监控信息,最终成功锁定了犯罪车辆!一个星期后,该案5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

龙义经常说,辖区只有经常走,才能熟悉。只有熟悉了辖区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情指民警才能在信息之网上精准定位。今年6月11日,九龙园所一处居民区发生多起车内物品盗窃案。龙义在案发后赶到现场,在海量嫌疑人的信息中,他摈弃了从前视频——嫌疑人的思路,而是先从前科人员中推测可能的嫌疑人,再从案发地的监控中对号入座,最终在短短两天的时间内,就破了案抓了人!

所长艾波说,龙义留给同事们最大印象,就是两个字——“较真”:摸线索较真,抓嫌犯较真,审证据较真,搜情报较真。他说:“只要是干工作,那股子摁都摁不住的劲头就来了。”

▲工作中的龙义(中)

为追嫌犯从30米高的悬崖跳下

搭档过的老警察都知道,龙义身上有股子虎劲,工作上一旦发起狠来,几乎是雷火霹雳,一往无前。尽管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但关于龙义的一则“传说”,却一直在分局流传。

1991年夏天,龙义刚从警校毕业,被分配到黄桷坪派出所当见习警员。当时,所长喊龙义到羁押室带一个嫌疑人到审讯室问笔录。“羁押室到审讯室也就二十多米的距离。他在前面走,我从后面寸步不离跟着他,他忽然回头看我一眼,很诡异。”龙义当时感觉不对,正要喝止,没想到,对方忽然往后一甩,挣脱他的控制,三五步跑到派出所的一处围墙根儿,带着手铐的双手在墙头一撑,就翻了上去,再一晃,人就没影了……

事发仓促,龙义几乎和嫌犯同时行动,跟着也翻上了那截两米高的围墙,可是等他一上去,立即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墙外俨然是一处垂直高度数十米、坡度超过七十度的大陡坡! 再看那嫌疑人,几乎是从坡上滚到底,而且已经挣扎着站起来,往不远处的居民区跑去……

之后发生的事儿有好几个版本,最流行的一个是:龙义当时大喝一声“站住”,纵身就顺着断崖也滚了下去,嫌疑人显然也没想到,民警竟然敢豁出命追下来,当时就伏在路边认怂了……

所里的战友们如此乐此不疲绘声绘色,以至于龙义至今依然经常要纠正:哪有四五十米,瞎吹牛,三十米差不多!而且,不仅那个嫌犯当时吓傻了,后来我再次站在那个高墙上往下看,心里也是直打鼓,心想自己怎么敢这么不要命的跳下去……

这件事的最直接结果,就是见习警员龙义被当时正在所里指导工作的分局刑警队队长看中。队长当场就拍板:小伙子,下个月来刑警队报到,我等你!就这样,龙义就被分到了刑警队。这一干,就是十几年。

▲年轻时的龙义

酷暑野外蹲点半个月

在刑警队的生涯,是龙义一辈子最感慨的时光。当时,他和同样是新进的两名年轻民警一起,不怕吃苦受累,始终冲锋在前。用领导的话说,就是“敢打硬仗,敢拼刺刀”,被同事戏称为九龙刑警 “三剑客”。

“那时三人都是单身汉,几乎都以单位为家。”龙义一说到那段峥嵘岁月就有说不完的感慨。

2004年,也是一个酷热的夏天,九龙坡一处山路上连续发生多起抢劫案。嫌疑人大概有四五人,夜间作案,专挑夜间在山道林荫谈恋爱的情侣下手,抢钱不算,还要给受害人一顿暴打,非常猖狂!“一定要抓住这几个败类,不能再让他们祸害老百姓”,刑警队受命擒凶。

此后的半个月里,龙义和其他队友在嫌疑人经常出没的山林草丛处开始蹲点守候。当时正值8月大热,草丛里热如蒸笼,而且蚊虫也多,队员们吃尽了苦头。第一晚,嫌疑人没出现,第二晚,依然没出现……龙义和队友们蹲在低矮的树丛间,神经高度紧张注意着四下的风吹草动,就这样连续坚持了半个月,终于在第16天,等来了该犯罪团伙的又一次作案,当即一网成擒!这场猫鼠蹲守战,每天挥汗如雨蚊虫叮咬,龙义半个月硬是瘦了10多斤。

▲实地走访辖区寻找案件线索

查档案累到流鼻血

龙义说,在刑警队时,手机还未普及,队里给每位民警都配备了传呼机。经常的情况是,腰间滴滴滴一响,哪怕是半夜三更,立即就得起来往单位赶。“又要‘加餐’了”,大家都互相调侃。其实,“加什么餐,就是案子来了,得忙了。”回想起当时的情境,龙义一个劲儿的乐。

之后的数年间,龙义还因为工作突出,被抽调到分局经侦、预审等部门支援。他是个“死硬派”,只要是工作上的事儿,不管在哪里,都要求精益求精。在分局的预审科,他一年审核的案件高达220件,除开工作日,几乎每天一件。除了要审核每个卷宗的证件材料、查看每一则笔录,一旦发现疑点和不足,他还要开车去派出所直接讯问嫌疑人,回来再写侦查终结报告、装卷,每天几乎都累得头眼发花,但他越忙,反而越来劲儿。

有一次,龙义因为一起国有资产诈骗案,到银行核对涉案公司的账目。银行的资料室没有空调,蒸腾的暑气再加上众多的数据和卷宗,他一坐就是一整天,这样狠干了一个星期,落下个流鼻血的毛病,天一热就容易流血。对此,龙义说:“从事公安工作,不是做给别人看的,首先对自己要有个交代,总想着偷懒占便宜,这身衣服干脆别穿了!”

从警三十年,龙义说自己经常睡觉做梦都是工作和案子。深夜一闭上眼,都会有各种线索涌上心头。他觉得这是一种职业病,却又乐在其中。他说:“我和公安工作较真了一辈子,和刑侦事业较真了一辈子,和犯罪分子较真一辈子,和自己较真了一辈子。今后,我还会一如既往较真下去!”

——END——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余珂静 通讯员 王远程/文 通讯员 王远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