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各地都在发展,如火似荼的建设之中。荥阳市也不例,因了荥阳城区框架拉大,需要拆迁市区内的一些老房子和厂房。

其中涉及到了谷介岭的荥阳市浮戏山变速器厂。

谷介岭(曾用名谷界岭、何公冉),荥阳市人,1944年生,现年75岁,原荥阳市浮戏山变速厂法人,原中原信用社桐柏中路分社主任,1997年因罪获刑,2013年出狱,回归社会。

事情的起因是:河南荥阳市的谷介岭遇到了拆迁补偿,近千万的补偿款在产权明确的前提下,却被荥阳市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划拨给别人50%,去法院起诉,经过三审,判决书却判的是一笔糊涂账。

近日,得到这个新闻线索后,记者也想得知这一事件的真实情况,便请示领导,申请去荥阳市,对这件事情展开调查,以待还原事情真相。

临行前,专门上网查阅了关于这个事件的相关法律判决书。

河南省荥阳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荥民初字第2180号,如图:

(2015)荥民初字第2180号(第1页)复印件照片

(2015)荥民初字第2180号(第2页)复印件照片

(2015)荥民初字第2180号(第3页)复印件照片

(2015)荥民初字第2180号(第4页)复印件照片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豫01号民终533号,如图:

豫01号民终533号(第1页)复印件照片

(2016)豫01号民终533号(第2页)复印件照片

(2016)豫01号民终533号(第3页)复印件照片

(2016)豫01号民终533号(第4页)复印件照片

(2016)豫01号民终533号(第5页)复印件照片

(2016)豫01号民终533号(第6页)复印件照片

(2016)豫01号民终533号(第7页)复印件照片

(2016)豫01号民终533号(第8页)复印件照片

(2016)豫01号民终533号(第9页)复印件照片

(2016)豫01号民终533号(第10页)复印件照片

(2016)豫01号民终533号(第11页)复印件照片

(2016)豫01号民终533号(第12页)复印件照片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豫民再484号,如图:

判决书(2018)豫民再484号(第1页)复印件照片

判决书(2018)豫民再484号(第2页)复印件照片

判决书(2018)豫民再484号(第3页)复印件照片

判决书(2018)豫民再484号(第4页)复印件照片

判决书(2018)豫民再484号(第5页)复印件照片

判决书(2018)豫民再484号(第6页)复印件照片

判决书(2018)豫民再484号(第7页)复印件照片

判决书(2018)豫民再484号(第8页)复印件照片

专门找了专业的法律人士,认真研究了三份判决书,希望能从法律文书看出来谁是谁非,而不是当事人说了算,毕竟中国是法制社会,一切要以法律为依据。

经了解,谷介岭于1992年创办了浮戏山变速器厂,后来因其担任郑州市中原区信用社桐柏中路分社主任的公职,不能再从事社会上的经济活动,便在1994年给许绍峰签订了一个兼并协议,由许邵峰的河南省荥阳市豫发实业总公司兼并荥阳浮戏山变速器厂。

许邵峰,荥阳市人,1963年生,担任河南省荥阳市豫发实业总公司法人至今。

根据其他媒体报道说,谷介岭和许绍峰在当年是好朋友,所以在签订的兼并协议上,并没有书面约定荥阳市豫发实业总公司兼并荥阳浮戏山变速器厂所需要付给谷介岭的价款数额,只是两人私底下有了口头承诺了280万元。这一情况在判决书中有描述,双方也都认可。

这或许为今天产生的纠纷埋下了祸根。

谷、许1994年签订的兼并协议(复印件照片)

谷、许1994年签订的兼并协议(复印件照片)

事实情况是:

1997年谷介岭因职务犯罪,被判刑20年,直到2013年减刑出狱,才又开始解决兼并支付价款这件事情。

从1994年签订兼并协议,到1997年谷介岭入狱,他没有拿到一分钱;许邵峰在这一阶段,转账给过谷介岭款项,但转账都注明是借款。

时至今日,已经是物是人非:昔日中年壮汉,如今已暮暮老亦;昔日的荥阳县,已经成了繁华的荥阳市。

人性总是有弱点的,会有人打着友谊的名义来做损害友谊的事情,这种事情发生了,法律或许也很无奈。

但法律必定是公正的,必须是!

经了解,出狱之后的2014年,谷介岭去找许邵峰商讨关于兼并赔偿的事情。经过两人的商讨,把该厂的归属问题最终制定出来了,商量结果就是谷介岭将荥阳浮戏山变速器厂所有产权全部转移给许绍峰,许绍峰赔偿他300万元。并签订了相关协议,由此作为了结。

谷、许2014年签订的兼并协议(复印件照片)

谷、许2014年签订的兼并协议(复印件照片)

两人之间签订的协议上约定:谷介岭收到第一笔款100万元后,产权转移协议才生效。

但谷介岭还是没有拿到一毛钱!

随后,谷介岭以此为理由,起诉解除产权转移协议,并要求许邵峰归还荥阳浮戏山变速器厂所有产权。

因为2014年的协议没有得到执行,矛盾和纠纷便又一次加大了!

谷介岭是通过政府信息公开信息看到了许绍峰和荥阳房屋征收与补偿办签订的荥阳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的。

如图:

许邵峰与补偿办的协议(扫描件照片)

许邵峰与补偿办的协议(扫描件照片)

他认为这个补偿的司法主体就是错误的:荥阳浮戏山变速器厂土地手续是他的,物权手续是他的,法人是他,征收补偿,却补偿给许邵峰了!

综合谷介岭和许邵峰之间的协议,以及了解的情况,是否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谷介岭和许邵峰之前签订的转让协议存在,但是俩人之间的钱款没有结清和结算,也就意味着协议没有生效,所以房屋征收与补偿办签订补偿协议应该和谷介岭商谈,而不是和河南省荥阳市豫发实业总公司的许邵峰签订。

随后谷介岭便将河南省荥阳市豫发实业总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协议,归还相关产权。

孰是孰非?我们将深入调查。

是日一大早,我们便来到荥阳市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希望能见到与相关负责人,听听他对这一事件的介绍,深入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还原事件的真相。

我们来之前看到了一份荥阳市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代表赵卫广主任与许邵峰签订的一份荥阳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但是协议上无具体年月日,有文件显示上述土地、房屋及附属财产属郑州市浮戏山变速器厂和谷介岭的共有财产。原文件拍照如下:

费了一些周折,我们才走进荥阳市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遗憾的是相关负责人赵卫广主任等都有公务在身,外出办事,我们无法与当事人直接沟通。

补偿办不愿提供姓名的工作人员也感慨说:关于荥阳浮戏山变速器厂产权的事情,因为年代久远,有些证据是模糊的,但是相关法律文书还是有法律效应的,只是当时掺杂的有情感因素,所以造成现在这个局面,还有在那个年代的政策,也是这个纠纷的原因。

还有就是当事人2014年追加的的补充协议,也因诸多原因没有被履行,使矛盾进一步深化。

不过法律总是公正的,当事人也要相信法律,现在这个案子在荥阳当地影响很大,相关单位压力也很大,我们领导也迫切希望法院早日判决,我们一定严格执行,给当事人一个满意处理结果。

不与补偿办的领导面对面沟通,是无法得知这些事情的真相的!

等到中午11点多,也没有等到领导,我们只好放弃了采访,但是有2个问题,却在心头萦绕不去:

谷介岭和许邵峰都提供了相关证据,虽然年代久远,是否还能证明荥阳浮戏山变速器厂所有产权的归属,补偿办对这些法律文件是如何认定的?

荥阳市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在支付赔偿款之前,是否知晓谷介岭与许邵峰关于荥阳浮戏山变速器厂的纠纷?

希望在事情明了时,荥阳市房屋征收与补偿办能秉公处理!

我们决定再去荥阳市委和市政府,看是否能采访到相关领导。

从下午两点多开始,我们辗转了多个部门,均无法见到最高领导,工作人员接待的我们,听我们说明来意后,介绍说这个案子已经引起了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会尽快合法、合理解决,如果之前有错误,必定会纠正,并且会追查相关国家工作人员的失职责任。

因为这个案子牵涉到历史遗留问题,解决起来会麻烦,会费时间,但是各级政府一定深入调查研究,搞清楚事实真相,一定依法办理。

调查结束了,却又诸多的疑惑无法解开:

为什么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豫01号民终533号判决书没有对荥阳浮戏山变速器厂产权并没有做出明确判决?适用的法律条文不足以证明产权归属吗?

据可查的荥计土字(1992)11号,郑土征(1995)327号等相关文件中,可确认土地使用权仍然在谷介岭名下,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荥阳房屋征收与补偿办公室把补偿款转给许邵峰?出现纠纷后补偿办是否已经在追回已支付的补偿款?

事实总会清晰,正义总会来到!

盼望当地政府能督促执行,让正义不再迟到!

我们将持续关注,还原事件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