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总真是人中龙凤?不,你才是。

01 时隔多年再来看,依旧不堪入目

停牌近1000天的信威集团过两天终于要复牌了。

人们在纷纷预测会迎接多少个跌停板的同时,又将目光放在了2016年一桩旧事上面。

这个事,用一句非常不文雅的话来描述那就是:

券商分析师跪舔上市公司高管大型现场。

老图发上来再感受感受:

怎么样,看了研报的截图,你也会认为除了使用“GT”二字之外,实在找不出其它更适合的词语了吧。

你总觉得自己词汇量太过匮乏,也可能仅仅是总有奇葩在试图刷新你的认知而已。

时任东吴证券通信行业分析师的徐力,就是这其中的佼佼者。

你且看这研报中的“买信威集团就是买中国实现大国崛起的信念”、“王总真是人中龙凤”、“烧不死的鸟是凤凰,烧的死的鸟就是烧鸡”……哪里还有点“分析师”的样子?不如改行做马屁师、“跪舔师”吧,如果真有那种职业的话。

证券分析师是指依法取得证券投资咨询执业资格,并在证券经营机构就业,主要就与证券市场相关的各种因素进行研究和分析,包括证券市场、证券价值及变动趋势进行分析预测,并向投资者发布投资价值报告等,以书面或者口头的方式向投资者提供上述报告及分析、预测或建议等服务的专业人员。(官方教材)

证券分析师乱讲话,在本应客观中立的报告里溜须拍马,所引发的后果,却要投资者来共同买单。

徐力这篇报告发表于2016年8月30日,彼时信威集团已经遭遇了不少质疑,可是看到有专业的分析师如此坚定地吹捧,不知又有多少投资者“信了这个邪”杀了进去?

总之他这篇报告发布之后三个月,信威集团股价就已下挫近20%。

时间再拉长一点,2015年“股灾”后,已从最高价67.90元/股,一路下跌至停牌前的14.95元/股,跌幅超过70%,堪称财富绞肉机。

股东数据则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停牌期间已经披星戴帽的*ST信威还有15.5万名股东,而且这里面还有多达33家基金公司,另外像证金公司、社保基金这些“国家队”也身陷其中。

如果说15万名股东背后就是15万个家庭,那33家基金公司、社保基金背后的那些家庭又该如何估算呢。

那个牛皮吹上天的王靖总已经是足够的坏了,这位帮着王总吹牛皮同时也吹王总的牛皮的徐分析师呢?

我想,如果单单用“坏”来形容他,可能已远远不够,不妨就说“贱”吧!我手里有很多图可以发给他做头像:

拿去用吧,不用客气,挺配。

02 卖方研究,大变将至

也不知是老天故意在安排剧情还是怎么的,这些天,卖方研究(此处特指券商研究)又不知不觉成了话题中心。

6月28日,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不雅饭局事件迎来最终“裁决”:中国证券业协会表示,经综合考量,根据相关规定,对马军(事件主角)作出如下纪律处分:注销证券分析师执业证书,并在三年内不受理证券分析师执业注册申请。

中环聪补充一下,事件的女主角廖某也已离开方正证券,目前在某港股公司做IR。中环聪的一位前辈曾发出过一句天问:

IR为什么都是36D?

我想看了廖某的选择,她应该已经找到答案。

如果你还有兴趣,可以点开下面这段视频,回顾当时那场极度浮夸、还带有一点香艳的饭局。(记得静音)

7月6日,《中国证券报》就非常及时地刊登了一篇题为《券商研究向对内服务转型势在必行》的文章,作者为中信建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和中信建投证券研究发展部行政负责人武超则。

文章直言:

“去年以来,随着券商传统卖方研究竞争白热化,市场化评比淡出,券商研究转型被提到了议事日程;佣金费率下调以及佣金支付方式变化传言,使得转型更加具有迫切性。向对内服务转型是多家券商选择的方向,部分券商在预算中打包安排了专项资金用于支持研究所开展对内服务,并创设了相应激励约束机制。

所谓“对内服务”,说白了就是将研究所视作内部的一个支撑部门,过去面向公募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批发式”盈利模式,要转换成面向公司内部投行、资管、自营、经纪等部门的“零售式”服务,盈不盈利先搁一边,也不养那么多人了,协助其它部门做好客户才是重点。

很显然,曾成功将券商研究从对内推向对外的李迅雷老师大概率是不会同意这种做法,毕竟在他老人家看来,“经纪业务零售线倒是产能过剩最严重的行业。”

但时代在变,前辈的看法或许已不那么重要,在张、武的文章中,谈及应对措施时第一条就说的券商研究所的“去产能”:

“现有市场规模以及或将到来的佣金制度变革,意味着买方不需要如此庞大的外部研究队伍提供服务,公司也养不起如此庞大的研究团队。券商研究需要经历痛苦的去产能过程,包括:

减少开展卖方服务的研究所数量,控制人员规模,压缩各类低阅读率报告,减少社交性质的会议调研考察等。

减少、压缩、减少,文字是看起来特别轻巧的,背后不知多少从业人员将面临生存的压力?

他们该去怪谁呢?

时代的大趋势,由无数社会关系构成,或许谁都不能去怪。

假如他们一定要去怪点谁的话,我觉得可以去怪罪徐力、马军这些加速了行业巨变的个体。

比坏更坏事的是贱,因为“坏”,你可能只是去伤害别人,而“贱”,则是你既伤害了别人,同时还在伤害自己,伤害你所代表的一个行业。

03 送早餐还是守本分,你怎么选?

当然了,凡事也不要那么悲观,文章的最后我们来看看硬币的另一面。

今年4月份,坊间人气颇高的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首席策略师洪灏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卖方研究员的自我修养》

文章金句频现,姑且摘录一二,与君共勉:

关于独立思考,这是大家都知道好的研究员都需要具备的能力。然而在实际生活中,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研究员活成了上市公司IR投资者关系的鹦鹉。他们的研究仅仅是复述公关的官方信息、公司的季报论述,以及一些道听途说的臆测。

可惜的是,许多的公司文化里,合理的质疑往往会被当成是“刁难”。听说有基金公司尝试大力奥(达里奥)“残酷无情的诚恳”的公司政策之后,一个月投研团队走了一半,公司只好作罢。其实,大力奥在《原则》中把这种现象称为“诚实的代价”。公司文化的本身,将吸引那些志同道合,又或是臭味相投的人。独立思考,独立于谁,思考什么?

在行业投票评选中,大约有两种途径可以获得投票:1)“保姆式”的客户服务,包括给客户送早餐午饭,接送客户孩子上学放学,给客户送礼陪游,安排演出赛事票务,出行旅游。每天电话不断,嘘寒问暖。等等;又或者 2)做好研究的本分,独立思考,另辟蹊径,做出真正的有悖于市场共识的、同时又不断被验证的研究成果。

这第三段很精彩,我特意放到最后,一来不想让本文结尾显得那么丧,而来其实也是想着重附议一下。

或许世间的路(做研究也好,做生意也好)本来就是曲曲折折的,有人可能发现了捷径,走得一时快了些,有人可能一直都在老实本分地“死扛”,显得没那么快。

只是真正到浮华退去、喧嚣终止时,我们才将终于明白,守住“本分”是多么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