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凯迪

公元1690年,在今天内蒙古大草原的(今赤峰境内),两支旌旗鲜明的军队展开厮杀,双方的队伍皆以骑兵为主,同时兼杂着火器部队与步兵,漫山遍野的军队来往冲杀,弓箭与枪炮交相辉映,直至最后陷入了残酷的肉搏战。当战场硝烟散尽之后,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大清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而他的对手,最后一支雄霸漠北的游牧部落——噶尔丹蒙古人,终究折戟沉沙在辽阔的草原。自此之后,游牧民族的世界再也无力重燃成吉思汗式的荣耀。

01 噶尔丹席卷漠北

早在乌兰布通之战前的十余年前,本属于漠西蒙古四部之一的准噶尔部就一统天山南北,先是袭杀和硕特部首领,又赶走土尔扈特部(该部在乾隆时期又从伏尔加河流域迁回),成为漠西蒙古领袖。随后,准噶尔又南越天山征服塔里木盆地诸国,并一直向东远征到河西走廊西部一带。

到1680年左右,准噶尔汗国又向西征服了中亚费尔干纳盆地与哈萨克的部分区域,成为了内亚草原地带规模最大的游牧帝国。在成为西北霸主之后,准噶尔将矛头指向了蒙古人光荣的发源地——漠北草原。

1688年,噶尔丹在沙俄的侧翼相应之下,悍然越过阿尔泰山脉,进入蒙古高原,向鄂尔浑河流域的喀尔喀蒙古(漠北蒙古,后来俗称的外蒙古)发动攻击,喀尔喀人狼狈逃窜向内蒙古,并向康熙皇帝求援。于是,大清与准噶尔部的大战一触即发。

02 噶尔丹的隐忧

席卷漠北后的噶尔丹虽然看起来势力雄厚,然其背后却有难言之隐。在噶尔丹在漠北耀武扬威的当口,他的侄子策妄阿拉布坦(也就是当年噶尔丹所弑兄长的遗子)在北疆伊犁河流域自立大旗,带走了噶尔丹东征大军中的五千兵力(占噶尔丹部众总数的六分之一),并与清政府公然联合,从而极大削弱了准噶尔部在南疆与中亚的统治力量。

随后,准噶尔大军百年成为了流窜与大漠南北的无家之军,被其裹挟的蒙古军队虽多,但难以真正归心,反倒是掌握了满蒙联盟大旗的清政府,利用存亡救续的大义,获得了大漠南北蒙古人的心理归附。

03 大清强军

转观清朝方面,康熙皇帝对于这场战争的准备十分充足,他不仅提前预知了噶尔丹南下的主要目的是“劫掠”而非占地,并且坚定了“不使其一人一马还”的全面歼灭战略。康熙皇帝在战争之前先后九次巡查蒙古地区,在黑龙江到西安的遥远战线上制定了完备战略策应体系。当噶尔丹主力在呼伦贝尔地区大肆掳掠之后,便向南沿大兴安岭西麓南下,而康熙皇帝则御驾亲征,在乌兰布通附近的必经之地与噶尔丹的强盗军团迎面对战。

图/清朝皇帝出征

交战之前的清军军力明显占优势地位,八旗军与蒙古各部落共计十万人左右,是当时噶尔丹部的两到三倍,其中包括了满洲火器营与汉族鸟枪兵5000余人,热兵器力量与拥有俄国滑膛枪但数量相对较少的噶尔丹军持平。清军初战并不顺利,康熙皇帝的舅舅佟国纲在统领左路军队冲杀时被枪杀,多名蒙古族将领阵亡,后依靠清军集体战力的优势才将噶尔丹军队逼入高处险寨中。

图/乌兰布通之战地图

随后,噶尔丹军队在清军围困之下不得以求和,并乘空隙逃亡漠北,而此时的康熙皇帝已经与漠北各部进行了深度合作,不仅将大量人畜迁往漠南,更让漠北各部伺机偷袭其归路,导致噶尔丹的部落在军事封锁之下只得逃回漠西,丧失了再次南下的根本力量。

参考文献:1.多桑蒙古史

2.圣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