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建:日本大手笔对美军购 难填特朗普欲壑

2019年5月28日,正在日本进行访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陪同下,登上日本海上自卫队“出云”级直升机护卫舰“加贺”号进行参观。

QUESTION

直新闻:特朗普登上日本军舰加贺号,日本又增购F-35。这些动作,是否预示美日军事同盟上升到新高度?

ANSWER

特约评论员 吴健:加贺在日本海自的定义是DDH,也就是直升机驱逐舰,但全通甲板和舰岛建筑充分证明它就是“准航母”,而且日本增购的F-35“闪电”中,就包括能在改造后的加贺上使用的F-35B舰载机。特朗普登上这条“航母怪胎”,显然是替日本的“外向型防卫政策”背书,而且也是为日本保守派今后“修宪”站台。

我们先从技术看,当前日本有四条航母型DDH,但头两条“日向”“伊势”忌惮和平宪法规定,做得较小,而且自卫武器保留偏多,即便改成固定翼机航母,效费比也很差,倒是吨位、尺寸都加大三分之一的“出云”“加贺”,才更为适合航空兵运用,特别是飞行甲板和机库尺寸都早早地按F-35B规划了,算得上“万事俱备,只欠‘闪电’”。从美日这几年磋商看,“分担防务”是主题词,日本要更多在美国牵头下承担西太乃至全球防务,加贺这样的远海作战舰显然就是物质准备。

从战略战役角度看,加贺未来搭载F-35B,彻底航母化,将显著强化日本所谓“西南诸岛”防卫作战和舰队防空,实际也帮美国7舰队分摊了西太任务。基于种种条件,加贺可搭载10架F-35B,同时作业5架,尤其能和7舰队的“大黄蜂”或“美利坚”两栖舰对接,充当美海军陆战队F-35B的补给点,提高美机战斗轮换效率,从而用更少的飞机,执行更多的任务,换言之,日本海自能深入与美军联合作战。

正如日本学者小谷哲男所言,美国正赋予日本一定进攻能力的背景是,它此前担心“日本开第一枪后,美国要被迫收烂摊子”。但随着美国力量相对下降,尤其它所认定的“大国对手”中国、俄罗斯全在亚太,美国开始觉得“日本具备攻击能力未必是坏事”,况且这种能力构建是以日本大规模采购美国武器为基础的,正好契合特朗普“买美国货”的初衷。

事实上,从特朗普站在加贺甲板的那一刻,我们要探讨的问题已不再是日本有没有攻击力,而是美日同盟框架中赋予日本多么大的攻击力。我的观察是,美国希望亚太各国相信美日同盟就继续巩固,只不过在维持“美国之矛”,让“日本之盾”多一把“不长不短的矛”。

QUESTION

直新闻:特朗普继续强调修补美日贸易失衡,同时强调双方利益的一致性。在你看来,美日贸易问题是否得到妥善解决?

ANSWER

特约评论员 吴健:前面说过,日本加强军备,就是一定程度支持美国制造,弥合美日贸易逆差。我看过一份材料,由于防卫省按美国军售制度大规模采购军火,日企军工部门亏损现象越来越严重,最新案例是小松工厂向自卫队宣布今后不再开发军车,理由就是无利可图。小松是防卫省第七大国内供应商,是轮式装甲车大户,可随着防卫省把采购美国F-35、宙斯盾、标准拦截弹等等作为重点,造成国内市场挤压,小松的代表不客气地说,“爆买美国货的现状不改变,我们就不敢再研制军车”。

事实上,军工是支撑国防能力的基石,但安倍政府这些年防卫预算大多花在采购美国武器成品,导致日企“集体出走”。据最新数据,与防卫省有合作的国内军品企业里,72家中,有52家因上游分包企业破产或退出,无法完成生产,有的企业甚至出现招募退休员工赶工期的情况。

可以说,日本为美国还真的“挺牺牲”的。可这些,美国领情吗?答案是“不”。根据NHK的信息,特朗普访日,安倍营造的“亲热氛围”没有改变他的强硬立场,美日关键性的货物贸易协定谈判(也就是TAG)仍没什么进展。

由此看来,日本大手笔对美军购,显然想堵住美国的嘴,减少TAG谈判难度,但美日贸易逆差的结构性问题——市场开放,终究是要见分晓的。我个人看法,无论日本买再多美国军火,特朗普彻底打开日本市场的决心并不会变,这种执着和1853年率领舰队逼日本开国的美国海军准将佩里是一样的。

QUESTION

直新闻:这种既有恩爱又有矛盾的联盟,会对日本今后的安保外交方针造成何种影响?

ANSWER

特约评论员 吴健: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日本学者秋田浩之说的有道理,“日本单纯依赖美国是个陷阱”。从奥巴马时代起,美国对无限责任的“世界警察”角色感到厌倦,特朗普加速了这一趋势。对日本来说,维持对美同盟关系当然重要,可要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咋办?“美国第一”主义的特朗普,无节制地“消费”盟友信任,从贸易制裁到强逼军费,再到干涉盟国与第三国正常商业活动,这都证明“依赖美国”的安全战略早晚会有走不下去的那一天。

按照日本防卫大学校教授武田康裕的研究,在没有美军帮助下,日本要维持相同水平的防卫力,要一口气投入23万亿日元,如果包括拥核内容,成本还会上升。“寻找对美同盟替代品不现实,只靠美国保护伞兜底又过天真”,这就是今天所有当美国兄弟的国家的痛苦。其实,我们已注意到日本正酝酿“防卫B计划”,像澳大利亚那样大幅增加国防开支和兵力,扩充潜艇、航母等外向型战力,确保所谓“复杂时代里的‘多次元’防卫力”。

说穿了,日本今后的防卫战略无非五种选项:一是继续以日美同盟为轴;二是服从美国主导的印太安全体制,以美国为旗手,同澳大利亚等盟国合作;三是做美国“二当家”,在美国缺位下,与澳大利亚等盟国合作;四是自主防卫,自己保卫自己;五是承认并接受中国总体实力崛起的现实亚太格局,寻求美国之外的新的安全秩序。种种迹象看,日本更可能走第三条路,也就是未来美国无意介入的地区事务上,日本将扮演更积极的角色,通过“主动表现”换取美国的的“安全再保证”。对于这种趋势,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来源:深广电直新闻,作者:吴建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