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戒毒所民警的教育帮助,就没有我的今天。”6月21日,重庆市司法行政戒毒系统2019年国际禁毒日主题宣传教育活动在万州强制隔离戒毒所举行。

再次迈进戒毒所,36岁的陶琳(化名)感慨万千。曾经,他也是戒毒所内的一名戒毒人员,但在民警悉心的教育感化下,他回归社会创业,如今事业小成,已有上百万资产。为了表示对戒毒所的感激之情,当天,他现场捐款5000元,希望迷途的戒毒人员知道,自己的未来可以靠自己改变。

活动现场 市戒毒局供图

误入歧途历经三次戒毒

陶琳曾经历前后三次戒毒。

他出生于重庆长寿区一个普通农村家庭,父母非常注重家庭教育,从小培养他富有爱心和孝心,品德端正。成家后,妻子贤惠,女儿乖巧。陶琳的哥哥是一家建筑公司的副总,收入可观,一直是陶琳的榜样。他曾经在哥哥的激励下,在本地开办了一家家具厂,初具规模后,便转战重庆,经营鲜花生意,并小有成就。

正当陶琳踌躇满志准备扩大规模时,却没能经受住别人的诱惑染上毒品。

1999年陶琳第一次强戒,出所后第一件事就是四处找毒品。很快他又因吸毒被当场抓获,于2000年被送往西山坪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2003年期满回家后,他仍难抵诱惑,没多久就又和毒友们混在了一起。2005年,陶琳因吸毒被送到万州强制隔离戒毒所。多次复吸,让陶琳几乎失去了戒断毒瘾重新开始的信心。

耐心帮扶让他重拾信心

陶琳进入万州强制隔离戒毒所后,内心的矛盾使他心理失控,无法自我调节,出现睡眠障碍、焦虑、抑郁等症状,形成心理顽疾,经常独处一隅,长吁短叹。

当时,作为管教干事的张虎,及时对其进行个别谈话教育并通过观察、问卷调查、心理测试等方法,了解他的心理健康状况及心理承受能力,并以此量身定制了相应的心理矫治计划。通过细心的心理辅导,纠正其偏激观念和自闭意识,释放心理被压抑的能量,增强了陶琳心理调控能力和社会适应能力。

张虎了解到,陶琳吸毒前与家人关系相处融洽,特别是他的姐夫一直把他当亲弟弟看待。当陶琳陷入毒品的深渊后,姐夫对他不离不弃,始终鼓励他同毒魔做斗争。但在陶琳强制隔离戒毒期间,一向对他呵护有加的姐夫突然因病去世。同时,在他吸毒后,陶琳的哥哥、姐姐和妻子因他多次复吸而对他失去了信心,断绝了书信来往,拒绝前来探视。这一切对陶琳来说,是极大的打击。

了解情况后,张虎冒着酷暑去了陶琳的老家长寿,找到陶琳的妻子和哥哥,反复与他们沟通,陶琳的哥哥终于同意择日到万州探视陶琳,但陶琳的妻子仍存在顾虑,张虎又利用工作之余写信给她继续做工作。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张虎的执着打动了陶琳的亲人们,他们每月或单独或一起来所探视陶琳,开始关注陶琳的改造表现。这给正在戒毒的陶琳注入了一针“强心剂”,让他迅速放下包袱,情绪高昂地投入到改造中。

创业当老板赢回尊严

“比毒品更可怕的是孤独……”,电影《门徒》中的这段台词,真实地反映出吸毒人员在戒毒的过程中的空虚与无助。民警张虎在陶琳被解教回家后,为了消除其孤独感,时时像大哥一样关心他,经常利用电话、书信等形式与他沟通,谈人生,谈未来,谈戒毒后的感受,从中了解他的生活状况、工作发展、婚姻状况等。一旦发现不稳定因素,就及时加以指正。

在发现陶琳解教回家后一开始仍然反复想着毒品时,张虎就建议他在自家的客厅、床头、厨房到处张贴警示和鼓励自己的话语,一刻也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在张虎的不懈帮助下,陶琳重拾了生活的信心,自筹资金开始创业。陶琳深深知道,多年的吸毒已经让他与社会产生了距离。但他在张虎的鼓励下,没有自暴自弃,开了一家碎石场,以此作为事业的起步。

在陶琳创业期间,张虎还曾几次利用休息时间带些励志的书籍去看望他,鞭策他加倍努力。出于自己对建筑业的喜爱,只有初中文化的陶琳于2009年3月参加了电大班的函授,学习“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并成功取得了大专文凭;2009年12月他又考取了《土建施工员》证书,获得了“建筑工程助理工程师”职称。2011年3月,陶琳随后创办的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取得了建筑业企业资质证书,现在企业规模正一天天壮大,发展势头良好。

陶琳说,自己永远记得,在公司的挂牌仪式上,妻子手捧鲜花对他说的话:“老公,开业大吉!我永远全力支持你!”这一刻,他赢回了做人的尊严。

重庆晚报·慢新闻爆料邮箱:[email protected]

——END——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彭光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