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部分房企发债融资,我们有六点看法

一则关于监管层限制“地王”房企发债融资的消息,给房地产行业的六一儿童节,涂上了一层不一样的色彩。难言欢乐,但也不是苦涩。

攸克君分析一下此事传达的信号意义,纯属个人判断。

一、监管层乃至决策层,对于房地产市场的这个“弦儿”一直是绷着的。从今年年初开始,一系列政策口径、地方执行口径的变化,不少房地产从业者们以为,监管层乃至决策层对于房地产的态度和思路有了明确变化。

态度是一回事,口径是另一回事。口径可以根据市场变化、宏观经济形势需要等随时调整。但是,态度代表的是一种判断和认知,很难在短期内会有方向性的改变。至今,可以说,最高决策层对于房地产的态度一直都是持续的,仍然是“房住不炒”。

二、从2003年前后的央行121文件开始,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政策和手段,历经16年后,已发生本质变化。在第一阶段,基本是全国一刀切;在第二阶段,则是地方政府负总责,因地制宜,因城施策同时中央调节货币闸门、融资闸口;第三个阶段,攸克君愿意把它概括成“在第二阶段的基础上,预调微调、露头就打”。

在六一儿童节这个当口,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手段,正处在从第二阶段到第三阶段的过渡当中。应该说,限制特定房企的发债融资,这是一种非常规手段,不是宏观政策手段,也不是产业政策手段,而是一种“外科手术”式工作方法。这种针对性十分具体的、有确切对象或者指向的手段,攸克君认为,将会在日后一段时间中,市场出现波动之时,被时常使用。

三、防范系统性风险,仍然是经济工作的核心思路。而在系统性风险中居于核心地位,被重点防控的,还是金融风险。去年下半年以来,监管层活跃债券融资市场的初衷,在于解决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企业的流动性问题,避免出现债务违约的传导式连锁反应。

因此,当监管层发现债券发行置换出的流动性,开始出现与房地产市场绑定的可能性时,就不得不考虑,防范房地产市场波动有可能给金融市场带来的影响。因此,金融监管层首先需要考虑的,就是在活跃债券市场融资之后,不能再出现风险的苗头。

央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这几天曾有一个表态,不是针对房地产的,而是针对金融系统性风险防控的,但攸克君认为可将其与本次限制部分房企发债融资的一个注脚。他的大意是说,我们的金融监管层,要在风险出现苗头的时候,就介入解决问题,而不是等到风险发生之后——这是郭树清在谈论包商银行被托管时的说法。这个监管思路,或许同样适用于或者说运用于房地产。

四、在第二点中,攸克君已经说了“预调微调、露头就打”。有几家企业被限制发债融资,不是这个问题的关键,业内关心的更在于,后面还有没有房企会被“跟上”?

很大程度上,这取决于房地产企业自己的判断。中国的企业,不止是房地产企业,大都有一个习惯,就是要对政策窗口产生的红利“吃干榨净”。比如,现在发债的窗口,口径比较宽松,那么,有没有需求,就先把债发了,把钱融了,融来钱具体干什么,等钱到手了再说。

但攸克君提醒,具体到房地产,在第三阶段中,这个经验不适用。金融的口径,也不是“一松全松,一紧全紧”,只要有足够的必要,监管政策、口径,可以做到“全局松而局部紧”或者“全局紧而局部松”。房地产市场这两种状态中的哪一种,完全要看表现。否则,“外科手术”就在不远处等着。

五、关于政策口径的稳定性和连续性问题。这次针对特定对象房企的“外科手术”,一定程度上,确与之前的诸君感知的口径有所区别。攸克君也承认,在市场层面,这样的信号,要准确理解起来,非常复杂。

在这之前,从宏观经济数据来看,房地产在投资、开工量等指标方面,刚刚企稳,部分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成交、价格也出现回升。不可否认,在当前的经济局势下,投资仍然是确保经济局面稳健发展的关键所在,而在投资中,房地产便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因此,攸克君更愿意相信,这是一次针对“不良身体反应”的一次“外科手术”,把病灶解决于问题和威胁还不大的时候。这一点,务必请诸君准确理解。

六、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有一种声音认为,一旦中美贸易摩擦在短期内不能解决,房地产仍然是稳住经济局势的重要力量。攸克君认同这种较为务实的看法,不过,也提醒诸位,这不是惟一的办法。

从近期金融监管层几位高官的表态看来,中国在扩大开放领域的决心和力度,并未因为中美贸易摩擦的问题未能解决而停止或是减弱。这说明,在更高层面,有意通过进一步的开放,进一步的改革,释放经济活力,对冲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

这是正确的一步,但也颇具难度,不过,这也恰恰是中国经济能否彻底摆脱房地产依赖的机遇。

不经风雨,难见彩虹。诸君六一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