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否影响370亿并购案?

5月30日,美国沽空机构蓝色奥卡资本(Blue Orca Capital,又称“杀人鲸”)创始人索伦 安达尔(Soren Aandahl)在一个投资论坛上,公开质疑中国体育品牌安踏的会计及企业治理水平,认为安踏股价有高达34%的下跌空间。

“杀人鲸”由美国知名做空机构GlaucusResearch联合创始人索伦 安达尔于2018年创立,港股是其主战场之一。由于Glaucus Research狙击记录几乎百发百中,“杀人鲸”甫一推出便饱受关注,而随后成功做空港股上市公司新秀丽(Samsonite)也使其一战成名。

受上述消息影响,5月30日安踏股价盘中跳水,一度跌超12%,随后跌幅收窄。这并非安踏首次遭外界沽空。早在去年6月,研究机构GMT Research发布报告称,自2005年以来,包括安踏体育在内,16家上市的中国内地体育用品企业有9家存在财务欺诈问题,而它们都来自福建。理由是,这些公司的利润率甚至高于全球龙头企业耐克集团。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6月GMT Research发布沽空报告后,安踏股价并未受到明显影响,反而一路飙涨、屡创新高。然而此次“杀人鲸”的口头质疑却令安踏股价大幅震荡,表现出强劲的杀伤力。

5月31日,安踏发布盘前澄清公告,驳斥沽空机构猜测并不准确。随后安踏股价高开逾1.8%,盘中涨幅一度至5.5%。截至5月31日港股收盘,安踏股价报48.00港元,上涨2.24%,最新市值1289亿港元。

关于沽空事件最新进展,时间财经多次致电安踏总部及投资者关系部,电话始终无人接听。部分会计师对时间财经表示,由于目前未看到完整的沽空报告,对公司影响很难判定。

“大功臣”FILA

安踏品牌始创于1991年,于2007年在港交所主板上市,主要从事运动鞋、服饰及配饰等的生产销售,旗下品牌包括安踏、FILA(斐乐)、KingKow及KolonSport等。财报显示,2018年安踏实现营收241.2亿元,同比增长44.4%;实现股东应占溢利41.03亿元,同比增长32.9%;此外,公司2018年毛利率上升3.2个百分点,达到52.6%。

从营收构成来看,2018年安踏鞋类实现销售86.31亿元,占比35.8%;服装销售147.09亿元,占比61.0%;配饰销售7.59亿元,占比3.2%。其中服装类销售同比增幅最大,达到61.4%。安踏亦在财报中表示,“2018财年,本集团收益较2017年增加44.4%,主要由于服装销售的强劲增长所致”。

再细化来看,安踏“服装销售的强劲增长”实际源于收购品牌FILA的持续发力。2009年8月,安踏以总价约6亿港元收购了意大利运动品牌FILA在中国的商标使用权和专营权。至2014年,FILA扭转颓势,实现盈利,并在随后几年中成为安踏业绩增长的重要引擎。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FILA在中国、新加坡共开设1652家门店,在国内的门店主要分布在一二线城市。

据虎嗅网,“安踏集团总裁郑捷透露, FILA2018年销售增速超过80%,全年流水超过100亿元,是集团增速贡献最大的品牌”。得益于此,FILA在2018年连续签约了多个品牌代言人,包括王源、黄景瑜、马思纯等。

影星马思纯

由于安踏在财报中未披露FILA的销售数据及在集团营收中的占比,沽空机构“杀人鲸”认定,安踏夸大了FILA收入40%。在该机构展示的报告中,2018年阿迪达斯、耐克在中国一二线城市的坪效(每坪面积产出的营业额)分别仅为3.10万元、2.19万元,而FILA坪效达到4.38万元。

此外,“杀人鲸”还质疑FILA 中国内地去年平均单店630万元的收入过高,作为对照,FILA 在韩国和中国台湾市场单店平均销售为490万元和270万元。“杀人鲸”认为,“太好的业绩总有点不真实”(too good to be true)。

关于上述质疑,时间财经多次致电安踏投资者关系部进行核实,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370亿并购案

除了FILA财务数据外,沽空机构“杀人鲸”质疑安踏的另一个问题是,公司手握大量现金却多次募资,同时现金流稳健,分红率却从2017年的70.2%降至2018年44.9%。

这或许与安踏近期斥巨资收购芬兰体育用品巨头亚玛芬体育(Amer Sports )有关。据无时尚中文网,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在2018年业绩会上表示,“收购完成后,若未来业务、利润或现金流有所改善,派息比率将超过30%”。

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世忠

继收购FILA相关业务之后,安踏在过去几年又陆续收购韩国户外品牌KolonSport、英国登山运动品牌Sprandi、香港童装品牌KingKow等。相较之下,其他品牌做运作并不如FILA出彩。2018年9月,安踏宣布联合其他财团收购亚玛芬体育的全部股份,交易金额共计46.41欧元(约合人民币371亿元)。

亚玛芬体育成立于1950年,最初从事烟草行业。1974年,公司进军体育产业,如今该公司庞大的品牌矩阵几乎囊括了大部分知名运动品牌,包括户外装备品牌始祖鸟(Arc’teryx)、山地户外越野品牌萨洛蒙(Salomon)、网球装备品牌威尔逊(Wilson)及运动腕表品牌颂拓(颂拓)等。

2019年4月1日,安踏发布公告称,由其牵头的要约收购,在芬兰当地时间3月29日下午12时截至。最终结果显示,本次交易的收购比例达到98.11%,若该笔交易最终尘埃落定,将成为国内有史以来最大的服装业国际并购案。

在一份研报中,中信证券认为,接下来安踏有望从三方面发力:重点打造始祖鸟和所罗门品牌,丰富产品线、加强时尚元素;强化直营;加强中国地区投入。长期来看,安踏有望借助亚玛芬体育实现快速发力专业小众市场,同时主品牌再上台阶,“最终实现从优秀到卓越的跨越”。

不过,在实现跨越之前,安踏仍需直面沽空事件带来的后续影响。在澄清公告中,安踏表示 ,“至为重要的是,股东应知悉相关指控为沽空机构的意见,而沽空机构利益一般而言与股东的利益可能并不一致,而且相关指控可能旨在蓄意打击对本公司及管理层的信心,并损害公司声誉,因此股东应审慎对待相关指控”。(北京时间财经 胡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