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丰耳整形后双耳险被切掉 受害人讲述5年艰难求医路

“医美害人不浅!如果不是我家里还负担得起高额的治疗费用,我都不知道现在会怎么样。但是我承受的这些痛苦,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的,我本不该承受”。汕头的王女士激动地对记者说。

再这样下去,只能再造一双耳朵了

王女士上一次住院是10天前,耳朵发炎红肿的情况严重的时候,两个耳朵肿的像拳头一样大,耳朵表面薄薄的皮肤像是要被撑破,连面部的神经都跟着揪在一起,坐立难安,无法入眠。在北京三零四医院进行的清创手术已经做了3次,医生说清创手术再做下去,耳朵就要成“菜花耳”了,一种状似菜花的畸形。因为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耳朵感染的情况没有办法根除,只能靠药物维持,只要一停药,耳朵的症状又会加重。而停不下来的抗菌药和激素带来的副作用,每时每刻都在折磨着王女士,甚至王女士的肝肾代谢功能已经出现了不可逆的损伤。

曾经的王女士/如今的王女士

一系列的治疗已经花掉了二十几万元,但只是控制住病情不再恶化。王女士和妹妹不甘心,跑遍了北京、上海的大医院,得到的都是类似的答案。医生告诉姐妹俩,想要根治,目前没有特别有效的办法,除非把耳朵切掉,再造一双耳朵。医生还介绍,一次手术不行,得两次。王女士不敢想,好好的耳朵要被切掉。

清创手术后的王女士

一个小时不到的丰耳垂美容,五年的艰难求医路

2015年4月28日,经关系不错的美发店老板李女士介绍,王女士到一家名为“汕头泛美泓涵医疗诊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汕头泛美)”的整形美容医院做丰耳垂整形,前期沟通中美发店老板李女士和汕头泛美的工作人员均告知王女士,手术是由著名教授、美容权威专家邓洪军操刀,不少名媛明星都是邓教授的客户。出于信任,王女士便欣然同意了,通过刷卡支付了6.8万元的手术费。

手术当天,却是一名自称邓教授学生的方曦环全程负责,在场的还有汕头泛美的负责人孙涛,几个所谓的“护士”,美发店老板李女士。没有身体检查,没有风险提示,手术只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而后方曦环等人给王女士开了一周剂量的消炎止痛药,就让王女士离开了。王女士只知道给自己做丰耳手术的是美容权威、技术一流的教授,做完丰耳手术人会变得有福气,运气也会变好,却不知这场一小时不到的“小手术”甚至改变了王女士的命运。

手术后不到一周时间,王女士的双耳开始红肿、发痒,起初汕头泛美给的说法是术后三个月到半年,耳朵有不适感是正常的。后来,不适症状越来越严重,汕头泛美开始一次次的给王女士开消炎药、打消肿针、输液,还多次试图溶解掉丰耳手术的残留物,进行所谓的激素抗过敏治疗,但都无济于事。期间,汕头泛美的几个工作人员还让王女士涂点神厥油和茶油,说是从福建求来的偏方。

汕头泛美承诺王女士,一定会对王女士的问题负责到底。因为耳朵的不适、红肿,原本在北京工作的王女士,每当不适加剧,就要返回汕头“治疗”,直到2018年10月和2019年6月,汕头泛美两次安排王女士到广州,由邓教授亲自治疗。邓洪军在没有对王女士做任何检查的情况下,凭经验给王女士做了清创手术,并保证术后不会再复发。结果,王女士的症状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双耳红肿、发热发烫、痛苦不堪。

求医心切的王女士这才意识到汕头泛美和“权威专家”邓教授已无计可施,而耳朵的问题已经使得王女士没有办法正常生活,甚至两次产生了轻生的念头。身体状况日益加剧,王女士一天也不敢耽误,到汕大附属第一医院就诊,经检查,王女士左感音神经性耳聋,同时,经汕头市结核病防治所结核感染T细胞检验,结果为阳性,也就是说王女士感染了结核病。

医院开具的《抗痨治疗知情同意书》

王女士的妹妹表示,王女士在拿到汕大第一附属医院下发的《抗痨治疗知情同意书》的那几天,原本黝黑的头发一下子变得花白。王女士不知道以后身体状况会变成什么样子。整个人更加颓废。

王女士的妹妹说,汕头泛美和邓洪军得知情况后,于2019年8月14日委派邓教授的儿子邓嘉泓到医院协商解决此事。邓嘉泓代表汕头泛美和邓洪军给王女士出具了《道歉书》,并承诺承担一切治疗费用,做出相应赔偿。然而,从始至终只有在汕大附属第一医院期间产生的三万余元治疗费用是邓教授一伙人支付的。后来,由于汕大医院治疗条件有限,王女士转院到北京地坛医院以及后续到北京三零四医院的治疗费用,邓教授一伙都以与他们无关,无法证明证明责任为由拒绝。万般无奈之下,王女士和妹妹只得报警处理。

丰耳垂手术究竟注射了什么至今仍不得而知

王女士丰耳手术后的三年时间里,每隔一段时间,耳朵的发炎红肿就要复发一次,王女士都第一时间与汕头泛美联系治疗,没有产生过丝毫怀疑。而后两次王女士到广州泛美泓涵,由邓洪军面诊,在王女士双耳红肿的情况下进行清创手术,邓洪军亲口承诺术后不会再复发,王女士也本着先治病的心态,没有多过问。

但是王女士耳朵的症状始终不见好,反而越来越严重,王女士和妹妹只能找到汕头泛美,要求提供三四年来的诊疗记录以方便到医院就医。然而,汕头泛美的工作人员不仅没有给出诊疗记录、药方等,反而多次推搡拉扯、言语威胁王女士姐妹二人。在王女士姐妹二人反反复复多次沟通下,总算见到了给王女士做丰耳手术的方曦环,从他嘴里得知给王女士注射的药物是瑞蓝大分子玻尿酸。

方曦环向王女士提供的当时所用玻尿酸产品证明

据了解,瑞蓝玻尿酸产品由瑞典Q-Med AB生产,是一种美容填充剂产品,公开资料显示,瑞蓝玻尿酸根据分子量大小分为七个系列,用于不同部位的填充。而在我国,通过药监局认证允许使用的只有瑞蓝2(Restylance)产品,全称为注射用修饰透明质酸钠凝胶,而瑞蓝2在瑞蓝七个系列产品中属于小分子玻尿酸,并不是方曦环口中的瑞蓝大分子玻尿酸。

在汕头市龙湖区市场监管局对汕头泛美及方曦环的调查中,方曦环坚称为王女士进行双耳玻尿酸填充注射使用的是修饰透明质酸钠凝胶,即瑞蓝2。但据汕头泛美相关负责人说法,由于2018年迁入新址,王女士手术记录的原始病历,当时所使用的药品、医疗器械等相关记录都已遗失,这也使得方曦环所说,难以验证真伪。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直到王女士收到《汕头市龙湖区卫健局信访处理意见答复书》才知道,方曦环根本没有执业资格,只是一名助理医师,更别说进行手术了。

神秘的泛美泓涵和背后的邓洪军

王女士的妹妹介绍,汕头泛美的老板表面上看是孙涛,其实真正的老板是邓洪军,基本上是汕头、广州两地跑。有客户经熟人介绍过来以后,汕头泛美便打着邓洪军的旗号,给客户做美容手术。王女士的妹妹还说,汕头这里的泛美泓涵其实就相当于广州泛美泓涵的汕头分公司,对外的宣传也称总公司在广州。

公开宣传中多次提到泛美泓涵汕头分院

汕头市龙湖区卫健局从公安局接到了王女士的报警后,配合警方对汕头泛美进行调查。汕头泛美因使用助理医师单独执业、病例资料管理不善、违反《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未经核准擅自使用抗菌药开展静脉输注等,被汕头市龙湖区卫健局做出行政处罚。但王女士和家人不相信事情与邓洪军毫无关系。

从公开资料看,汕头泛美泓涵医疗诊所有限公司和广州市泛美泓涵美容有限公司除用了相近的名称外,并无直接关系。但记者注意到,邓洪军曾做过一家名为“广州市泛美泓涵美容有限公司泛美泓涵医疗美容诊所分公司”的法人,只不过这家公司已处于注销状态。而邓洪军做法人的另一家公司“昆明市盘龙区泛美泓涵医疗美容诊所”目前仍为存续状态。

记者在网络上搜索邓洪军后发现,诸如香港皇家美容整形学院整形医生、中华医学会美容外科分会常委、泛美泓涵医疗美容事业管理机构创办人、国务院特殊津贴医生等多重身份汇集在邓洪军身上。对于防范心理不强的王女士来说,网络上随处可见的邓洪军资料和来自熟人的诚意推荐,都是将王女士推向如今境况的助推剂。

见到王女士的这天,王女士的右侧耳朵由于停掉了激素和抗菌药,又红肿了起来,接下来的治疗还要持续多长时间王女士心里也没有底。回想起丰耳手术前的日子,再看看如今的自己,王女士说感受到的只有绝望,自己的生活已经回不去从前,只希望汕头泛美和邓洪军能给这个事情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