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庆办案人无视国法 威胁被害人 隐瞒、包庇犯罪嫌疑人

办案单位—公安机关具有双重身份:即是行政机关,又是司法机关,职责是:预防制止和侦查违法犯罪活动。大庆市卧里屯公安分局 富鑫雨  徐光雨 邱桐不能依法办案,欺君压民,损害他人利益和权力。

案发2011年十月份,受害人杨雨开车在乙烯园区路上行驶,因会车与对方的郭成发生口角,他开的是哈弗赛马车,因对方车没有变近光,平行时问对方:怎么开的车?会开车吗?仅受害人的一句话对方车里下来四个人,奔我车过来就把我的车玻璃砸碎了,我一看不好就掉头往乙烯方向跑,跑到朋友王宝贵家,和王宝贵说明情况后,就准备过去看看咋回事?对方为啥砸我车玻璃,于是我俩开车就往事发地去,途中被对方开的哈弗赛马和一辆帕萨特车给我车夹在中间了,我俩刚下车就被对方车里下来的十多个人给我俩打的东一个西一个,不一会儿我俩都被打倒了,我起来后就找王宝贵,一看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我就把他抱在怀里喊他,没有任何反应,我也害怕了,这时帕萨特车开过来就骂,你们再来乙烯看到就打死你俩。我报了警并打电话联系家人和朋友,说我与王宝贵让人给打了伤的非常重,王宝贵全身是血可能不行了,已看不出是他本人了。抬上车就往医院跑,到了大油田庆总医院就开始抢救,当天就花了好几万,但人还没有脱离危险。

事发后第三天,乙烯公安处付鑫宇、徐广宇、邱桐三名警察找到杨雨询问案情,杨雨如实讲述了被十几人殴打经过,询问过程中三名警察威胁恐吓被害人杨雨,并对杨雨说:你说多了,对你以后的处理就会加重对你的判刑等威胁恐吓手段。因杨雨没有文化,识字不多。询问结束后警察教杨雨在材料上写“以上我看过,属实”几个字,杨雨签完名字,材料被警察拿走。

事隔几个月后,被害人杨雨被乙烯公安处强制教养一年半的时间。杨雨出狱后开始打工偿还为王宝贵治伤所花掉的高息抬钱20多万元。

疫情期间杨雨返回家中,听朋友所说打人者只抓了郭

成和张洪庆两人其余的打人者却至今逍遥法外,并且郭、张二人被判了缓刑。

在当代社会主义法制的今天,涉嫌伤害罪的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公安干警知法犯法、包庇、隐瞒犯罪嫌疑人,威胁恐吓被害人,公理何在?太平何在?此种蛀虫国法难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