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村民:实名举报七年仍未果,挖伞除恶须动真

内蒙古村民:实名举报七年仍未果,挖伞除恶须动真

近期,内蒙古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村民贾某向媒体投书,举报村委主任邢某占等人涉黑涉恶、把持基层政权、贪污造假、侵吞集体资产的问题。据贾某介绍,从2013年以来,他一直投诉、举报,但都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不知道是村里这几个人的势力大,还是他们背后的保护伞大?”贾某说。

贾某同时还给了媒体一份《国家扫黑除恶宣传材料》,里面介绍了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十五种类型”:

党员和国家公职人员具备下列情形之一且后果严重、影响恶劣的,可以认定为黑恶势力“保护伞”: 

(1)违规插手型:利用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违规违纪违法插手干预司法机关对黑恶势力的查处。

(2)帮人说情型:对黑恶势力说情打招呼,给政法机关查处黑恶势力设置障碍。

(3)打击报复型:对查处黑恶势力的司法机关工作人员进行打击报复。 

(4)有案不查型:依法负有查禁、监管、打击、处理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履职不作为,有警不处、有案不立、有案不查、隐匿线索、毁灭证据、徇私舞弊、故意拖延,纵容黑恶势力实施违法犯罪或滋生蔓延、坐大成势。 

(5)滥用职权型:依法负有查禁、监管、打击、处理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乱作为,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行为故意降格处理,以罚代刑,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不移送司法机关。 

(6)干扰查处型:在上级机关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组织检查、集中打击、交叉查处或异地国家机关进行查处时欺上瞒下、隐事实,阻挠干扰查处工作的正常进行。

(7)违规减刑型:依法负有侦查、起诉、审判、看守、刑罚执行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反法律规定,对黑恶势力犯罪行为歪曲事实、弄虚作假、避重就轻、重罪轻诉(判)、多罪少诉(判)。

(8)收受贿赂型:对黑恶势力犯罪分子违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以及在犯罪服刑期间违规为其提供各种帮助、收受罪犯及其亲属贿赂。 

(9)失职渎职型:对接受社区矫正的黑恶势力犯罪分子故意不履行监管职责;依法负有民事审判、执行职责的法院工作人员利用审判权、执行权直接或间接帮助黑恶势力完成虚假诉讼和“套路贷”、违法执行,侵吞、损害案件当事人及其他公民、法人的合法财产、合法权益。

(10)通风报信型:打探、了解和掌握有关打击处理黑恶势力的工作方案、行动计划等内部信息,给黑恶势力通风报信,帮助黑恶势力逃避打击。 

(11)窝藏隐匿型:帮助黑恶势力成员隐匿、毁灭、伪造证据,阻止他人作证、检举揭发,指使他人作伪证,帮助逃匿,或者阻挠其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查处。

(12)合谋串通型:违规违纪违法利用公权力为黑恶势力提供信息、创造条件,泄露国家秘密、工作秘密、商业秘密和公民个人信息,直接或间接帮助黑恶势力完成犯罪行为。帮助在押黑恶势力犯罪嫌疑人传递信息、对外联络、串供、逃跑、转移赃款赃物。

(13)输送荣誉型:违规违纪违法提名、推荐、录用、招聘、任用、批准黑恶势力成员进入党政机关、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和行使国家公权力的其他单位、组织、担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人民陪审员、行业协会负责人等职务或获得劳动模范、明星企业家等荣誉称号,利用公权力帮助黑恶势力捞取政治资本、批上合法外衣。

(14)提供援助型:违规违纪违法动用公款、公共资源为黑恶势力坐大成势提供资金援助和外部支持。金融机构管理人员利用发放贷款、转让债券、提供担保和再担保等方式为黑恶势力实施“套路贷”、高利放贷、非法放贷、非法集资以及开设赌场、从事黄赌毒活动提供资金便利。

(15)包庇纵容型:利用职务便利包庇、放纵、袒护并为家族、宗族势力横行乡里、欺压群众、称霸一方,侵占国家集体资源、资产、资金提供保护等。

贾某质疑称:这些《扫黑除恶宣传材料》所列举的各种类型与他七年来实名举报和被打击所经历的许多事实很相符。社会各界和村民们对此也纷纷质疑、惊叹。

一:对黑恶势力和保护伞质疑声不断。

质疑1:涉嫌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十种类型”有案不查型

关于准格尔旗二旦桥村委主任邢某占等人涉黑涉恶、把持基层政权、贪污造假、侵吞集体资产的有关问题,二旦桥村民们和贾某从2013年以来,不停实名举报。开始准格尔旗纪监部门有关人员对他们口头讲(不给书面答复),你们举报的事实与实际不符。但后来的实际情况是,经过上级机关督办后,有的人(邢某东)已被判刑、有的人(镇领导侯某东)已受处分。

据报道,2009年11月,准格尔旗沙圪堵镇贾浪沟村党支部书记白某山给不在移民范围内的村民郭某某、曹某梅、曹某东、郭某女出具户籍信息误登证明,4人户籍由温家圪台社迁到曹家梁社(移民社),后4人领取移民补贴共计280000元。村干部白某出具户籍信息误登证明受到了法纪处分。

2020年04月14日《检察日报》第6版刊发《村支书虚报女儿户口套取移民补偿款》。报道了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沙圪堵镇某村村党支部书记白某利用协助政府实施生态移民工作的职务便利,套取移民补偿款13.6万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据2019年1月16日纪委通报和内蒙古自治区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9)内0627刑初351号】显示,邢某良通过不法手段把其儿媳(邢某冬爱人)从非农业家庭户口变更为农业家庭户口,并由沙圪堵镇派出所迁移至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原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长邢某占(现任村委主任,邢某良的堂弟)涉嫌利用手中职权协助其“骗领”征地补偿款共计205064元。此案当事人在扫黑办的督办下已受到法律惩罚。

同样的事件,二旦桥村委主任邢某占也出具了“虚假”户籍证明,协助其宗亲“骗领”征地补偿款。另外,邢某占全家还涉嫌骗领征地补偿款近百万,但同属此案件中的实际经办人邢某占却安然无恙。是保护伞?还是利益链?村民们窦疑丛生!

邢某占是否也应该承担其应有的责任?有关职能部门是否应尽快调查,给百姓和社会一个明白交待?

质疑2:村民反映 “涉腐村官”,纪委监委缘何长期无声无息?

据二旦桥村民们介绍,他们在2014年3月26日,就将一份含有42位村民签字的联名诉状(关于村委委员邢某无度挥霍公款,利用职务便利骗取利益等相关事宜的诉状),亲手交到内蒙古准格尔旗纪委监委手里,但至今无果。

从2019年7月29日到2020年8月30日一年多的时里,村民贾某更是多次反复向鄂尔多斯市纪委监委书记冯超、鄂尔多斯市纪委监委举报中心、准格尔旗纪委监委书记白雁、准格尔旗纪委监委举报中心等多处进行实名举报,依然无任何反馈、动静和结果!!!

2019年8月27日,二旦桥村民贾某向准格尔旗纪委监委寄送《关于邢某贪污国家征地补偿款,受贿、索贿一事的实名举报材料》,至今无果。

2019年7月9日,二旦桥村民贾某向准格尔旗纪委监委反映大路镇二旦桥村村务不公开、上级主管部门监管不到位的翔实情况及详细说明,希望得到查办和处理,至今无果。

2019年9月8日,二旦桥村民贾某向准格尔旗纪委监委邮寄《关于邢某占、邢某东涉黑涉恶、把持基层政权、贪污造假、侵吞集体财产的反映材料》,至今无果。

2019年9月8日,二旦桥村民贾某向准格尔旗纪委监委举报中心邮寄《关于邢某占、邢某东涉黑涉恶、把持基层政权、贪污造假、侵吞集体财产的反映材料》,至今无果!!

据贾某治称,关于二旦桥村村主任邢某涉嫌违法违纪的详细材料,他专门向准格尔旗公安局扫黑办进行举报,后准格尔旗公安局将本案移送到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公安局。鄂尔多斯市公安局扫黑办在督查此案过程中,同样发现邢某占涉嫌行贿罪。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和伊金霍洛旗公安局两级公安机关经过多日、不分节假日,认真细致地调查、取证和落实,均发现邢某占涉嫌有行贿罪!伊旗公安局扫黑办随向准格尔旗纪委发函请求彻查此事。鄂尔多斯市公安局扫黑办向鄂尔多斯市纪委发函请求就此事进行查办。

但可惜的是,他们的案情移交给纪检系统后就没有了下文。

中纪委网站一篇文章《村民写了一封举报信,“回信了”》,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和宣扬:

2019年5月,黑龙江省富锦市长安镇兴民村村民刘春福(化名)写给纪监委的信:

“2017年5月10日,王茂君、王海丰父子又把村中的机动地抢种了,15.7垧,村负责人报警都不管用。王海丰不怕任何法律,横行乡里,我们实在没办法,特向纪委举报问题,请给我们兴民村的村民一个公道,还我们村民一个太平。”         

2019年7月5日,黑龙江省富锦市纪监委闫涵给刘春福回电话:“老刘大哥,告诉你个好消息,王海丰已经被立案调查了,我们一定查清楚问题,绝不辜负乡亲们的信任。”

8月5日,“王海丰案”顺利办结。9月19日,王海丰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中纪委网 张琰)

富锦市纪委监委能把“王海丰案”视为“民心案”,一直用真心诚意获取村民信任,不惜一切代价办好此案,给村民一个满意交代,不仅提升了群众对纪检机关的信任,更增强了对纪检监察体制改革的信心。

试想,若一名基层村官涉嫌有违纪违规、贪污腐败等行为,只要上级党委政府及纪检监察部门等来查处,能成为一件久拖不决的难事吗?百姓需要多年来不断质疑和举报吗?是非公断需要有关部门给出明确结果。

质疑3:涉嫌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十种类型” —输送荣誉型

邢某占从社长到村长涉嫌“带病提拔”。2018年邢某占当选二旦桥村委主任之前,贾某分别给准格尔旗组织部换届选举办公室、准格尔旗大路镇党委书记杜国华、准格尔旗大路镇政府镇长闫飞,递交过《紧急情况说明》,对邢某占的诸多“违法违纪”事件,进行实名反映,但一直没有任何调查和反馈结果,也没阻止住邢某占被“带病提拨”。感觉是反映的越厉害就保护的越厉害,贾某称。

质疑4:征地补偿的村务信息和政府信息缘何不公开?

法院判决要求准格尔旗矿区协调发展服务中心进行《政府信息公开》,但时至今日(2020年10月9日)他们也没有公开; 2019年4月16日,准格尔旗人民法院((2018)内0622行初23号)依法判决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不公开《政府信息》的行为违法!要求其在判决书生效后15天内按申请事项给予贾某书面答复。但法院判决后,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至今仍然没有公开贾某所申请的有关政府信息明细。

2018年9月2日,贾某向二旦桥村村委主任邢某占递交了《村务公开》申请书,依法申请书面获取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有关集体土地被征收的征地信息、补偿资金分配信息、安置费用和收支情况等相关村务信息,二旦桥村委会却不予公开;村民向大路镇和准格尔旗等有关领导申请《责令村务公开》,也无任何结果。

质疑5:涉嫌黑恶势力保护伞的种类型” —打击报复型

贾某称,他七年多艰苦卓绝的实名反映历程,既是一部为村民谋利益的正义史,更是一部艰辛的血泪史。除了自己被变为一名绝症病人和监控对象之外,他还是一名严重的被打击对象。甚至家中的成员也都不断受到打击报复。

七年来,不断有人仗势打压,却也让他不断坚强,不断向上反映问题。他被逼从最基层依法一步一步向上反映有关村官贪腐问题;被逼一步一步向上反映贪腐背后的保护伞;也被逼一步一步把一封封带着公平正义和充满希望的信件飞向各级领导和有关媒体。

二:举报事实:村官利用手中权力“不公开村务、欺凌百姓、涉恶涉黑”。

2010年和2013年期间,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准格尔旗大路镇人民政府、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先后两次征收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村民房屋及其附属设施、土地及地上附着物,实施整社搬迁。

在征地搬迁过程中,二旦桥村委会和小不连沟社一直不对征地细节及补偿款项予以公开、公告。村民们发现,现任村委主任邢某占(时任小不连沟社社长)涉嫌利用职务便利骗取集体补偿款,侵吞集体财产,直接或间接把巨额集体财产输送给他的至亲、宗族势力的行为。

一是涉嫌以黑恶势力侵占村民道路和集体补偿款。小不连沟原社长(现任村长)邢某占强势占领了贾某治在自家承包土地上自行修建的道路,领取了征收补偿款。并将村集体部分道路认定为个人道路,把征地补偿款划到自己和本家族亲戚名下,私下分桩,涉嫌骗取集体和个人财产14.3万元。

二是涉嫌以黑恶势力明目张胆索贿行贿20万元。二旦桥村小不连沟原社长(现任村长)邢某占随意把冷库补偿标准从规定的每立方米500元降到300元,同时向20户拥有冷库的村民索要20万元高利贷款,用于和镇领导(侯姓领导)共同给有关领导送礼,才能提高冷库的补偿标准到500元。

三是涉嫌以黑恶势力擅自改变房屋补偿政策。根据《小不连沟社整社搬迁实施方案》,非农户的房屋征收补偿标准,为每平方米750元。因在征收前,邢某占向村民侯某良等人先后索要3万元和2万元的“好处费”,遭侯某良多次拒绝后,侯某良的房屋补偿款便由每平方米750元变成了每平方米400元。

四是征地补偿时涉嫌人口和土地造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1998年二轮土地承包时总人口为109人。但是在2010年到2013年两次征地搬迁补偿时,村里有地有户人员意外增加了20多人(据不完全统计)。单独人头款一项就涉嫌骗取补偿金额几百、上千万元。

五是征地补偿时涉嫌户籍造假。二旦桥村村长邢某占涉嫌利用职务之便,通过违规操作虚假户头,将妻子郝某凡、儿女及亲友武某泉、武某军、王某等20多人(数量不完全统计)的户口,以迁入、补录、补报、非农户谎报农户、有户无地虚报有户有地等形式,从拆迁占地范围之外迁移到拆迁占地范围内,从而骗取国家和煤矿征地搬迁安置人头补偿款。

六是涉嫌以黑恶宗族势力重复“骗取”拆迁补偿款。2010年大路镇小不连沟社进行第一次征地拆迁时,邢某占的本家侄子邢某清等村民已获得补偿并分得回迁楼。但在2013年的搬迁补偿过程中,邢某占却仍允许他们参加二次重复补偿,涉案金额特别巨大。

七是私自扣留、挪用村集体公款。邢某占私自扣留、私下处理小不连沟社农转非人员应得到的荒地承包征收补偿款若干。另从村民征地补偿款中扣除94963元,公开宣称用于“宴请领导吃喝送礼”。后经村民举报,纪委只对公款吃喝现象进行了通报批评。

八是公款打入私人帐户,涉嫌侵占私分集体财产约158万元。2013年邢某占将小不连沟社道路补偿款、电缆照明补偿款等费用共计1585697元人民币违反财务规定,汇入村民代表王某生的私人帐户,后按其列出的各种虚假名目进行支出。

2014年,是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察厅正在开展猛打“老虎”、勤拍“苍蝇”,解决侵害群众合法权益突出问题的“拍苍蝇”专项行动之年,着力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之年。

也是在2014年开始,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社长邢某占被村民举报利用手中的权势,对户口和土地进行大肆造假,在集体收益和土地收益补偿过程中,为至亲和宗族势力违规违法谋取私利,涉嫌侵吞、骗取村民巨额煤矿搬迁补偿款。但举报至今(2020年10月9日)无果。

《监察法》第十五条规定的监察对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具体包括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的主任、副主任和委员,以及其他受委托从事管理的人员。他们一旦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行为,监察机关可以依据《监察法》赋予的职权进行调查。

有关律师称,村长邢某占的行为事实上已涉嫌严重违反《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内蒙古自治区实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办法》、《农村基层干部廉洁履行职责若干规定(试行)》、内蒙古自治区纪委《关于对基层“三务”公开工作开展全面监督检查的通知》等法律和文件要求,在村民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每一个坐大成势的黑恶势力背后,必有撑腰纵容之人。

近来,围绕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村委主任邢某占“涉嫌骗取巨额搬迁补偿款”、《政府信息公开》和《村务公开》事件持续发酵,舆情如潮。所引发的背后“利益链”和权力任性的质疑,已成热点事件,不仅在当地群众中引起了巨大反响,也引来了舆论热议和众多媒体关注!

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曾披露, 安徽省淮北市烈山社区党委原书记刘大伟操控烈山社区“两委”班子多年,对于敢质疑他的人,就予以蛮横打压,甚至动用黑恶势力殴打。刘大伟落网后,村民们曾拉起横幅,燃放鞭炮烟花庆祝。

民意的背后,折射出群众对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深恶痛绝。

扫黑务必除“伞”,这是中.央的明确要求,也是广大民众的共同心声。

“打伞破网”是扫黑除恶的关键环节,铲除伞网庇护,才能正本清源。全国扫黑办部署开展“六清”行动以来,全国各地多措并举,持续发力攻坚“打伞破网”,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纵深发展。辽宁对已查结的涉黑涉恶“保护伞”案件全部进行回头看,“地市纪委书记签字背书,确保‘打深打透’”。    “对于收集到的问题线索,我们要求做到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对于涉黑涉恶案件一律深挖细查背后的腐败问题,一查到底。”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一些黑恶势力之所以能渐成气候,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其背后有大大小小的“保护伞”,只有坚决打掉这些“保护伞”,才能真正根除黑恶势力。

期待二旦桥村七年实名举报真相早日水落石出!

对此事的后续进展,我们将持续关注!(李东风 李志勇)

附录:

怎么识别黑恶势力的“保护伞”?群众被“欺负”了,该如何保护?

全国纪检监察机关正紧锣密鼓地推进“毁伞破网”。“毁伞破网”行动将提升群众参与度。据悉,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坚持“一案三查”,每一个案件既查办黑恶势力,还追查黑恶势力背后的“关系网”、“保护伞”,倒查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和行业主管部门的监管责任。

一、2018年1月1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确定的专项斗争10类打击重点:

一是打击威胁政治安全特别是制度安全、政权安全以及向政治领域渗透的黑恶势力;

二是打击把持基层政权、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垄断农村资源、侵吞集体资产的黑恶势力;

三是打击利用家族、宗族势力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百姓的“村霸”等黑恶势力;

四是打击在征地、租地、拆迁、工程项目建设等过程中煽动闹事的黑恶势力;

五是打击在建筑工程、交通运输、矿产资源、渔业捕捞等行业、领域,强揽工程、恶意竞标、非法占地、滥开滥采的黑恶势力;

六是打击在商贸集市、批发市场、车站码头、旅游景点等场所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收保护费的市霸、行霸等黑恶势力;

七是打击操纵、经营“黄赌毒”等违法犯罪活动的黑恶势力;

八是打击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的黑恶势力;

九是打击插手民间纠纷,充当“地下执法队”的黑恶势力;

十是打击境外黑社会入境发展渗透以及跨国跨境的黑恶势力。

 “村霸”问题的主要表现形式有哪5个?

答:(1)干扰基层政权,通过“拳头”欺骗、贿选等手段插手基层选举,争当村干部或扶植代理人,插手基层公共事务;

(2)欺压村民百姓,强拿硬要、随意殴打、寻衅滋事甚至雇黑佣黑形成帮派势力;

(3)破坏经营秩序,在土地流转、矿产开采、工程建设、客货运营等过程中暴力打压竞争对手;

(4)侵占集体资产,非法侵占、骗取国家项目资金,非法占有集体土地、矿产资源;

(5)农村宗族势力依仗人多势众,恃强凌弱、横行霸道、危害一方。

二、2018年2月2日下发了《中共中央纪委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的意见》(以下简称中央纪委《意见》)。

1、《意见》明确纪检监察机关扫黑除恶“挖伞破网”要重点查处三类重点问题是什么?

答:

一是查处群众身边的涉黑涉恶腐败问题;

二是查处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问题;

三是查处扫黑除恶工作推动不力的问题。

2、意见要求的“挖伞破网”“三个紧盯”是指什么?

答:紧盯农村和城乡结合部;紧盯建筑工程、交通运输、矿产资源、商贸集市、渔业捕捞等涉黑涉恶问题易发多发的行业和领域;紧盯村“两委”乡镇基层站所及其工作人员。

3、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一案三查”是指什么?

答: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坚持“一案三查”,既要查办黑恶势力的犯罪,又要追查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还要倒查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

三、两高两部《指导意见》第24条对依法严惩群众身边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规定是什么?

答:依法严惩农村“两委”等人员在涉农惠农补贴申领与发放、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征地拆迁补偿、救灾扶贫优抚、生态环境保护等过程中,利用职权恃强凌弱、吃拿卡要、侵吞挪用国家专项资金的犯罪,以及放纵、包庇“村霸”和宗族恶势力,致使其坐大成患;或者收受贿赂、徇私舞弊,为“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