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扶贫公路修成烂尾路,遗留问题谁来管?

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是一个国家级深度贫困县,于2017年5月,该县动工修建一条通向偏远贫困山区的二级公路,公路全长34公里,是连接玉舍镇和坪寨乡两个少数民族乡镇的唯一交通要道,承载着公路沿线数万彝族老百姓脱贫致富的梦想,被列入贵州省的重点工程和重大项目,同时列入六盘水市”六网”会战以及野玉海国际避暑胜地基础设施建设的重点项目,自开工建设以来,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但是,如此重要的一条公路却在2019年5月份全线停工了。目前,该公路完成形象进度不到1/2,七座大桥一座也未动工。项目部大门紧锁,施工队及机械设备全部撤走了,公路上到处坑坑洼洼、杂草丛生,一片荒凉。

   该公路修了两年多时间,却修成了一条不折不扣的烂尾路,从表面上看,地方政府征地、拆迁款长期不到位,施工期间村民阻工频繁,部分土地未征先用,施工承建单位现场管理混乱等是导致公路烂尾的直接原因,其实最深层次的原因应该是有关参建单位和政府主管部门不作为、不担当,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作风严重,漠视贫困山区少数民族兄弟脱贫摘帽的迫切愿望,漠视侵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工作中相互推诿扯皮,久拖不决,不仅公路成为烂尾路,各方的政治意识和主体责任已经相继烂尾了!

       公路烂尾停工后,总承包方拒绝为施工队办理结算和支付工程款,致数个实际承包人债台高筑、倾家荡产、走投无路;数百位农民工兄弟(大部分为彝族百姓)长期为追讨血汗钱四处奔走呼号!同时,公路烂尾以后,老百姓出行更加困难,脱贫更加无望!特别是部分土地已被修路征用、住房被拆除的村民,既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又失去了房屋,更是雪上加霜,几乎均已陷入生活的绝境之中!由于公路停工无人维护,暴雨季节期间,公路沿线无数的庄稼、经济作物被冲毁,老百姓损失惨重,无人为此买单!沿线老百姓叫苦连天,怨声载道,难道无人同情、无人关心贫困山区的老百姓吗?!

    水城县坪寨乡播落村的部分村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联名通过人民网的领导留言板向上级领导反映情况:

我们是水城县坪寨乡播落村的村民,我们这里属于典型的偏远贫困山区,山势陡峭,土地贫脊,耕地面积仅占全村总面积的6.1%,总人口3010人,汉彝混居,世代以种植马铃薯、玉米、烤烟、生姜等农作物维持生计。于2017年5月,动工新建的玉坪二级公路经过播落村。为早日脱贫致富,我们在征地赔偿款不到位的情况下,响应政府号召,把自已承包的耕地、林地提供给修路使

用,并贷款搬迁了祖坟、房屋。现在该公路已经停工一年多了,而我们长达三年多时间没有拿到任何征地赔偿款,暴雨期间公路两侧的经济作物(主要是生姜和烤烟)被冲毁的面目全非,经济损失无比惨重!我们村本已十分贫困,耕地稀缺,现在为了支持修路而失去赖以生存的耕地,房屋被施工方拆除,同时还要背负向银行贷款建房、迁坟的巨额债务,每年还要承担数十亩生姜烤烟地被冲毁的经济损失,我们心里在流血啊!恳盼上级党委政府救救我们吧,不要让侵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无视百姓死活的事情长期存在啊!让我们真正感受到党的温暖,真正看到脱贫的希望吧!

不仅沿线村民数次向上级机关反映问题,这条路上实际垫资施工的承包人及农民工兄弟也数次找到总承包单位、县交通局、劳动局、信访局等单位反映问题,甚至通过网络向上级机关反映问题,时至今日仍然没有任何具体解决方案。地方政府凭借与总承包单位(北京市政)签订的施工合同,把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的责任推给总承包单位,而总承包单位又以地方政府拆迁款不到位、施工合同到期、政府未拨付工程款为由把责任推给地方政府。这条烂尾路上的施工队及农民工兄弟到底该向谁追讨血汗钱,至今没有答案。

这条重点公路停工已近一年半之久,遗留问题较多,而这些老百姓最直接、最关心、最现实的问题象皮球一样在政府有关部门和承建单位之间踢来踢去,没有任何一个政府部门或单位承担责任,解决问题,漠视严重侵害人民群众利益的问题,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和衙门作风横行无忌,完全丧失对人民群众的基本感情,我们不禁要问:水城县的党组织到底在哪里?党旗何时能够在这条烂尾路上高高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