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钵传承不需要行政干预

俗话说:佛门净土。修行之人,与世无争,与世无求,学佛就是要度己度人,纵不能做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起码也要做到”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求众生得离苦”

社会上有很多令人看不惯的事情,那是众生共业的问题,按理说佛门矛盾应该是最少的。但最近,北京几大媒体却接到了宁波巿北仑区茅洋寺妙永长老的投诉。妙永长老在信中反映了一个寺院衣钵传承问题,他说:茅洋寺本来很平静,自2018年9月师父招了一个身边的侍者(大戒己受)后,原副主持海德兴风作浪,发动其皈依弟子向民宗局告状,要赶走师父培养的徒弟抢当家位置,民宗局听单方面话,查了寺庙两年账,结果无问题,海德弟子天天搞分裂,局里也不开双方协调会,单方面叫师父免职,局里与佛协会另外安排人员来寺当家。民宗局还让妙永师父光荣退休,而且退休后不准住茅洋寺,让去柴桥正阳寺养老院去住。

妙永长老1994年出家为僧。1995年至1999年先后复建鄞西宝岩寺、奉化江口白雀寺、东线湖镜中寺、塘溪云峰寺等茅洋寺古时是葛洪母亲的道场,蕴含着中医中药治病救人和人伦孝道的寓意。2000年3月,65岁时妙永长老登上北仑茅洋岗,发大愿重建茅洋寺。从片瓦不存,白地重启,艰辛备尝,到古刹重辉,从大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地藏殿、方丈殿、大仙殿、祖师殿、财神殿、内坛水陆堂、寮房、济公殿、葛仙圣母纪念塔、茅洋山庄、斋堂、客堂、会议室、碑林和放生池,并修筑了上山公路。总占地面积3.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现有殿堂,厢房600多间。20年来,总投资3800多万元,茅洋寺葛仙圣母信俗被评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2013年茅洋寺荣获浙江省三星级宗教活动场所。已是一座环境优雅的佛教圣地。妙永师父自己历尽千辛万苦建造的寺院现在却不能养老不让住,长老不禁要问个为什么,局长说顶不住了有大领导要来安排人,这是什么原则,又是哪家的政策?对于部分居士到民宗局告状的问题,局里领导采取两边传话的方式,到现在没有得到实质的解决,导致茅洋寺不安宁,北仑区民宗局和佛协会领导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当采访到区民宗局局长时。她说:一、寺院混乱、二、财务混乱,少进账1200元,三、违纪打人,四、年老头昏听身边的保姆话指挥寺院工作,五、工程项目无合同直接付款。接着就查问起记者的身份是真的假的,退休的还是在职的。她避开主题,用别的话搪塞,真是”顾左右而言他”。

这篇稿子因涉及到宗教问题,记者还是很慎重的采访了有关宗教方面的专家和领导,领导说:每一个寺庙都有传承问题。这在佛教当中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寺庙的传承有两种,一种是寺庙主持自己指定人选来接班,这种传承方法是非常普遍的。第二是如果老和尚圆寂了,没有指定接班人,就由寺庙第二位的和尚来担任主持接班。这个寺庙在不反对共产党领导的情况下,要赶走师父培养的徒弟抢当家位置,天天搞分裂,局里不开协调会,单方面叫师父免职,局里与佛协会另外安排人员来寺当家。民宗局还让主持光荣退休,而且退休后不准住自己的寺里,让去养老院的情况很特殊。民宗局不能越线,没有权利干涉寺庙的内部事务,这是一种不懂业务的表现。现在寺管委决定,妙永师父虽年老,但是头脑清晰,各方面身体都很好,庙里的主持要继续当下去,至于寺院接班人的问题,师父会自己找到并安排妥当,不能局里和佛协会强硬安排,如果强制手段,必须按政策对破坏者予以公开曝光!一切要尊崇妙永师父本人的意愿!不能从中作梗! 现在妙永师父面对行政干预,情绪 低落到极点。并写下决笔: 

采访结束后,记者深感到:佛门无净土,这只是一种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