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藤县是谁在违法占地?

  不久前,我们接到以陈海新为代表的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藤县藤州镇福善村牛栏山组村民的求助信,称藤县强征土地23000亩,用于建设县新材料产业园。藤县和藤州镇有关部门既不出示相关批件,又不与村民签订征地合同,在未对失地村民进行安置且未与村民共同确认土地数量和四至边界的情况下,一分钱不给,就出动大型机械强拆民房,占有土地,使当地村民因此失去了生产和生活条件。此外,还有部分村民因抗争而被拘留。另外,在村民出具的一份《关于藤州镇政府受理告知牛栏山组陈海新信访事项的反驳意见》中还提到警方曾鸣枪两次、施放催泪弹两次。

  (未得到补偿就已经夷为平地的林地)

  当然,事过境迁,村民对鸣枪和施放催泪弹的事拿不出确切的证据来,我们也不能单方面采信。但村民陈业飞被拆迁工作人员用警棍打断牙齿一事,可以通过验伤得到证明。关于使用警械有具体而明确的规定,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随意使用的。村民在失去田地和房屋的情况下,情绪激动是可以理解的,既便有些方面不够理智,但也远不会达到给拆迁工作人员带来生命危险的程度,因此使用警械(且不论鸣枪和施放催泪弹之事)而致陈业飞门牙被打断,就明显有些过分了。政府的职责在于保护人民群众,而不应该和人民群众发生对立,更不能使用暴力进行镇压。这里涉及到相关部门的立场问题,与中央建设和谐社会的目的是背道而驰的。

  (被打掉门牙的陈业飞和她的血衣)

  更为奇特的是,藤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藤县自然资源局居然在同一天(2020年4月19日)联合向陈业操下发了《限期拆除决定书》《强制拆除决定书》《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接受调查通知书》等4份文件,这两份决定书和两份通知书的文号均为(2020)20200419-14。这种做法说明了什么?是这两个局工作效率太高,还是态度过于轻率?让我们来看一下相关内容:

  《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和《接受调查通知书》异口同声地说,陈业操“未经批准于2020年4月19日在藤州镇福善村牛栏山组牛栏山(地名)擅自占地违法建设”。看到这里,不免让人心生疑问,难道陈业操是在藤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藤县自然资源局同时下发4份文件的当天开始建筑房屋的吗?经询问周边群众得知,陈业操的住房早已存在,绝非是在文件下发的当天开始建造的。可是藤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藤县自然资源局并不去调查具体日期,只是把发文当天的日期当作陈业操建房的日期写上去,实在是贻笑大方。既便是当地人民群众在县有关部门工作人员的眼里再愚不可及,相关部门也不该如此不严肃地对待政府文件吧?更何况藤县人民群众真的是连日期都搞不懂、分不清了吗?

  (2020年4月19日同时发出的四份文件)

  藤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藤县自然资源局在《强制拆除决定书》中称陈业操“未经法定机关批准,擅自占用藤州镇福善村牛栏山组的土地建房”,又在《接受调查通知书》中要求陈业操“携带用地批准和规划许可手续到县打击违法占地违章建筑领导小组办公室接受调查”,这不自相矛盾吗?既然“未经法定机关批准”,又何来“用地批准和规划许可手续”?文件就连最起码的逻辑都不讲了吗?

  人们不禁要问,针对同一件事,两个局在一天内联合发出4份文件,搞得颠三倒四、稀里糊涂,究竟所为何来?

  (村民的林权证)

  据村民讲,有一座山是村民的林地,村民是有相关证件的,因此拥有产权,可是未经协商就已被推平,而补偿事宜却无人提及,似乎村民的财产和新材料产业园相比无足轻重。我们想问一句,新材料产业园的建设是为人民群众谋利益还是为了个别人中饱私囊?如果是为人民群众谋利益的话,真的可以为了他们的长远利益而毫无顾忌地伤害他们的眼前利益吗?更何况,受到损害的村民真的能够从新材料产业园的发展中得到收益吗?即便能够得到,是不是也该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而不是笼统地说一声“我也是为你们好”就蒙混过去了。未经补偿就毁了林、推了山,无论如何也是违法行为。相关部门在文件中反复指责村民“擅自占地违法建设”,而轮到自己就顾左右而言他了。在藤县,法律法规于群众就是“紧箍咒”,这能不让人联想到“放火”与“点灯”吗?  (杨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