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纷纷关注准格尔旗,二旦桥村亿元煤矿补偿款被曝成热点

—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巨额煤矿搬迁补偿款疑云之一

近来,围绕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村委主任邢某占“涉嫌骗取巨额搬迁补偿款” 、《政府信息公开》和《村务公开》事件持续发酵,舆情如潮。所引发的背后“利益链”和权力任性的质疑,已成热点事件,不仅在当地群众中引起了巨大反响,也引来了舆论热议和众多媒体关注!

2019年1月份和6份人民日报两次聚焦准格尔旗:《土地补偿费,一笔糊涂账》,《把每笔“糊涂账”都算明白》,跟踪调查准格尔旗大塔村土地收益补偿等问题以及整改进展,这在全国实属罕见。报道称,涉嫌违纪违法人员有关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19年7月15日,内蒙古杭锦旗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职务侵占罪、贪污罪对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薛家湾镇大塔村原党支部书记赵某存决定逮捕。同日,杭锦旗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挪用资金罪、敲诈勒索罪对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薛家湾镇大塔村原村主任郝某虎决定逮捕。

2019年7月25日,杭锦旗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准格尔旗大塔村原村主任郝某虎提起公诉。2020年4月22日,郝某虎涉嫌挪用资金、敲诈勒索一案,在杭锦旗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2019年9月26日,杭锦旗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准格尔旗大塔村原党支部书记赵某存提起公诉。目前为止赵某存还没有后续官方消息。(上述信息来源中国检察网)

2020年04月4月14日《检察日报》第6版刊发《村支书虚报女儿户口套取移民补偿款》。报道内蒙古自治区准格尔旗沙圪堵镇某村村党支部书记白某利用协助政府实施生态移民工作的职务便利,套取移民补偿款13.6万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据统计,全国各地近年来查处的村官中,七成腐败村官是因土地”发财”而被查处。作为依法治国的一个毒瘤,村干部贪污腐败,也一直是国家严厉打击的重点和群众反映的热点。

多年前,大连庄河市一村庄因村务财政10年未公开,引发“千人下跪”事件,引曝网络,震惊全国。原庄河市委副书记、庄河市人民政府市长因此被责令辞职。

据二旦桥村民们讲,2010年和2013年期间,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准格尔旗大路镇人民政府、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先后两次征收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村民房屋及其附属设施、土地及地上附着物,实施整社搬迁。

在征地搬迁过程中,现任村委主任邢某占涉嫌利用职务便利,以违规操作虚假户头;擅自改变冷库补偿价格;明目张胆进行索贿受贿;侵占个人道路补偿款;滥用滥支集体财产等方式骗取集体补偿款,侵吞集体财产,直接或间接把巨额集体财产输送给了他的至亲、宗族势力和黑恶势力,严重违反了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给村民和村集体造成了巨大损失。

为此,村民们要求进行村务公开和政府信息公开,但村委会、镇政府和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一直没有公开有关征地补偿详细信息。至今,他们进行了长达七年多的实名举报!仍然没有结果。

村民们质疑,在这两次搬迁过程中,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大路镇政府和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到底补偿了村里多少款?村民实际分了多少款?都是一个未知之谜,村里的财务完全没有公开,涉及有巨大经济漏洞之嫌。

热议一: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村干部涉嫌“造假”骗取煤矿补偿款

2014年以来,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察厅猛打“老虎”、勤拍“苍蝇”,开展解决侵害群众合法权益突出问题的“拍苍蝇”专项行动,着力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

也恰恰是在2014年,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社长邢某占被村民举报滥用职权,涉嫌造假、侵吞、骗取、贪污村民巨额煤矿搬迁补偿款。

村民称,小不连沟社社长邢某占利用手中的权势,在集体收益和土地收益补偿过程中,违规违法谋取私利,对户口和土地进行大肆造假。

一是人口和土地造假:村民诉称,根据2013年小不连沟社搬迁前统计的全体社员花名单,有地有户人员94人,有户无地50人,有地无户10人。

但是在2014年搬迁补偿时,村里意外增加了很多人。据不完全统计,补偿时有户有地123人,有户无地60人,有地无户15人。

户口和土地人数突然增加了,有地有户人员增加了20多人,单独人头款一项就涉嫌骗取补偿金额几百、上千万元。其余有户无地和有地无户共75人中,此两项中也有一些人员涉嫌骗取补偿款明显,因有许多人员补偿没有公示,有关涉骗详情未知,若按法律法规要求公示,详情便可一目了然。

二是户籍造假:村民诉称,二旦桥村村长邢某占利用职务之便,通过违规操作虚假户头,将妻子、儿女、亲友等20多人(数量不完全统计)的户口,以迁入、补录、补报、非农户谎报农户、有户无地虚报有户有地等形式,从拆迁占地范围之外迁移到拆迁占地范围内,从而骗取煤矿征地拆迁安置人头补偿款。

三是《征地拆迁补偿方案》第八条中:小不连沟社二轮土地承包于1998年12月31日完成,当时应分地而未分地人员有8人,可享受补偿。此款中,8人是何许人也,他们是否够补偿条件,社里并没有给村民进行公示,这里面的问题不少,应全力追查。

热议二: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村干部腐败乱象多,黑恶、宗族势力猖獗,民愤大。

村民举报称,社长邢某占利用自已的权势和宗族势力,为所欲为,横行社里,无所不作,令村民们敢怒不敢言,民愤极大!

明目张胆索贿行贿20万元。根据《小不连沟社整社搬迁实施方案》第十二条规定,冷库的补偿标准,一律按每立方米500元补偿。但在实际对小不连沟社20户村民征收冷库时,邢某占却谎称冷库补偿标准为每立方米300元。需要和镇领导共同贿赂有关领导,才能提高冷库的补偿标准到500元。后来邢某占向有冷库的村民索要高利贷本金及利息每平米223元,称用于送礼。为此,村民代表进行了高利贷款和签字,事后村民们才得知20万元的高利贷款竟然是从邢某占的小舅子郝某宽处借贷的。而且冷库补偿款本来就是应按每立方米500元的标准给村民进行补偿。

沦为“村霸”擅自改变房屋补偿政策。根据《小不连沟社整社搬迁实施方案》第十一条第六款规定,旧住房补偿标准每方米750元,新建房具备入住条件每平方米补400元,不具备入住条件的每平米补350元。按非农户的房屋征收政策,应该按每平方米750元补偿。因在征收前,社长邢某占向村民侯某某等人先后索要3万元和2万元的“好处费”,遭侯某某多次拒绝后,侯某某的房屋补偿款便由每平方米750元变成了每平方米400元。

邢家宗族势力重复“骗取”拆迁补偿款。2010年大路镇小不连沟社进行第一次征地拆迁时,邢某占的本家侄子邢某清等15户村民已获得补偿并分得回迁楼。但在2013年的整体搬迁过程中,邢某占却仍允许这15户村民又参加了二次重复补偿,涉及金额1500万元左右。

公款打入私人户涉嫌侵占私分集体财产约158万元。2013年邢某占将小不连沟社道路补偿款、电缆照明补偿款等费用共计1585697元人民币违反财务规定,汇入村民代表王某生的个人帐户,后按其列出的各种虚假名头进行支出。

涉嫌以黑恶势力侵占村民道路和集体补偿款。社长邢某占强势占领了贾某治在自家承包土地上自行修建的道路,领取了征收补偿款。并将村集体部分道路认定为个人道路,把征地补偿款划到自己和本家族的亲戚名下,私下分桩,涉嫌骗取集体和个人财产14.3万元。

私自扣留、挪用村集体公款。社长邢某占私自扣留、私下处理小不连沟社农转非人员应得到的荒地承包征收补偿款若干。另从村民征地补偿款中扣除94963元,公开宣称用于“宴请领导吃喝送礼”。后经村民举报,纪委对公款吃喝现象进行了通报批评。

贾某讲,对邢某占从社长到村长“带病提拔”一事,在2018年邢某占当选二旦桥村委主任之前,他就不停地进行过实名反映,但一直没有任何反馈和结果。感觉是反映的越厉害就保护的越厉害。

据了解,这件历时7年来的实名举报,在去年国家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得到了上级有关部门和领导的高度重视。骗取补偿款的一小部分人员已得到法律的惩罚,实名举报的冰山一角已撕开小口。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教授任进向记者指出,“‘村官’中的‘苍蝇’,损害了广大农民利益,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给基层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提出了新的挑战,须引起重视。”除了贪腐,部分村干部沦为“黑老大”。如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七里庄原村支书刘会民,因贪污受贿上千万元并领导等级分明、成员固定、分工明确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等罪名,于2013年8月一审被判死刑。

律师称,村长邢某占的行为事实上已涉嫌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内蒙古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办法》、《农村基层干部廉洁履行职责若干规定(试行)》、自治区纪委印发《关于对基层“三务”公开工作开展全面监督检查的通知》等法律和文件要求,在村民中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记者采访时,河南省濮阳县庆祖镇西辛庄村党支部书记李连成说得很到位:“想让干部贪不了大家的钱,办法很简单,就是公开透明,接受监督。”

但内蒙古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村民们在申请《村务公开》和《政府信息公开》时,却得不到有关部门的公开和答复。准旗人民法院在2019年9月判定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政府信息》不公开违法,并判定限期公开村民所申请的《政府信息》时,也一直没有给予公开。

缺少监督的村务必然会产生腐败,任性的权力也必然会产生腐败。

村民们的利益受到侵害的同时,他们质疑煤矿补偿款背后涉嫌有内幕交易、权力交易和腐败交易,否则监管部门不会长期对问题视而不见,村民们称。

热议三:村务不公开,旗政府、大路镇政府为什么不依法责令村务公开?

村民们为了依法书面获取公开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有关集体土地被征收的征地信息、补偿资金分配信息、安置费用和收支情况等相关村务公开信息。

2018年9月2日,二旦桥村村民贾某向二旦桥村村委主任邢某递交了《村务公开》申请书,直到现在也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和公开!

2018年11月24日,二旦桥村村民贾某又分别向大路镇书记杜国华、镇长闫飞邮寄了《责令村务公开申请书》,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和公开!

2019年3月5日,二旦桥村村民贾某向准格尔旗领导递交了《责令村务公开》申请书,直到现在没有任何答复和反馈!

2019年3月28日,二旦桥村村民贾某继续向大路镇纪检书记郝晓明递交了《责令村务公开》申请书,希望镇里面能够督促二旦桥村依法进行村务公开。但至今没有得到相关回应和公开!

权力岂可如此任性?!

有关部门如此种种的不作为更加引起村民们的深思、质疑和震惊!

热议四:政府信息依法公开为什么这么难,是利益还是腐败?

2018年9月26日,小不连沟社村民贾某向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递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请求公开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征地搬迁补偿等详细补偿明细。没有等到矿区中心的任何答复和反馈!

2018年11月24日,贾某依法向准格尔旗人民法院起诉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不公开《政府信息》违法,要求其限期依法公开《政府信息》。

2019年4月16日,准格尔旗人民法院((2018)内0622行初23号)依法判决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不公开政府信息的行为违法!要求其在判决书生效后15天内按申请给予贾某书面答复。

2019年5月22日,经过多次交涉后,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避重就轻,选择性出具了一份只有小不连沟社煤矿征地搬迁补偿总款数的信息,仅仅停留在对结果的公开上,没有贾某所申请的其他任何明细信息。

权力如此任性匪夷所思?!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的有关规定,土地征收、房屋征收过程中的房屋拆迁及其补偿、补助费用的发放、使用情况属于政府应当主动重点公开的内容,是必须要主动公开的信息。

但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在法院依法判决后仍然不公开。

据了解,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前身为准格尔旗矿区居民搬迁补偿办公室。具体负责监督、指导全旗范围内矿区居民搬迁补偿工作,以及制定全旗矿区居民搬迁规划,协调解决采区等引发的矛盾纠纷,实现矿区和谐稳定。

2017年11月,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原主任杜占荣(正科级)涉嫌贪污、受贿罪被立案侦查。2017年12月,该案由内蒙古达拉特旗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终结,移送公诉部门审查起诉。(来源: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

到目前为止,查询不到杜占荣(正科级)涉嫌贪污、受贿罪案件的后续进展和信息。

这起发端于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涉嫌贪污、受贿罪案,因涉面较广而引起了社会各方的高度关注,成为震动准格尔旗的大案。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理应积极回应村民们的关切和疑问,主动公开政府信息;有关部门也应及早关注、介入,防范涉煤矿征地搬迁补偿款的特大金融案件风险带来的严重影响和后果。

热议五:村民反映 “涉腐村官”,旗纪委监委怎么也变得无声无息?

据二旦桥村民们介绍,他们在2014年3月26日,就将一份含有42位村民签字的联名诉状(关于村委委员邢某无度挥霍公款,利用职务便利骗取利益等相关事宜的诉状),亲手交到准格尔旗纪委监委手里。

2019年8月27日,二旦桥村民贾某用EMS快递向准格尔旗纪委监委邮寄《关于邢某贪污国家征地补偿款,受贿、索贿一事的实名举报材料》,至今无反馈。

2019年7月9日,二旦桥村民贾某向准格尔旗纪委监委反映大路镇二旦桥村村务不公开、上级主管部门监管不到位的翔实情况及详细说明,希望得到查办和处理,至今无反馈。

2019年9月8日,二旦桥村民贾某用EMS快递向准格尔旗纪委监委邮寄《关于邢某占、邢某东涉黑涉恶、把持基层政权、贪污造假、侵吞集体财产的反映材料》,无反馈。

2019年9月8日,村民贾某用EMS快递向准格尔旗纪委监委举报中心邮寄《关于邢某占、邢某东涉黑涉恶、把持基层政权、贪污造假、侵吞集体财产的反映材料》,无反馈。

2020年4月19日,村民贾某用EMS快递向准格尔旗纪委监委举报中心邮寄《关于大路镇纪检书记郝小明、鲁元渎职、滥用职权、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实名举报材料》,无果。

据贾某治称,关于二旦桥村村主任邢某涉嫌违法违纪的详细材料,他专门向准格尔旗公安局扫黑办进行举报,后准格尔旗公安局将本案移送到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公安局。鄂尔多斯市公安局扫黑办在督查此案过程中,同样发现邢三占涉嫌行贿罪。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和伊金霍洛旗公安局两级公安机关经过多日、不分节假日,认真细致地调查、取证和落实,均发现邢某占涉嫌行贿罪。伊旗公安局扫黑办随向准格尔旗纪委发函请求彻查此事。鄂尔多斯市公安局扫黑办向鄂尔多斯市纪委发函请求就此事进行查办。但至今没有任何进展和结果。

试想,若一名基层村官涉嫌有违纪违规、贪污腐败等行为,只要上级党委政府及纪检监察部门要来查处,那还不是小菜一碟的事。除非有上一级或是再上一级主要领导的权力干预,那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了。

但是,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村民申请《村务公开》和《责令村务公开》至今已有900多天了,依然如石沉大海,无人问津!

准格尔旗法院判决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执行《政府信息公开》的判决至今已430多天了,依然没有公开!

面对小不连沟社1.1亿多的巨大征地补偿资金,所有的申请和诉求一直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答复和反馈!

媒体、村民和公众不仅要拷问,内蒙古准格尔旗究竟怎么了?

新华社记者报道称,前几年安徽淮北涉案1.5亿元的“巨贪村官”刘大伟窝案涉案人员19名,数名“保护伞”被查处。其中烈山区原区委书记刘亚、原区委副书记陈振江、原常务副区长董海波、烈山镇原党委书记任启飞等人,对刘大伟包庇袒护,收受贿赂、谋取私利,严重问题,对其作出开除党籍、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刘大伟落网后,烈山社区村民拉起横幅庆祝,全村10个村民组敲锣打鼓、放鞭炮燃烟花庆祝。

一名小小的村干部,竟然有如此大的贪腐胆子,竟如此令村民深痛绝之,这着实令人匪夷所思。其背后耐人寻味的原因值得深究。那么,是谁在纵容村官的巨贪行径呢?新华社的报道很能说明问题。

村务信息和政府信息不公开,群众的监督就是乏力的、不彻底的、走过场的,就必然会产生腐败。其伤害的是人民的利益,损害的是党和国家的威信。其实,即使村官落马,其对社会和村民造成的危害也不会短期解决。

几年前,安徽省合肥市一个村的村干部刘某寅借征地受贿960多万元。后来他被判处了无期徒刑,但案结而访未息。因为村民们的问题依然没有因为村官被查办而得到解决,村官腐败造成的遗留问题,仍在困扰着村民们,村民们的利益成了村官腐败的牺牲品。

《政府信息公开》、《村务公开》不能被任性的权力阻挡,“煤矿补偿款”背后的真相也不应成谜。

“治国凭圭臬,安邦靠准绳。”内蒙古准格外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政府信息》不公开、二旦桥村村务不公开,牵动着社会各界和村民们的心。人们既为村官的清白担忧,同时也为这一事件背后的重重谜团而困惑。政府信息和村务为什么不能公开?二旦桥村的煤矿补偿款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谁又该为不公开村务和政府信息而承担责任?一连串的问号需要解答,事件的真相也不容拖延!

政府信息和村务公开拖延了,但真相不能拖延,更不能缺席,也不应该迟到。有关部门必须对此进行彻查,及时将真相公之于众,还干部清白,给百姓明白。一旦发现问题,就要果断追责,依法严惩,这才是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

关于事件的进展,我们将予以持续关注。(王阳 常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