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问”砚山县红砖产业第三问:仅仅是监管不力,还是在纵容犯罪?

——砚山县红砖生产引发的犯罪行为演绎现代版“捉放曹”

云南省文山州统一治理私挖乱采行动以来,文件出台近两个月,但是砚山县的私挖乱采依然如火如荼,群众实名举报给了砚山县自然资源局国土执法大队长马X程,然而刚举报完,举报人还没有离开盗挖现场,就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爆打了一顿,导致软组织多处淤血,膝盖骨骨裂,最后不得不报警求助,才脱离魔掌。是谁?在这个时期还这么猖狂?违法犯罪被举报了还敢打人?是谁泄露了举报人的消息?泄密者和被举报人之间是什么关系?这算不算保护伞呢?

随着记者调查的深入,一个曾因役使“智障工人”而被多家媒体关注的企业“砚山县龙马页岩砖厂”浮出水面,该砖厂位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砚山县者腊乡革豆村,砚山县龙马页岩砖厂成立于2016年03月25日,注册地位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砚山县者腊乡革豆村,法定代表人为许兴璠(半年前因用智障工人被抓)。经营范围包括页岩砖生产销售。

“2019年11月27日,云南砚山县龙马页岩砖厂被关停,法定代表人许兴璠被警方带走。当年4月中旬,该砖厂的涉案外包工头侯光红已被警方带走。“不清楚关停是否和4月中旬这家砖厂使用智障工人有关,但应该也存在其他问题。”当地宣传部负责人28日告诉记者。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前报道的云南文山州砚山县龙马页岩砖厂使用智障人员上砖一事,有了最新进展。2019年11月29日21时50分,砚山县政府新闻办公开通报称,目前涉事砖厂已停产,包括砖厂负责人在内警方共抓获5人,其中解救的15人中有12人是智障人员,均已得妥善安置。”这个企业的老板不是被抓了吗?这才几个月的时间啊,怎么又出现在厂里?是他指挥人殴打的举报人吗?县政府公开通报人被抓了,真的被抓了吗?是构不成犯罪?还是为了应付媒体关注先抓后放?这个企业没有开采许可证怎么还能继续开采呢?这么多的疑问让人匪夷所思。

一、国家公职人员泄露举报人信息致举报人遭到毒打

涉嫌犯罪前脚被抓后脚就被放出来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而且放出来之后继续从事犯罪活动,实名举报人小李(化名)举报的是该砖厂无证盗采页岩矿行为,小李发现后就举报给了执法单位的负责人,结果举报电话刚刚挂断不久,就被人不分青红皂白在举报现场打了一顿,最终设法报警才得以脱身。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擅自进入国家规划矿区、对国民经济具有重要价值的矿区和他人矿区范围采矿,或者擅自开采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的行为。

二、多家企业的非法开采行为构成犯罪,国土执法部门明知事态严重却不移交

砚山县登记在册的红砖生产企业有33家,其中只有7家企业具有采矿资格,其余26家企业的开采都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的非法开采行为,这些企业的开采量都超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构成刑事犯罪的标准,砚山县的行政职能部门应该知道这么多家企业长期在从事犯罪行为,然而却没有一个职能部门出面制止这些犯罪行为,这些部门是不知道还是在渎职?这些部门的第一责任人有责任吗?

非法占用农用地并严重破坏,很难达到复耕条件,已构成严重犯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条的规定,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是指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耕地、林地等农用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数量较大,造成耕地、林地等农用地大量毁坏的行为。这些非法盗采的企业都构成了“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的犯罪标准,这些企业开采的土地基本上都是一般农田和林地,综合开采面积和数量都远远超过了构成刑事犯罪的标准,然而却长期无人问津,企业是利益驱使,砚山县的职能部门呢?究竟是单位管理疏忽还是有保护伞在保护?

砚山县自然资源局、生态环境局、应急管理局等部门对所辖事务的漠然令人吃惊,究竟是职能部门的管理水平问题还是地方政府的软弱无能?又或者是和这些非法开采、破坏生态环境的企业有利益输送?打击报复举报人,明知企业违法甚至构成犯罪却纵容其肆意妄为,甚至帮助非法企业对抗法律制裁,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坚信和违法犯罪者坑壑一气终会接受人民的审判。

党的十九大以来,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习近平强调,要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重整行装再出发,以永远在路上的执着把全面从严治党引向深入,开创全面从严治党新局面,并提出从6个方面深化标本兼治。“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坚决减存量、重点遏增量。”“要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严厉整治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砚山县对这些企业的非法行为将何去何从,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