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栾川县黑恶势力猖獗背后的保护伞

本网河南讯:近日,本网不断接到河南省栾川县群众读者来信反映:其一行七人结伴到河南省风景旅游胜地栾川县进行游玩,夜间在栾川县栾川乡遭到一伙不明身份黑恶暴徒分子袭击、殴打,被伤害长达30分钟,造成七人中石某毅、徐某颜、高某岗身体受到严重伤害。

事情发生后,栾川县栾川乡派出所辖区民警朱某军不能及时处理警情,纵容手下辅警和歹徒串通一起,包庇并向作案人员透露受伤人员个人信息,致使作案人员找到受伤人员家中进行威胁,逼迫受伤人员出院。

接到群众读者反映,本网迅速派出工作人员前往河南省栾川县进行调查了解。

栾川古称鸾州,因远古时期有形似凤凰的鸾鸟在此栖息而得名,位于河南省西部,素有“洛阳后花园”和“洛阳南大门”的美誉。

栾川乡地处栾川县城乡结合部,自然景色优美,拥有众多国家级景区,素以”五多”著称。名胜众多,道教圣地老君山;商相伊尹耕莘古地,太清宫、朝阳宫等文物古迹。经济发达,拥有河南省唯一的省级旅游产业集聚区,是洛阳旅游最佳选择。

在栾川县本网工作人员见到了当事人高某岗、石某毅、陈某阳、武某飞、李某良、王某超、徐某颜等群众读者,据当事人反映:

2020年5月24日,高某岗、石某毅、陈某阳、武某飞、李某良、王某超、徐某颜等七人结伴到栾川县旅游,当天中午在养子沟景区游玩,晚上吃了晚饭,到栾川乡凤凰天街的君乐汇KTV唱歌。

2020年5月25日凌晨1时左右,高某岗、石某毅、陈某阳、武某飞、李某良、王某超、徐某颜等七人在回酒店途中,有人提议到酒吧喝酒,走到凤凰天街F栋二楼楼梯口时,遭到两名暴徒阻拦并挑衅,随后从一个叫“微醺”的酒吧出来十几名暴徒无故对高某岗、石某毅、徐某颜进行推搡辱骂,并持走廊放的酒瓶对徐某颜、石朋毅、高某岗疯狂殴打,致使徐某颜和石某毅受伤倒地不起,打人暴徒逃跑,徐某颜和石某毅受伤严重。

微醺酒吧老板协助打人暴徒逃走时,高某岗上前阻拦又遭打人暴徒四人持木棍、椅子,拳脚围殴。先后围殴高某岗、石某毅、徐某颜长达半个小时(有视频监控),最后高某岗拼死抱住二人未让他们逃走。从开始就打110报警,长达半小时后警察才到现场,现场打人者大部分都逃走。

高某岗、石某毅、徐某颜三人在医院做了系统检查,石某毅鼻骨两处骨折,头上伤口累计7cm,脑震荡,身体多处划伤、挫伤,身上、头上、嘴上有不同长度伤口,撕裂伤,高某岗为了拦下打人暴徒被围殴拖拽,身体多处挫伤、淤青,脑震荡。

事情发生后,第二天上午10时许来了3名辅警给高某岗、石某毅、徐某颜做了讯问笔录。

辅警代表警方作完笔录后,掌握了受害人的家庭基本情况,第二天受害人家中就出现了不速之客,对受害人家人进行变相威胁,让受害人赶快出院;接着另一帮不速之客出现在受害人的医院,言语之间极为嚣张,也是一个意思“赶快出院。打人者如何知晓受害人详细地址的?看来栾川乡派出所要给出个解释了!

通过本网工作人员深入群众中调查发现栾川乡派出所存在如下问题:

1、处警不及时,受害人遭到巨大伤害

根据有关规定,110报警服务台在接到群众报警、求助后,应立即下达处警指令。 处警人员在接到处警指令后要做到快速反应。凡危及公民人身、财产安全的重 大、紧急报警、求助,在市区,必须5分钟内到达现场;在郊区,必须10分钟内到达现场。

但该在事件中,受害人报警后,栾川乡派出所距出事地点最近的警务室处相距只有1.4公里,并且是在城区,在受害人被殴打漫长的30分钟内,处警人员迟迟不能到达处警现场。  

2、出警人员为辅警,不具备执法资格

辅警作为由公安机关招录的在公安机关的指挥下和监督下从事警务辅助工作的人员,在不需要行政执法的前提下可以履行警务辅助工作。在该事件中,报案人报案已申明正在受到人身伤害,辅警到场后发现确实存在殴打、侵害他人身权利的违法情形,事态不能得到控制,需要进一步展开相关执法工作,急需具有执法资格的正式民警到场。

但随后,暴徒趁机逃之夭夭,受害人高某岗拼死拦下的两名暴徒也被辅警私自放走,并有证据证明暴徒和辅警十分熟悉,当晚被放回家睡觉,随后辅警谎称找不到人了,不认识,不排除包庇嫌犯的可能。

3、私放嫌犯,致使受害人无人负责

被高某岗拼死拦下的两名暴徒,未被辅警上报进行进一步控制醒酒,而是当着辅警的面扬言要杀死高某岗,叫他日后小心,气焰十分张狂。后有两名辅警将二人叫上警车窃窃私语,像是认识多年的朋友,并未进行讯问、调查。随后辅警将两名打人暴徒拉去医院,实际被一群社会上年轻人将两人接走,民警谎称对方去中医院治疗(后打听对方回家睡觉了,根本没到中医院)。后来,警方称打人者逃跑了,找不到了,可当时被高某岗拼死拦下的两名暴徒,无履行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为何放了,为何不采取强制措施?

4、违法透露受害人信息

在该伤人事件中,受害方和打人方并不认识,当辅警问完笔录后,就有不速之客到受害人家中变相威胁让出院,更有社会上被打击处理过多混子跑到病房打扰受害人,进行恐吓、威逼。。

5、本案办案民警朱某军不作为,其负责的片区有卖淫小姐进行非法勾当、打架斗殴暴徒无所顾忌

朱某军副所长是栾川乡派出所罗庄区片警,受害人被打就是在其片区下,案件由他负责,“微醺”酒吧也是在其片下管辖,酒吧外走廊是天街走廊安全通道,酒吧喝完的酒瓶就堆放在走廊上。当晚被打的伤就是对方拿酒瓶打的,间接提供了凶器,并且事发后酒吧还正常营业,是什么人提供了保护条件,酒吧违规营业,打人后正常营业,张狂至极。据凤凰天街商户反映:一团伙长期聚集在凤凰天街F栋微醺酒吧,以酒吧为据点无事生非、为非作歹、欺压别的商户,该条街商户敢怒不敢言。

朱某军管辖的片区下,“君乐汇”KTV存在大量陪吃陪喝陪玩的三陪小姐,走进KTV包间就有“服务员”问是否需要服务,每位标价“468元”加钱的话还可以带走提供“特殊服务”,在公众场合明目张胆提供非法色情服务!正常营业的没有人提供保护,KTV能正常营业吗?能生存吗?

其片区“凤凰天街”被标为市治安乱点,几乎每晚都有打架发生,朱警官身为片区责任警察,为何不加大力度整治,很多案件被其压下,很多受伤人员敢怒不敢言。

听完受害人的诉说,本网工作人员感到十分震惊!在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始至今,全国政法、公、检、法、司系统,无不纷纷展开行动,全国无数黑恶团伙被连根拔起,广大人民群众无不欢呼雀跃,拍手称快!依法扫除一批黑恶犯罪势力,治安问题得到有效遏制、涉黑涉恶治安乱点得到全面整治,重点行业、重点领域管理得到明显加强。黑恶势力“关系网”、“保护伞”得以清除,基层社会治安能力明显提升。

但在栾川县部分人民心中却没有感受到扫黑除恶带来的光明坦途,在阴暗的角落依然存在黑恶势力没有得到应有的清算,他们利用非法手段摄取财富,贿赂公安干警、辅警,充当其保护伞,颠倒黑白,欺压良善,左右司法公正,使前来旅游人员、栾川县部份人民生活在痛苦之中,影响了栾川旅游事业发展的大计。

一名隐藏在政法队伍中的败类,一个害群之马,在对“凤凰天街”恶势力分子进行着庇护。

近年以来,全国各地的纪监、公安机关都在深入组织开展涉黑涉恶腐败专项治理行动,聚焦黑恶势力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坚决打掉“保护伞”、冲破“保护网”。由于“保护伞”的存在,黑恶势力往往更为猖獗,更难扫除。

来栾旅游人员徐某颜、石朋毅、高某岗等人无故被殴打,必将引起人民的愤恨,暴徒必将被绳之以法,其背后的保护伞必将被党纪国法严惩。

黑恶不除,国无宁日!黑恶不除,民心难安!黑恶不除,誓不罢休!“路漫漫其修远兮”,清除“黑恶”任重道远。但正义必定战胜邪恶,栾川县人民必将迎来扫黑除恶的再次胜利!旅游胜地必将“笑纳八方客,礼迎四海宾”。但愿“栾川欢迎你”不是一句空谈!

对事情的发展,本网将继续进行关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