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一位转业军人的残酷经历

王子文,这个内蒙古赤峰市的转业军人,中共党员,多年来从部队到地方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环境如何改变,他始终不忘初心,始终牢记党的培养和教育,始终以一个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转业后被分配到赤峰市松ft区拆迁办工作。2003 年 12 月 29 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以《如此拆迁办》为题,对松ft区拆迁办主任徐永泰造假表骗取拆迁补偿款等犯罪事实进行了详细报道。王子文也成为公众焦点人物,从此踏上了反腐路!

王子文的事迹迅速引起了各大媒体的注意,新华社随即派记者到实地调查并采访了受害人和有关群众,在调查核实的基础上对采访内容及时、准确地进行了多次报道,引起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并对此作出重要批示。随后,新华每日电讯、半月谈、新华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凤凰卫视、读者文摘、解放日报、内蒙古日报、内蒙古北方经济报和其他省市报纸相继进行了报道。在当地掀起一场反腐风暴,有力打击了腐败分子的嚣张气焰,为维护公平正义,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做出了巨大贡献和牺牲,有力的维护了党的形象!在大是大非、关乎群众切身利益方面,始终与人民站在一起,也赢得当地群众的衷心拥护! 其英雄事迹曾经在国家的多家权威媒体连续报道,被授予全国反腐英雄,并受到时任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多年来,他一直很珍惜这份荣誉,严守党的纪律,自觉遵守国家的

法律法规,踏踏实实,诚诚恳恳做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吃组织的

宴请,也不吃老百姓的饭局,即使吃了父老乡亲的饭,王子文坚持的原则是王子文花钱或者把钱留下。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甘愿付出、遵纪守法、诚实待人的曾经英雄,近年来在项目洽谈中却遭遇到一系列的被骗, 多次在北京和赤峰保安无人管,因为反腐王子文得罪了太多了。只要是王子文得案子不会有人管的。更不可思议的、荒唐至极的是:在 2018 年 8 月份又以“诈骗罪”被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阿荣旗法院判处王子文政法委书记和高国潮等人缓刑!

一、如此心酸、艰难的反腐路:

可以说当时的赤峰市松ft区拆迁办已经到了腐败透顶,令人深恶痛绝的地步了。拆迁办主任徐永泰等人利用手中的权力编造假表骗取拆迁补偿款,以及徐永泰在拓宽 306 国道松ft区段中本应补偿三眼井乡 28 户群众 658 万余元,而实际给群众 280 多万元,其余 370 多万元不知去向的犯罪事实。并欺压单位职工,人们敢怒不敢言,一度出现打残、判刑、自杀、强奸等严重暴力犯罪行为,逼得有的家庭被迫离婚!看着徐永泰的一桩桩暴行,看着单位职工声泪俱下的哭诉,王子文挺身而出, 对着单位职工郑重的承诺:“只要有我王子文在,就要为你们排忧解难,撑腰办事”!徐永泰让单位职工非法集资的 100 多万元也被王子文追回还给职工,职工对此非常感激,从此也更鉴定了他反腐的决心!

在多次遭到殴打,顶着黑社会的恐吓,家人遭到安全威胁,爱人等人带着不满三岁的孩子东躲西藏的情况下,硬是将反腐进行下去。王子文的原妻子王丽洁哭着说,十多年前,子文刚反腐时,一家人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晚上恐吓电话打个不断,门窗和玻璃多次被砸坏。丈夫不在家自己连门都不敢出,她整夜整夜地失眠。为躲避打击报复,一家三

口人已东躲西藏地换租了 7 次房子,可自己的女儿已经 4 岁了却不敢往

幼儿园送。那时,丈夫为坚持正义把自己的钱都用在扶危济困和反腐上, 为此欠下了很多的债,一家人的生活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

如今十八年过去了,因为以前反腐欠下的外债,再加上这些年一次次的被骗,生活更是雪上加霜,居无定所,生活无着落,9 岁的儿子本该上三年级了,却没有正规的学校上,只好让他当老师的姨帮忙带着在二年级偷偷的听课,给孩子幼小的心灵无法愈合的创伤!孩子一有时间就去捡废品卖,帮助妈妈维持家庭生活!

二、漫漫反腐路,何处是归宿?

自 2003 年王子文的事迹在媒体报道后,由于得罪了一些人,他却不断地遭到打击和报复。2003 年 9 月 13 日,王子文因担心受到陷害, 被迫离开了单位。面对这些黑恶势力的威胁,他说“我也知道举报是有风险的,但我作为一名转业军人、一名共产党员,当我看到那些因拆迁而无家可归、那些被欺负敢怒又不敢言、那些被逼离婚的家庭时,我的心在颤抖!他们的行为在触碰我的良知和道德底线!如果我不站出来我就不配作为一名军人、一名共产党员,我就对不起党徽和军徽”!

由于没有了工作,没有了收入,为了生存他托亲朋好友,借高利贷, 凑上资金 103 万元,当注册资金,于 2013 年 7 月 22 日,在赤峰注册了

《赤峰鼎盛苗木种植有限公司》,法人王子文。然后在赤峰市敖汉旗购买林地,打算以公司带动农户的形式发展园林绿化产业、以改善环境、帮助农民就业为己任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可是,资金投入了,由于他反腐得罪一些人,苗木销售审批手续始终不能到位,给他造成很大的经济压力。加上之后的这些年被一些人坑蒙拐骗,给整个企业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处于十分艰难的境地!

2005 年 6 月 26 日《新华每日电讯》以《一个人的反腐究竟能够走

多远》为题,再次对王子文反腐事迹进行了报道。面对一次次的报复、一次次的打击、一次次的挫折、无数次的无奈,这位坚强的汉子始终坚信中国共产党,坚信真理!一次次的安慰老婆和孩子,一次次的把悲伤留给自己,又一次次的挺起男人的脊梁向着寻求真理的目标出发!

三、一份荒唐的判决书:

说起这个案子简直让人匪夷所思,不可思议。原本是一起正常的民间借款,由于出借人是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阿荣旗的政法委书记,硬是将正常的民间借款改变为刑事案件,最终却以诈骗罪判处王子文缓刑(判三缓四),还不允许上诉,一旦上诉就立即收回监狱。具体情况如下:

案件当事人王子文,男,汉族,1970 年 02 月 27 日出生,中共党员,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人。

陈菊英,女,锡伯族,籍贯辽宁瓦房店,1963 年 6 月出生于。2016 年 7 月至今任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阿荣旗旗委常委、阿荣旗政法委书记。

2017 年 11 月,王子文由于在运作《300MW 农业观光综合利用生态示范园光伏发电项目》中,因在前期的土地治理、勘查设计、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报告》、《项目申请报告》等诸多环节中投入了大量的财力物力, 出现了资金短缺状况,便通过朋友高国潮(安徽人,后经查实冒充总理表弟、北大金融研究所所长、联合国信息化副总干事等职务,承诺给王子文跑 300MW 光伏发电项目指标)、齐发展(安徽人,经常跟高国潮在一起),由于陈菊英已经和高国潮认识一年多,在高国潮的引荐下向陈菊英借款,高国潮让借 600 万的分红的大资金立完项目再说,先把这点小钱拿上(其中一部分高国潮要跑光伏发电项目好处费),王子文考虑到陈

菊英不可能有这么多钱,最终只向陈菊英借款 20 万元人民币(注:陈

菊英一直坚信高国潮就是总理表弟,高国潮承诺把陈菊英的儿子调到北京,借钱也是为了高国潮的面子)。并出具借条,借条未约定还款期限, 并承诺利息。当时口头约定还款期限为 20 天或一个月,利息看工程进展情况,进展顺利的话就多给一些利息。事后,一天晚上陈菊英给王子文打电话,让王子文和高国潮多说好话把她儿子调到北京。另外还有陈菊英的大旗长,因贪污被内蒙古纪委审查时陈菊英让我找高国超和中纪委找人把这期案子压下,陈菊英贪污额度很多,陈菊英因为没给他去办就对我耿耿于怀,这时高国超的老婆是老师,陈、高和他媳妇共同栽赃陷害,再加上我本人知道他的身份。高国超等人都慌了手脚,所以必须干掉我,王子文,先发制人恶毒反击是假的。后来陈菊英向王子文催要过欠款,一时还不上便跟陈菊英解释,一旦款到位就立即还她。

2018 年 4 月份在没有接到任何沟通通知的前提下,突然以诈骗犯被列为网上在逃人员,阿荣旗刑侦大队民警直接在北京王子文住处对其予

以抓捕,羁押在阿荣旗看守所,2018 年 5 月份该起案件因证据不足被检察院两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随后陈菊英利用职务影响召集公检法负责人紧急开会,搜集王子文的所谓证据。仅仅是一起普通的民间借款, 因为出借人为阿荣旗政法委书记陈菊英,就让该事件改变了性质,有意曲解为刑事犯罪,在个人利益面前以权谋私,绚私枉法,滥用手中的公权力来干涉正常民间借款。在 2017 年 11 月份至 2018 年 4 月份期间当事人也没有对该欠款存在不还心里,一直找王和高帮助说情,钱到马上还钱。在 2018 年 5 月份的时候当事人家属已经将该欠款全部偿还给陈菊英,但出县的收据上竟然是赃款,只是正常的民间借款为何改变了性质,且在偿还完欠款后,陈菊英答应不再追究,出具谅解书,可以取保

候审,且在收到欠款后陈菊英串通公安局,竟然让办案民警通知王子文

家属,在案子还处在补充侦查阶段竟然许诺对王子文判处缓刑,这种行为是置司法公平、公正于不顾。任何一个案子在没有经过法院审理情况下都不得判定行为人有无过错,而一个县级政法委书记一手遮天,在证据不足,当事人无罪的情况下公开许诺以缓刑处置当事人,为她之前荒唐的行为买单,枉法裁判。而且公安局副局长在陈菊英的授意下威胁王子文家属“如果敢采取措施,就要承担不利后果”!

在庭审过程中,法庭以诈骗审理的理由是:(1)认为王子文借款用于挥霍,实际这 20 万全部用在跟高国潮在一起跑项目的吃喝上;

(2)认定赤峰市敖汉旗有一个 100MW 的光伏电站不是王子文的,说是诈骗,实际王子文所说的光伏电站还在立项阶段,还没建,办案民警明明知道跟王子文没有任何关系,故意张冠李戴,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王子文头上。(3)庭审过程中只出示了陈菊英当时委派别人给王子文打款的凭条(证人并未到庭)。

回顾整个案子的过程,可以说高国潮在这起案件中起到了总导演的角色。后来公安机关也证实了高国潮并非总理的表弟,具体办案的警察也暗示此次王子文事件是被所谓的狐朋狗友(暗指高国潮)害惨了!

陈菊英之所以要把王子文往死里整,在很大程度上高国潮等人起到了很大的坏作用。具体原因:因为在 2017 年年初王子文认识了梁兆东

(自称原能源部副部长、总理北大的同学、一带一路中非合作委员会主任)、杨晶秘书长和总理非常好和总书记家非常好、周丽君(自称总理表妹、一带一路中非合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梁兆东和周丽君又把高国潮引荐给王子文,有高国潮负责光伏发电项目找有关部门审批。后来王子文对三人的身份产生了质疑,就不愿把这么大的项目交给他们来办

理,所以,他们三人就到处拉拢别人,制造矛盾,其目的是破坏整个光

伏发电项目,给整个项目带来重大的经济损失。陈菊英之所以逮捕王子文,也跟高国潮等人有关,也就是说高国潮利用陈菊英政法委书记的权利把王子文整倒了!其目的:(1)对光伏发电项目的报复,既然不找我办, 我也让你办不成;(2)由于高国潮等人身份被识破,害怕王子文打击他们,就利用借款没还的事情,他(她)们就串通一起,由陈菊英利用自己的权利,对王子文实施抓捕,才有了这起案件的前因后果!

办案民警向陈菊英汇报高国潮的真实身份并非总理表弟,也并非北大金融研究所所长等一系列虚假职务后,非常惊讶,但此时的陈菊英已经骑虎难下了。在证据不足,两次退回补充侦查的情况下,陈菊英硬是利用职务的影响,去指使相关部门和人员作伪证,采取强迫引诱等手段迫使王子文做出不符合实际案情的证据,办案警察并到赤峰强行王子文80 岁的老母亲按下指印,其行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陈菊英之所以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一是已经把王子文关押了四个多月,如果释放就意味着这是一起冤假错案,她本人和相关部门和人员要承担责任;二是怕王子文出来以后打击她这种行为,所以她就一直错下去,给王子文判处缓刑,不给翻身的机会,只要上诉就立即收回监狱。才有了这起荒唐的判决!

综上所述,陈菊英作为一名政法干部,完全丧失了政治意识和法律意识,其法制观念淡薄,权大于法,认为自己在当地能一手遮天。通过走访了解,陈菊英在当地的口碑也是众所周知,坏到极点!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依法治国,公正执法,纠正了一系列冤假错案,朗朗乾坤在昭示着中国社会重回真理与正道!而陈菊英等人的所作所为必将受到应有的惩罚!还当事人一份应有的清白,不再让呼伦贝

尔这片美丽的大草原受到污染,还阿荣旗一片洁净的天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法(2018)1 号文件明确指出:严格执行刑事法律和司法解释,坚决防止利用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坚持罪刑法定原则, 对企业家在生产、经营、融资活动中的创新创业行为,只要不违反刑事法律的规定,不得以犯罪论处。严格非法经营罪、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防止随意扩大适用。对于在合同签订、履行过程中产生的民事争议, 如无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符合犯罪构成的,不得作为刑事案件处理。严格区分企业家违法所得和合法财产,没有充分证据证明为违法所得的, 不得判决追缴或者责令退赔。严格区分企业家个人财产和企业法人财产,在处理企业犯罪时不得牵连企业家个人合法财产和家庭成员财产。陈菊英作为一名政法干部不会不知道这起码的法律常识,而是把个

人恩怨、个人利益凌驾于法律之上。其无知与荒唐的行为硬是把一个优秀企业家、一个深深爱着中国共产党的转业军人逼到了人生的绝境!对

整个 300MW 光伏发电项目的实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致使整个项目至今无法启动,对整个企业造成了无法挽回的重大损失!其行为不仅给王子文的人格和声誉造成极坏的影响,非法拘禁四个多月,对王子文的身体和精神造成极大的摧残!给王子文的人生道路和政治前途设置了重重障碍,也极大破坏了当地经济发展秩序和营商环境!

四、真诚总被无情伤:

这两年在运作光伏发电项目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假冒领导干部争相给承诺办事,如上面提到的高国潮、梁兆东、周丽君,而且梁兆东冒充总理北大的同学,十九大后能提拔副国级,人称“梁部长”。周丽君自称为总理的表妹。梁周二人以给王子文跑项目,找融资企业为名骗吃骗

喝,纠集一些所谓的部长、局长、美国的商务部长等等在首都大酒店吃

饭,梁兆东喝着茅台酒还说是假酒,葡萄酒还必须是高档的。光在首都大酒店吃饭就六次,一顿饭下来就消费 5 万元。有时候光喝 83 年茅台, 一顿饭最少喝两瓶,最多喝十瓶,喝不完的茅台酒都让梁兆东带走了, 价值简直无法估算。

梁周二人还以把王子文的光伏发电项目拿到中非一带一路去做,在尼日利亚建光伏发电站、开矿、建机场为名,居然行骗到尼日利亚,把尼日利亚的客人从遥远的非洲骗到北京的首都大酒店吃饭洽谈合作,让王子文买单,晚上下着大雨让出去买高档葡萄酒,一次消费就达到元。第二天又带着尼日利亚的客人到尼日利亚驻华大使馆参观,然后又带着客人飞到上海的C919 飞机厂考察,厂方居然还隆重的接待了他们。这些人如今还在行骗,严重损害了国家的形象。

此外,梁周二人还以把王子文的女儿调到北京上少年军校为名,要200 万的跑路费,结果把孩子带到北京了,上少年军校的事也没办成(其实原本就是一个骗局),等孩子再想回到赤峰上学,因为该升入的高中没去报道,学校不接收,导致孩子至今没有学可上,把孩子的前途完全给耽误了!不光是骗大人,就连孩子的前途都敢骗,给孩子的心灵造成严重的创伤,实属没有人性!

另外,还有一些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领导干部行骗的人员:

2016 年月,王子文通过高立峰(声称国防科工局领导)认识了马书红,男,黑龙江大庆人,冒充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中纪委监察 5 室主任

(自称总书记要提拔为贵州省委书记)。以承诺给王子文办事为名,让王子文花 10 万元(不包括运费)在大兴为他买木材运到石家庄,加上吃喝和送礼,总共骗走的有 70 万元左右。

2014 年,户籍赤峰的邵军在北京工作,自称“全国小康建设筹备委

员会”秘书长,据邵军说他和习近平总书记的老师共同担任习总书记未来十年的顾问。负责全国未来的养老、医疗、保健、住房等一百多项的发展规划。承诺为公司办事,索要好处,给公司造成很大的损失。

不久,经邵军介绍,认识了绍冒充国家林业局的李副局长(此人自称李继耐的大侄子),经过一年的时间才发现李某某和邵军两人都是骗子,同时有邵军介绍的冒充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和司长,在此期间请他们吃饭,吃饭的时候偷走了王子文的两万元钱。四人合谋骗取王子文的钱

(吃喝和其他费用)100 多万元

2016 年,在北京认识了郝伟光(自称中科院的博士,后经查实就是个骗子)许局长(后经查实,也是骗子)等人,承诺以为公司销售苗木为名,索要红包,骗财骗物,包括吃住、物品、现金累计共一百多万元当时给他们的钱都是借的高利贷,由于无法还款,债主已经在法院

起诉,并上门讨厌欠款,严重阻挠办公,公司实在无法经营下去了。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向郝博士和许局长要钱,而且许局长还说:你反复说我们拿了你的钱,那就请你带上律师和有力的证据,到北京来,当着我们领导和律师的面,只要能讲清楚,有证据,都好办。

当时他们去赤峰考察住酒店,给他们每人送现金有单位员工在现场。三星高档手机、苹果电脑等物品在北京郝博士和许局长的办公室送给他们的。

我想,许局长作为一个在位的老干部,为了钱,完全丧失了人格尊严,连最起码的道德都没有,悲哀!

一次次的被骗,已经让王子文倾家荡产,一家人四处流浪生活,为何一个受党教育多年的转业军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被骗子骗得如此下

场?如果苍天有眼,为何总是伤害这样一个饱经磨难、真诚善良的人

呢?这些人还能骗到什么时候才被绳之以法? 五、为正义他再次挺身而出:

面对这些社会的蛙虫,回想自己一次次的被骗,想想自己几个月牢狱之灾受到的迫害,看着老婆孩子无家可归的情景,不敢面对老婆孩子那充满渴望幸福安宁的眼神!尤其是妻子这几个月头发花白,落下一身病!看着年幼的孩子和头发花白的妻子,掀心的疼痛让他独自一人无数次流泪!想着这些人给社会带来的危害,至今这些人还在四处招摇撞骗。为伸张正义,打击腐败,让坑蒙拐骗不在危害社会和人民,也为自己蒙受不白之冤的痛苦煎熬和巨大经济损失,他别无选择,毅然再次挺身而出,向腐败行为、坑蒙拐骗和歪风邪气作坚决的斗争!我们坚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全面依法治国必将再次取得重大胜利!风更清、气更正、天更蓝!

六、历经磨难志更坚: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就是这样一位曾经的反腐英雄,在以前的反腐斗争中不顾个人安危,甚至把生命都交给了赤峰人民!在近几年的公司经营中遵纪守法,从不居功自傲,任劳任怨,吃喝婕赌一样不占!无论经济状况如何,每年都要拿出一部分做慈善事业,以回报社会!然而诚实和善良换来的是一次次的被骗,骗得他倾家荡产,家人四处流离!所遭受的一系列挫折、磨难和迫害始终没有击垮这条汉子。他没有辜负党的培养和教育,没有愧对那头顶的军徽和心中的党徽!他生为正义而来,必将为正义进行到底!

总之,王子文 18 年的漫漫反腐路,他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困难和压力,有太多的艰辛与坎坷,有太多催人泪下的故事,一路走来一路

泪水!这些只是王子文反腐中的一小部分,九牛一毛而已,还有很多的、

更大的典型案例,考虑到自身安全原因没敢去写。漫长的 18 年反腐可以写成一本书。北京很多的知名作家都要给王子文写书,但考虑到王子文的经济状况,暂时搁浅了。但愿他的经历能给人们以启迪!他把全部的心血甚至生命都奉献给了社会,社会应当给他一份关爱和理解,别让英雄再流泪!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推动依法治国, 高压反腐的今天,需要更多像王子文这样的英雄,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共同创造风清气正的法治环境。

联系人:

手机:13321126222

身份证号码:150404197002270015

2020 年 5 月 8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