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等县政府强拆过于“辣眼”被质疑: 你们能否像“卖米粉”一样讲诚信?

(本网讯广西的“桂林米粉”闻名遐迩,但是很多外省人可能不知道,如今在大江南北热卖的桂林米粉,很可能和桂林人没什么关系。在北上广深等城市街头,时常可以看到挂着“桂林米粉”招牌的店面,吸引着都市里的“吃货”。然而,这些“桂林米粉”大多并非原汁原味的桂林风味,其绝大部分不是桂林人开的,而是另一拨广西人——天等县的外出务工人员所开的。  

天等县隶属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这里的辣椒非常有名,有着“辣都”的美誉,“天等”壮语的意思为“石头耸立的地方”,其自然条件恶劣,是一个喀斯特地貌十分典型的大石山区。穷则思变,天等人“不等、不靠、不等天”,凭着自身自强自立的精神,实现了“困境突围”,打造出另类的“桂林米粉传奇”,天等人将之称为“米粉精神”。

位于天等县城附近的仕民村界屯,正是这些“不一样”的桂林米粉得以成功创业的一个缩影。天等镇仕民村界屯的村民们,能让普通米粉打造成品牌,靠的是吃苦耐劳和诚信经营。而近日发生的一件事,却改变了许多家庭的现状,以至于2020年5月11日后,许多在外创业或经营米粉的界屯人,不顾疫情争纷赶回老家,原因是他们在外做生意把“诚信”奉为圭臬,这俩字却在自己家乡遭遇到现实打脸。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让时光回溯到2007年,这一年,天等县人民政府向界屯村民小组征收137.25亩土地,用于大石山区的开发建设;界屯村民小组位于天等至龙茗二级公路左右两则,地理位置优越。

于是乎,因一地名为“龙角”的南国天池景区和项目建设用地,到了2014年8月,天等县人民政府再次征收654.8811亩集体土地。

在征收过程中,为得到界屯广大村民签字同意《征地协议书》,同时解决征地后失地农民生活困难等问题,县政府给出了一份承诺书:

1、给界屯村民办理长期失地低保,足额发放,不得以任何借口克扣或挪用;

2、给界屯村民小组预留宅基地面积52.3亩,划出180间,每间面积75平米,剩余土地预留做“三产用地”;

3、预留宅基地内的“三通一平”由县政府负责修建,于2016年12月30日前完成建设;

4、县政府负责给各农户办理建房的相关证书;

5、按成本价划给10亩土地,做为坟场预留地。

以上白纸黑字信誓旦旦的承诺,并加盖刻有国徽的大红公章,以红头文件的方式发给界屯,落款时间为2014年8月13日。殊不知,原本以为可以圆满划上句号承诺书,却被政府以各种各样的借口,至今都没有办到任何一点。

在村民眼中,那如金子般珍贵的“诚信”二字,被政府的有关部门视同草芥,犹如一张被刷爆的信用卡,随手被抛进了“失信”垃圾筒里。

之前政府承诺负责“修建道路”和“安装水电”,但过后却好似空中楼阁般,迟迟无法落地,导致村民们无法进料建房,只能以自己的修路方式进料搞基础、打地梁;渐渐地,村里有部分人已经建好了房子。

今年84岁农培棉阿婆,是村子中的特困户老人,因老房已经荡然无存,便搬入了该宅基地范围内建好的新屋……正当大伙热火朝天建设自己“安乐窝”的时候,一场毫无征兆的强拆风暴,突然向界屯袭来!

2020年5月11日,天等县政府由分管副县长带队,率领约600余人,分成几个方块,向县环城路的天等至龙茗二级公路地段,迅速包抄过来;现场还有5台挖掘机同步,对界屯宅基地进行强制拆建。

据部分村民回忆,当时的强拆过程,犹如香港片中的“警匪剧”,四周灰尘冲天,场地堪称一片混乱……从受访者提供当天视频上,更加的直观和“辣眼”:但见现场哀嚎的哭骂声此起彼伏。

一位村民被许多身穿黑色制服的人,团团包围在中间,警棍如雨点般朝他身上砸去;村中有男子则更加悲剧,直接被黑色制服的众人逼进地基土坑之中;

还有几位妇女,被黑衣男制服们用人墙隔开,其中有一位妇女被推倒在地上,全身抽搐不停,久久说不出话来……

在当务之急情况下,村民们为了维护自身权益屡屡吃尽苦头,有村民被政府工作人员推到在地,有人拳打脚踢不择手段打伤村民;六十多岁的赵永明,被群殴弄得头破血流缝了几针;

在事发当天,前文提到已建好新屋刚入住的农阿婆,儿子今年54岁,他因手腿行动不便躺在二楼多日,强拆当天,被直接冲进楼上的便衣以“莫须有”的理由,断定他“拿石块”袭警了,于是不听他解释便拖扯起床,现政府已对农阿婆居住地停电、停水,意在逼迫其离开新屋。

据统计,当天,天等县公安部门抓走30多名村民,这其中包括残疾人零克东在内,已被强制关押;还被拘留的包括赵永明大爷,老人之前还患有脑溢血病症,非常危险。

更让人无语的是,自征地至今,县政府属下单位如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天等镇政府、天等公路段、思源实验小学及房地产工程等,都顺利的建起。

而规划给百姓的宅基地,却遭到政府人为强拆,强拆范围土地内,还有二十多户贫困户,也是在被拆之内。

曾经代理多起起征地拆迁案件的律师,在接收采访时指出:虽然国家三令五申禁止强拆,明令禁止拆迁方进行违法强拆,但暴力拆迁行为在一些地方却并没有得到根除。

政府部门往往裹挟强拆等暴力征地现象,近年来在各地时有出现。切记一个关键点是,违法强拆需要问责违法官员,像上文所提到的天等县带队副县长,如违法强拆坐实,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针对本次天等县的“511”暴力强拆,该律师支招,剖析了违法强拆的套路。

总结起来大致有如下3点,值得界屯的群众对号入座:1、合法建筑认定为违建,以此为由进行非法强拆。2、以各种手段逼迫引诱签订补偿协议,以此为依据进行强拆。3、卑鄙偷拆,假借他人之名,委托拆迁公司,恶意拆迁后撤离装作不知情。    

据悉,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三十一条的规定,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在采访尾声,受访律师表示,当面临违法强拆时,被拆迁人要保持冷静,及时进行维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规定,违法强拆要赔偿拆迁户的损失。国家赋予我们遭遇违法强拆寻求救济的权利,这不仅能帮助我们获得合理补偿,更能对官员进行监督。    

回到本文开头,你会发现,天等老百姓推出的“桂林米粉”,创造过辉煌的业绩。在他们身上, 敢打、敢拼早已成为他们的代码,并且“诚信”的商业气息,也早已植入他们的骨髓。但是,如果当政府堕落到不能像“卖米粉”一样讲诚信时,这就意味着“官逼民反”。届时,敢打、敢拼恐怕会衍变成为另一种非商业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