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大安市舍力派出所所长李伟纵容他人强占土地一年多?!

“我要举报大安市舍力镇派出所所长李伟,因为他的玩忽职守、不作为,纵容舍力镇刘伟平、于海波、刘雪光等人,在连续15个月内多次非法侵入我公司(大安市吉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理人来建波)开发的学子家园工地,阻碍正常施工,导致工程建设进度缓慢,社会恶劣影响。现在,虽然他们对工地侵害已经停止,但学子家园1-4号楼盘受此影响全部滞销,致使我血本无归!到底谁能为我主持公道,为我挽回巨额损失?!”大安市舍力镇居民来建波义愤填膺地说,在他开发学子家园的过程中,多次施工受到阻碍,报案数次,派出所却坐视不管,造成了难以挽回的局面。

据他介绍,2017年5月,他在预计开发的学子家园地块内备料,为下一步施工做准备。这时,刘伟平、于海波、刘雪光纠集社会闲散人员李大伟、周老宝子(外号)、孙东子(外号,现住山东省)等七八人强行进入工地,围堵备料车,拔掉楼位线和标桩,在现场搞破坏。

“我在这个院子已经居住了近20年,近年才决定重新规划,建设学子家园小区,并且向有关部门提交材料,着手办理相关证明。在我决定备料时,开发需要具备的‘不动产权证’‘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开工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正在办理中。”来建波说,而他们却拿出了一份“废弃地承包合同”,该合同是2007年4月10日张喜良与新华村签的承包合同,在2011年5月2日转让给刘伟平、于海波,转让合同已详细说明地块位置(有转让合同证明),合同上面标注的地块位置与我公司开发的地块相邻(有位置图为证),但根本不是我公司开发的地块!我和他们理论,他们却说:“学子家园3号楼、4号楼的土地都是我们的,你开发商盖也是给我们盖的。”我说你们要多少钱,他们说:“你3号楼盖完都给我们。”

“2017年5月,和他们协商无果、劝阻无效后,我向舍力镇派出所所长李伟报了案。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派出所只简单询问了一下大概情况,未对刘伟平、于海波、刘雪光等人进行任何处理,更没有解决实际问题。”来建波说,“见报案之后没有人管,更助长了这伙人的嚣张气焰,他们把车压在工地多天,致使工程备料无法推进。紧接着,他们得寸进尺,竟然把我工地规划的3号楼的位置霸占了,还说这块地就是他们的!唉,我真是没地方说理了!”来建波无奈地说。

2017年8月27日,在大安市国土资源局举办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挂牌出让活动中,最终确定大安市吉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理人来建波)竞得编号为220882012011GB00019号宗地国有土地使用权挂牌出让的竞得人。宗地面积8045.47平方米。标注动工及竣工期限为2017年9月30日前-2019年9月30日前,并签订了成交确认书,附有地块范围图。

2017年9月22日,学子家园小区“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下发;2017年10月8日,“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下发;2017年11月2日,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不动产权证书”下发;2018年2月9日,开工许可证下发。同时,学子家园一期用地范围图、规划设计方案、选址图更明确了我开发用地的位置、面积等信息。“这些证件相继下发,我想,这回这伙无理取闹的人该撤了。可事情并没向我想象的方向发展,而是发生了一件更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儿。”来建波激动地说,在学子家园小区“不动产权证”下来不久,李伟居然召集舍力镇政府副书记任国辉、杨大勇副镇长、土地所副所长李兴旺、于海波和我到派出所的工作室开会。开会时,李伟一手拿着国家确权的学子家园的“不动产权证”、一手拿着那份张喜良的“废弃地承包合同”,说学子家园“不动产权证”不生效,只要有这份“废弃地承包合同”,就会让“不动产证”作废。李伟还就此事当场询问了李兴旺。李兴旺说,国土部门颁发的“不动产权证”是合法有效的。可李伟并未因此改变言行,而是让刘伟平、于海波又去拿来了一份与本地块无关的合同,说现在有两份合同了,能把“不动产权证”干废了。之后就散会了。

“会议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结束了,让人哭笑不得啊!”来建波表示,李伟这样在会议上公然表态,无非是对不法分子的极大怂恿。2017年11月12日,于海波、刘雪光、张(刘伟平内弟江西打工)、王忠福的儿子、刘东明等十来个人又来到学子家园工地内,带着测绘仪器进行非法测绘,用铁钎钉桩、用白灰画线,后又用车把进入工地的道路全部封堵,还把四轮车头及车斗开进工地挖的下水沟内(有照片和录像为证)。

来建波又向舍力镇派出所报了案,“可情形和之前一样,派出所并不予立案,也不给出处理意见,任由这伙人胡作非为。”来建波说,“后来我多次向大安市公安局反映此事,迫于上级的压力,12月12日-13日,舍力镇派出所才出面把车辆和标桩暂时清除。”

2018年2月9日,学子家园“商品房预售许可证”也下发了,表明小区可以预售了。“我以为这下就能消停了,可以放心地建设,争取销售大吉。可是,2018年4月23日,刘雪光等人又将一台农用四轮车开进3号楼工地,停放在那里,阻碍施工。我又向派出所报案,李伟和民警只是来看了看,还是不予立案。3号楼又一次停工。”来建波苦笑道,“2018年6月,在2号楼和4号楼之间盖物业房时,刘雪光又把一辆车牌号为吉G55731的灰色轿车开进工地,顶在搅拌机口前,阻碍施工。向派出所报案后,李伟只是来看看,也不予立案。车辆停放多天才开走。”

“2018年8月,我实在没办法了,工期不能再拖了,我决定3号楼开工。刚开始动工,刘伟平、刘雪光、刘伟学又来到工地,把3号楼的标桩位置线全部拔掉,又一次施工停止。这次我没有向舍力镇派出所报案,而是拨打110电话报警。刘伟平、刘雪光终于受到被拘留10天的处罚。从那以后,工地才恢复施工建设。”来建波说,“这就是事情的经过,从2017年5月到2018年8月的15个月期间,刘伟平、于海波、刘雪光等人强占土地、多次无故到工地阻挠施工的做法,严重影响了施工进度;还在社会散布言论,称土地是他们的。这样一来,全社会都认为学子家园小区土地所有权有争议,无人敢购买,导致我2000万元的投入血本无归,我真是欲哭无泪、投诉无门!”

目前,虽然小区早已建设完毕,但楼盘滞销对开发商来说简直就是致命打击。“我投入的资金分文不能回收,我快没有活路儿了!我的损失谁来负责,我的冤屈谁能主持公道?!”来建波气愤地说,我要把整个事件公诸于众,就想讨一个说法!我想问个究竟,是谁给李伟这么大的权利;我想追究到底,李伟这种行为应该承担什么后果!

来建波诉求如下:

追问李伟一宗罪:开个办公室会议就能确定国家确权的“不动产权证”无效,你的权利怎么那么大?你的眼中还有法律吗?

工地被刘伟平、于海波、刘雪光等人非法侵入过程中,我多次向舍力镇派出所报案,可所长李伟不但不立案、不作为,还召开了一次办公室会议,会上不但不听取土地所同志关于学子家园小区“不动产权证”有效的论证,相反地,用两个与学子家园开发地块无关的承包合同来否认国家确权的“不动产权证明”的有效性。试问,这是谁给你的权利?你的眼中还有法律吗?

追问李伟二宗罪:凭什么对不法侵害坐视不管?为什么多次报案却不予立案?这是不是在充当保护伞?!

我多次到派出所报案,可是都没人能替我解决问题,也不立案。刘伟平、于海波、刘雪光等人的非法行为一直在继续,他们为什么有恃无恐,这是不是李伟在充当他们的保护伞?!

追问李伟三宗罪:李伟不作为、派出所不为老百姓解决问题,导致不法分子变本加厉,造成的损失谁来负责?

李伟对非法行为的视而不见,助长了不法分子的嚣张气焰,让他们心安理得地继续不法行为,导致学子家园小区工地多次停工;他们散播的言论,导致楼盘销售无望,请问我的巨大损失由谁来负责?谁能替我主持公道啊!

“我将李伟等人行为曝光,就是要讨一个说法!我要让李伟得到应有的惩罚,要让刘伟平、于海波、刘雪光等不法分子受到严厉打击,要让他们向社会道歉,恢复学子家园小区的名誉,挽回我的巨大经济损失!我相信,天理昭昭,一定有我说理的地方!”来建波说,“如果还没有人能替我主持公道,我会一直追究下去,直至柳暗花明的那一天!”

来建波的诉求会不会得到回应?多久能得到回应?让我们拭目以待!我们将持续对此事进行跟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