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人:高戟,男,汉族,身份证号码:510525196410118397。

举报人:杨正德,男,汉族,身份证号码:510525194707100017。

被举报人:罗庆华,男,现任古蔺县公安局局长(副县长)。

举报事宜:

罗庆华身为古蔺县公安局局长(副县长),利用其手中的职权和影响力,在古蔺县工作期间公然违反中央八项规定,是出了名的酒鬼,长期沉迷于酒色,生活作风糜烂,乱搞男女关系,严重损害党和政府的光辉形象。

举报事实如下:

   乱搞男女关系,违反《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五十条、第一百五十一条

2017年9月的一天晚上10时左右,举报人高戟路过古蔺县商业银行门口,罗庆华住处的斜对面时,看见一男一女紧抱激吻。军人出身的举报人,同时也是其单位工作十多年的老员工,一眼就认出该男子是古蔺县公安局的局长罗庆华,举报人随即用手机拍下了二人亲密的一幕。

照片中罗庆华局长搂着该女子的腰部

罗庆华在古蔺县任职期间,长期沉浸在“灯红酒绿”之中,过着“香车美女,纸醉金迷,夜夜笙歌”的逍遥日子,其利用“古蔺县公安局局长、副县长”的身份和影响力与公安局年轻漂亮的女下属乱搞男女关系,整个公安局几百号干警早都知道这些“不是秘密的秘密”。罗庆华可是有家室的人!试问这样的局长还有精力为人民办正事吗?倚仗自己是局长,手握重权,任意胡作非为,过着“土皇帝”一般的生活,难道就因为党中央看不见,就可以放任自己欺男霸女,为所欲为?

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由于罗庆华的腐败作风,放任不作为,故而,古蔺县公安局在他的“领导”下,多名派出所所长充当“保护伞”,均在扫黑除恶运动纷纷落马。

   公车私用,侵吞国家和他人财产,公然违反《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配备使用管理办法》第二十六条第一、三、四、五款相关规定

公车改革后,古蔺县公安局政委宋涛,后勤保障室正副两主任及其他工作人员,组织所有驾驶员在老公安局后勤保障室会议室(共约10多人)开会,宋涛讲话时,称“罗县长可享受专车接送”。

曾有公安局某位老民警在公安局大院内拦下罗庆华所乘坐的公车丰田V8川E88300车,大发脾气“上班时间,醉酒醺醺,又要拿车补,还要霸占公车,给大家一个说法……”,后被某大队长劝说“大哥,算了,什么事情我都帮你协调、转弯,你要冷静……”才缓解了尴尬局面。

后勤保障室主任专门为罗庆华购买了一辆车牌号为川EA9576新车,由罗庆华长期单独使用,由专职驾驶员胡泊驾驶。

领导权力寻租,故意排拆退役军人、下岗职工

胡泊不属于退役军人、下岗职工且在高戟、邓益华、林秀华(退役军人、下岗职工),赵平、邱兴友(退役军人)的后面进入古蔺县公安局从事驾驶员工作。胡泊转工勤人员时,古蔺县公安局暗箱操作,不公开、不公示,有意背开所驾驶员,没有任何考录方式,这是一种领导权力寻租行为,利用职权为自己或他人谋取私利的腐败现象。与党中央一再强调的“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相违背;与“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相抵触。腐败将亡党亡国,必须根除。(高戟从未请过一次年休假,从未发生过一起交通安全事故,连续给两届分管刑侦副局长开车。)

基建费用不明,其中有何玄机

1、新修的古蔺县公安局,属高价、劣质装修,交付使用后不久就出现了问题,即而短时间内重复性翻修。2、后面的堡坎,为什么不公开竞标?实际费用为什么会远超预算几百万元?3、一根旗杆竟花费70万元?这是多年来古蔺流行洗钱的方式,多年来欺下媚上的为官之道。种种迹象,难免让人浮想联翩,其中到底有何猫腻?

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第三百一十三条

杨正德是一个70多岁的老人,当得知派出所把他的户籍中的夫妻关系篡改为“非亲属关系”、“离异”后,找派出所,要求查看、纠错,未果。便于2018年1月13日向公安局提起《政府政务公开申请书》,公安局未理。杨正德就行政不作为、乱作为将公安局起诉到法院,且请求政务公开。法庭上公安局代理人称:“肯定有依据的”,但又不拿出任何依据,庭审笔录为证,这种知法犯法,执法违法的恶劣行为该如何定性?

判决书(2018)川0525行初48号、(2018)川0525行初49号生效后,古蔺县公安局拒不执行生效判决。杨正德多次上访到政法委、监察委、检察院,且两次书面申请要求法院强制执行。古蔺县人民法院既不立案,也不执行,是因为罗庆华是联系法院工作的领导,同时扶建华是法院副院长(分管执行局),为其充当保护伞,还有扶建华曾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没有送达任何一个法律文书就闭门制造假案迫害杨正德(收到一个判决书)的法官,案号为(2005)古蔺民初字994号,后经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泸民再字59号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2017年6月27日上午高戟同刑警大队出差,下午公安局政委宋涛、政工主任陈维无故的停止了李冰、邓益华、陈蔺伟、赵平、高戟5人工作。事后不解释、不安排工作,不作出任何处理,至2017年8月7日才炮制出“萝卜政策”用末位淘汰制淘汰老员工。

发生劳动纠纷后,经查古蔺县公安局违反了法律的相关规定:1、不给劳动者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不缴纳2004年3月至2009年5月的医疗保险,3、不购买失业保险,4、不购买住房公积金,5、不发放年休未休加班工资,6、与胡泊同工不同酬,7、支付劳动者工资低于国家规定的最低工资标准等违法。

举报人依法维权,将古蔺县公安局起诉至法院,一审判决下达后,还未生效,古蔺县公安局就非法解聘高戟,且无分文补偿,由于未买失业保险,故高戟无法享受国家规定的失业待遇。连法院判决给高戟的1.1万元钱也一直不予支付。

2019年4月4日,2019年7月21日高戟、杨正德两次将罗庆华的种种恶行实名举报到四川省纪委、泸州市委组织部、泸州市公安局。直到现在,罗庆华仍是公安局局长、人民政府副县长。

综上所述,罗庆华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人民警察,背离初心使命,理想信念丧失,宗旨意识淡漠,毫无法纪观念,严重违反党的纪律,违反国家法律规定,涉嫌违法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举报人冒着巨大风险,把所了解到的事实公布出来,希望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并及时处理,清除党内蛀虫和败类,化解社会矛盾,还百姓一个干净纯洁的生活环境!“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