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案件同命运

在网上看到一则关于鹤北法官徇私枉法、胡作非为的信息。说的是,在一起看似简单到不能在简单的民事案件中,鹤北法院的张会泉法官把市场价本该10万元的司法鉴定费用膨化到了54万元,凭空放大了五倍不说,硬生生拖了三年不给审结,目地就是拿着原告天价的鉴定费,又硬逼着原告对豆腐渣工程付工程款。张大法官的利欲熏心、丧心病狂着实令世人震惊。

在张会泉法官审理的案件中,无视原告委托的鉴定机构做出的司法鉴定结论,强迫原告付不合格、不能使用的工程款项给被告,强迫原告承担二次鉴定,强烈拒绝申请人与鉴定机构就费用、方式、期限等事项签订委托司法鉴定协议,无视《黑龙江省司法鉴定管理办法》之规定,滥用司法权利

用一张又一张的法院催款通知书,强迫原告方交上了54万元的天价鉴定费并放出话来:“不管啥样,干了活儿就得给钱!”,生生的一副黑社会嘴脸!就这样,原告在拖了三年、根本不知道到底要交多少鉴定费用的情况下,只得一次又一次稀里糊涂又敢怒不敢言一分不少交上了张会泉法官的54万元天价鉴定费,一步又一步地走进了张会泉法官明火执仗给挖好的深坑。

这让人又想起了2018年9月在网上看到的另一篇关于鹤北法官辜献明法官与原告合谋“巧取”被告资产的报道,辜献明法官自己在办公室就能炮制出调解书,跑到被告家里蒙骗被告人在调解书上签字,不签字就不给解封扣押的财产。指定的评估机构莫名其妙地评估了三次,屡次都是恶意奢侈执行标的物的价值,硬生生地把本金不足两百万的民间借款放大成市值近2000万的资产轻松纳入原告囊中。同样又是捏造事实颠倒黑白,又是专横跋扈一手遮天。

回顾这两次同样出自鹤北法院的案件,我们不禁为张会泉、辜献明法官徇私枉法、操纵司法鉴定评估机构、巧取豪夺的“神通广大”行径所唏嘘不已,不愧师出同门,横征暴敛无法无天居然相差不二!鹤北法院就是法外之地吗?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依法治国方略就管不到鹤北法院吗?黑龙江省委切实改善营商环境的决策部署到了鹤北法院就是一句空话吗?民营企业家们心系东北老工业基地,从心底喊出的那句“投资要过山海关”的赤子忠言到了鹤北法院就要被踩在脚下碾个粉碎吗?请问鹤北法院的张会泉法官到底是谁给了你们为所欲为践踏法律的权力!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