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2015年2月17日凌晨3点,死者于习建晁、宋国栋、郭长鑫等在靖远县意大利风情街明臣烧烤店吃烧烤,宋国栋于邻居腾房刚发生口角,随即腾房刚又纠集王刚、苏进柱等四个人,持三把刀对宋国栋进行厮打,死者上前拦劝,4时24分110接警,4时36分出警完毕,并对在场的群众说:“等天亮继续勘查现场”(在这期间不见死者),在当天晚上,四点多烧烤店营业时,在烧烤店杂货夹道处发现被杂物和塑料布盖住的死者的尸体,连捅五刀刀刀致命,地上留有血迹。

二、律师意见

1、疑点:本案受害人王刚(更名前为王可顺)被何人、何时、何地、何凶器伤害致死需应查明

甘肃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检验鉴定意见书(甘)公(刑)鉴(法物证)字【2015】053号报告中,经过现场提取血迹DNA鉴定及凶器血迹鉴定后,凶器上的血迹支持为宋国栋,而没有王刚:只有死亡现场血迹为王刚。这与询问笔录中苏进柱戳宋国栋相符,凶器辨认也只有王刚和苏进柱辨认。本案中凶器只有一把,那么杀王刚的凶器呢?如果王刚是本案凶器所杀,为何没有DNA鉴定支持呢?这是本案定罪之关键,理应查明。

2、本案发现尸体现场是否为第一现场,不明确。

a、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在烧烤店内打架,而死亡人在杂物间在打架现场公安没有提取到血迹,这与公安认定受害人被苏进柱所杀不是特别充分,公安认定王刚被苏进柱所害,从死者及法医鉴定来看理应王刚的血迹在打架现场最多,而为何打架现场只有宋国柱的血迹,没有受害人王刚的血迹?

b、血迹鉴定只有在死亡现场有受害者的血迹。受害者是如何到杂物间的?因受害者是外伤,被刀所伤,而打架是在烧烤摊,为何烧烤摊没有受害者血迹?这些疑点不排除其他情况的存在。

c、询问笔录中很少提及到打架现场有人看到王刚被害,并且是王刚跑掉的可能性比较大,宋国柱等三人是在打架后最后离开烧烤摊的,也未发现王刚,后其三人到马路对面的。王强在行凶后让腾彦刚去现场查看无人后离开。出警人员出警后在现场也未发现任何人员。从受害人的伤情看其不可能自己走到杂物间,即使能走到杂物间,肯定沿途有血迹痕迹所留,为何没有?并且在夜深人静的情况下一点呻吟都没有?这与常理不符。

三、公安从接警到发现死者为何没继续落实本案的案发全部人员?

发案时报警人马军于2015年02月17日03时58分49秒打110报警,接警是2015年02月17日04时07分10秒,处警反馈时间2015年02月17日04时48分28秒。2015年02月17日08时02分宋国栋报案——靖公(刑)受案子【2015】143,公安的记录有矛盾。而报案人于京臣发现死体是在2015年2月17日17时02分。这其中12个多小时,公安做了什么工作理应有个说明。如果公安工作到位及时发现受害者,是否可以挽回一条生命?并且本案疑点重重,为何能轻易定案?

四、席建晁为何隐瞒事实?

本案中席建晁将受害人王刚从家中约出,为何当第一次公安询问时隐瞒案件发生时和王刚在一起的事实?在去医院的这一段时间其在干啥?为何其不打问也不告诉受害人家属王刚的下落?既然公安部门定性为打架斗殴,为何不将席建晁等人详细询问,并调查席建晁在案发前后的行动及通话记录?并且在公安询问其他二人时,对打架后王刚的失联是及其的一致。席建晁家庭和受害人家庭曾经有过过节,公安应该查清。

五、本案起诉罪值得商榷。按照部分犯罪共同说,本案加害人是备刀,多次作案,并且是有案在身,为何同一案件中,只有一人是故意伤害(致死)罪,而其余是打架斗殴罪?并且本案是故意伤害还是故意杀人,请相关部门慎查。

六、有人换门为何?

本案作案后,有人更换铁门,这虽然对本案不重要,但也须查明。

七、如本案刑事不能查明,那么受害人家属的民事赔偿有谁来承担?难道一个鲜活的生命就白白消失,受害人家属永远生活在痛苦中。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杀害!而且此案在当地影响甚大,引起众怒,我国是法治国家,依法治国是我们的理念,已深入人心,“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何况此案疑点重重(律师意见已经说明),请当地承办案件的有关部门给予高度的重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最后请给被害家属一个合法的解释和处理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