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请求浠水县政府赔偿强行拆除我家私有房屋财产损失的诉求

浠水县委黄强胤书记:您好!

我叫汪兰,身份证号:420203196301052564,家住浠水县清泉镇宪司坳街128号,1957年开始,我外公外婆就居住在这里,2012年因主梁断裂申请危房鉴定后改建,维修扩建共花去39.9万元,另空地打了两层的地脚梁,只做了一层厨房厕所。2014年10月又投入21.7万元进行装修成养生馆,2000年办理房产证。我家房屋一楼建筑面积120平方,二楼建筑面积80平方,共建筑面积200平方,房产证编号:(我的房产证被宪司坳社区领导和县拆迁办领导强行扣押,至今未还我本人)。房屋用途是开的养生馆,有营业执照,并有十几名工作人员长期在我家二层房屋工作。这次县政府强行拆迁我的房屋,令人发指!

一是程序违法:我的房屋被强拆之前,我从未收到浠水县政府及相关单位的拆迁通知和函示,也没有接到任何电话通知。宪司坳社区王电书记说“拆迁是政府行为,是拆迁队拆的,我们不知道,也管不着!”2018年9月,我在上海住院做手术期间,在我本人没有签约、没有到场的情况下,强行拆除了我房屋后半部分的两层八间的房屋。2019年3月又未通知我到场的情况下,又暴力拆除了我房屋前半部分的两层四间的房屋,整个房屋拆除后都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与我签订任何协议和合同。

二是我从来没有委托或书面委托我的发小雷平同学代为我签任何协议和合同,宪司坳社区王电书记和鲁桂红从雷平手中骗去的我家房产证应归还我,社区骗雷平代为签字的所有协议、合同都是无效的!都是不合法的!

三是三次政府所谓确定的赔偿我房屋的赔偿款与实际差别太大。房屋拆除后第一次通知赔偿款294301元,第二次确定赔偿款594114元,第三次确定赔偿款744046元,三次我都没有签字,并且至今我都没有拿到1分钱的赔偿款。

四是请求县领导公平、公正赔偿我家被强拆房屋200平方(楼上80平方,楼下120平方),按营业场所7516元/平方赔偿我1503200元,赔偿我家装修费20万,赔偿签约奖励3万元,附属物赔偿10万元,搬家补助2000元,二位老人保障补助1万元,停产停业补偿200X7516X%=75160元,金银手饰等细软20万元。合计人民币:2090360元。要求补偿我130平方的地皮,以便我和家人安家乐业。

五是可选择房屋产权调换。请求县政府依法拆迁,解决我房屋产权调换的意愿。国务院法制办、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负责人解读《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中规定,为了保障房屋被征收群众的利益,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不得低于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市场价格包含了土地使用权的价值,不低于市场价格就可以保证被征收人所得补偿在市场上能买到区位、面积、用途、结构相当的房屋。必须充分尊重被拆迁人选择产权调换、货币补偿等方面的意愿。还我120平方米的二层楼房屋并附有不动产证。

我认为我应该服从“一河二岸”建设的需要,但是这种野蛮拆迁是不符合法律程序的,严重侵犯了我的人身和财产权利,而且对我的房屋赔偿损失价格浠水县政府并没有按照国家规定和实际情况执行,同时对我家的赔偿价位比同街人同类房屋的价格偏低,且不通知我到场签字认可,就强行暴力拆除我的房屋算什么行为呢?是强盗逻辑?!是土匪行为!

争议部分的说明:

一、面积:1、经营面积部分算少了,不符合事实。我家两层楼一共200个平方都是经营场所,只给我算50个平方的营业场所,且整体面积赔偿价格偏低。

2、二楼用于经营面积80平方,装修都吊了顶,最高处程高是7米3,县政府算成是阁楼,这是不合理的。我大门口广告牌有2米3高,大门头二楼的墙实际程高是2.6米,最后面二楼的墙有2.6米,整个二楼的程高数是达到了国家规定的。

二、整体装修价格都算低了,我2014年楼上和楼下装修共花了21.7万多。

三、附属物很多都没有登记,没有计算。没有按1:1.3进行赔偿。

四、公摊面积10平方也没有计算,地皮130平方,政府也没有还地皮的方案,后面隔壁阮家的是空场地,整个墙体都是我的,公摊面积应该算我的。

五、整体房价都算的偏低了,宪司坳片区3002元/平方,我家没有给这么多,房屋是2013年才做的,是钢筋水泥结构的,两层楼的地基都没有算。

六、跟对面废品站比较,该户没有营业执照,没有装修,却给了他50元/m2的装修费。该户没有任何附属物,却给了3740元的补偿费。房产证是综合用房,给他算的是7516元/m2,给该户的补偿各项都比我高,我跟该户门对门,同样的地方,两种对待,不公平。

七、去年9月我在上海住院做手术期间,在我本人没有到面签字的情况下,我房屋的后半部分的两层八间楼的房屋都被强行拆了,当时我不知道,今年3月22日中午一点多钟,有人看见挖机向我家开过去,立即打电话告诉我,我马上给宪司坳社区王电书记打电话,希望他出面制止,他回复说:“我现在还在家里,没有人通知我要拆房子的事,我不知道,你不要找我,找我没有用”等等,我又立即给包保人城投公司的副总樊华兵打电话,他也说他管不了,叫我去走法律程序。请问我的包保人和社区负责人都是我的父母官,他们都说管不了,那我应该找谁呢?政府这样的强拆行为属于什么性质的呢?

八、我的营业执照是我女儿汪鑫的名字办理的,当时她负责管理我店里的业务,拆迁组的人说,营业执照不是我的名字,所以不能算是营业场所,我说,如果我的门面租给你开店,你开店营业执照会用我的名字吗?那这还算是营业场所吗?这是典型的强盗逻辑!

九、我多次找包保单位、浠水县城投公司,也报了信访部门和拆迁指挥部,都没有解决我的问题,只好向上级政府申诉了。

希望黄书记予以重视,并详细了解,予以解决为感!

致以崇高的敬礼!

申诉人:汪兰

电话:13818660105

2019年10月1日

一、附属物:

1、大门头带灯箱广告牌1付(尺寸:             );

2、大门口卷闸门带侧门1付(尺寸:             );

3、电表箱1套;

4、水泥池3个(前面小房间有一个没有登记);

5、坐式抽水马桶1套;

6、男式挂壁式便池1套(蹲便、大便器和冲水器一套);

7、拖把池2套;

8、不锈钢楼梯扶手2套;

9、阳台雨箱2个;

10、大门口水泥台阶;

11、后面两侧的水泥沟面1.5X2m;

12、厨房无烟灶台1组;

13、现浇地基梁30m2;

14、化粪池1个;

15、涵管(前后、地下、楼上、楼下       米);

16、阳台不锈钢围栏      米;

17、不锈钢晒衣架      米。

二、公摊面积:

1、大门口屋檐滴水为界;

2、房屋各面共墙各菲部分;

3、隔壁从阮家开始后面的墙都是属于我家的,他们那边是空场。

三、办公用品:

1、收银台:1600元;

2、高背靠椅9张(其中六张是我奶奶的嫁妆,是清朝时期龙凤雕花实木椅,当时有好几个朋友出价几万块要买去做收藏,我都没有给)。

3、小背靠椅2张;

4、三人沙发1套;

5、两人沙发1套;

6、大茶几1套;

7、小茶几1套;

8、办公桌2张;

9、货架2套。

四、家具、家电及细软:

1、大衣柜2套(楼上库房、楼下);

2、小衣柜2套(二楼);

3、组合电视柜1套;

4、组合床1套;

5、床头柜2个;

6、席梦思1个;

7、实木铺板3付;

8、床架2付;

9、条桌1张;

10、四房餐桌1张;

11、电视机1台;

12、电视接收器(锅)1套;

13、双门冰箱1台;

14、洗衣机1台;

15、煤气灶1套;

16、大号煤气瓶1个;

17、排风扇2个(卫生间、厨房);

18、电压力锅1个;

19、电饭煲1个;

20、锅碗瓢盆等数件;

21、油、盐、酱、醋、茶等数件;

22、厨房不锈钢水槽1套;

23、电热水器1套;

24、厨房三层置物架1个;

25、双门杂品柜1个;

26、卫生间不锈钢置物架2套(带卫生纸筒);

27、带梳妆镜组合洗面盆2套(卫生间、2楼美容室);

28、带吹风机的浴霸1套;

29、卫生间各项洗漱、护肤、洁衣、洁物等用品数件;

30、床上用品被子、毛毯、床单、枕头等数件;

31、麻将沙发垫、竹席子等数件。

32、立式电风扇4个;

33、手提式电风扇4个。

五、细软:

1、金耳环1对、金项链1条、金戒指1枚;

2、和田玉项链1条、和田玉手镯1个;

3、水晶石手链、红宝石手链、碧玺手链、碧玺项链等

4、从国外带回来的各种手饰、饰品等数件。

5、各种发票、帐本等

(光细软部分损失折合人民币约二十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