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市吴中区丽丰购物广场盛宴二期内装饰工程没有施工手续

根据《建筑工程施工许可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各类房屋建筑及其附属设施的建造、装修装饰和与其配套的线路、管道、设备的安装,以及城镇市政基础设施工程的施工,建设单位在开工前应当依照本办法的规定,向工程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住房城乡建设主管部门申请领取施工许可证。没有施工许可证不得施工。

《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管理暂行办法》第十条建筑施工单位按下列标准预存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工程合同价款在100(不含100万)万元以下的,按工程合同价款的5%预存;工程合同价款在100万以上至200万元的(含100万元),按工程合同价款的4%预存;工程合同价款在200万元至500(含200万)万元的,按工程合同价款的3%预存;工程合同价款在500万元以上的(含500万),按工程合同价款的2%预存。

然而在“苏州市吴中区丽丰购物广场盛宴二期”内装饰项目中,施工承包企业既没有办理施工许可也没有缴纳农民工工资保证金,把工程项目分包给直接施工的班组,还让施工的班组垫付材料款和民工生活费,等工程完工之后甲方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被坑害的施工班组既没有拿到农民工工资也没有要回垫资的费用。

2019年5月18日家住河北省的毛运波作为乙方,分别与甲方北京美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谈文化”),和甲方苏州盛宴渔港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苏州市吴中区丽丰购物广场盛宴二期”内装施工合同,约定乙方根据甲方设计图纸进行项目施工,于2019年6月25日前完工,施工材料由劳务方垫付购买,项目价款共计245万元。当时约定:第一批付款125万元于2019年6月30日付清。第二批付款40万元于2019年7月30日付清。第三批付款40万元于2019年8月30日付清。第四批付款40万元于2019年9月30日付清。2019年5月18日,美谈文化代表刘莹签署《工程预算》单,确认(合同1)的工程总价为24.5078万元。2019年7月20日,刘莹与李立刚签署《装修工程增项单》,确认(合同1)的增项工程款为20万元。

协议签订完他们开始组织材料施工,并在2019年6月25日前毛运波依约完成了施工,7月5日只收到美谈支付的5万元,其他款项一分没给,但此时美谈文化告知毛运波,因(合同1)的工程项目方实际为盛宴(苏州盛宴渔港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美谈文化已与盛宴协商一致,决定(合同1)工程价款中的200万元由盛宴代为支付,剩余60万元仍按(合同1)约定执行。按照美谈公司要求毛运波与盛宴补签一份施工合同,重新约定200万元工程款的支付方式。但是时至今日美谈公司杳无音讯,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所有款项包括农民工工资化作乌有。

2019年6月29日,毛运波为了按时收到(合同1)约定的工程材料款,被迫按美谈公司要求与盛宴补签了一份《苏州市吴中区丽丰购物广场盛宴二期工程内装施工合同》(以下简称“合同2”),合同约定盛宴将位于苏州市吴中区“丽丰购物广场盛宴二期工程项目”委托给毛运波全权施工,施工材料由毛运波垫付购买,工程价款共计200万元,分六次支付。第一批材料款和民工生活费10万元于2019年6月29日付清。第二批材料和民工生活费款10万元于2019年7月5日付清。第三批付材料和民工生活费款10万元于2019年7月6日付清。第四批付材料和民工生活费款10万元于2019年7月12日付清。第五批付材料款和农民工工资款120万元于2019年7月21日付清。第六批付尾款款40万元于2019年10月30日付清。

(合同2)签订当日,毛运波即收到盛宴转账支付的工程款合计10万元。2019年7月21日,收到盛宴现金支付的工程款16万元。2019年7月22日,收到盛宴转账支付的工程款104万元。截至此日,总计收到盛宴支付的材料款和民工生活费共计130万元,剩余农民工工资款70万元在江苏省领导的关注下,吴中区劳动监察大队从业主方“江苏中润商业发展有限公司”处追回511400元,剩余188600元至今无果。美谈欠他们农民工工资及综合费用共60万元。

他们找到苏州市吴中区住建局,住建局不但没有去追查承接项目的总承包手续是否合法,反而要查他们这些施工人员的流水账。众所周知所有的施工项目是需要开工条件和开工许可的,总承包方如果没有办理开工许可即视为项目不合法,监管部门应依法责令其整改和办理开工手续,其中没有劳务保证金更不允许颁发施工许可证,然而在这么多职能部门的监管下,这样一个什么手续都没有的装修项目竟然堂而皇之的施工完毕并投入使用了,监管部门作为了吗?

马上就要过年了,他们的家人需要生活费,他们的孩子需要学费,这帮外地的农民工在苏州市的大街上四处求救,却找不到能为他们做主的人,他们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党中央国务院多次出台文件,要求出重拳下狠手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并要求在年底前“清零”,谁能为他们做主?本来是很简单的事情,涉事企业在开工前根本没有办理“开工许可”文件,也没有缴纳农民工劳务保证金,是谁允许他们开工的?作为政府的职能部门没有监管责任吗?承包方联系不上业主方还在啊!业主方是最终的受益者,为什么不能承担农民工工资呢?这些企业的社会责任和法律责任真的没有哪个部门能管理吗?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要求,严厉查处拖欠工资行为。加强工资支付监察执法,扩大日常巡视检查和书面材料审查覆盖范围,推进劳动保障监察举报投诉案件省级联动处理机制建设,加大拖欠农民工工资举报投诉受理和案件查处力度。完善多部门联合治理机制,深入开展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专项检查。完善劳动保障监察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机制,健全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间信息共享、案情通报、案件移送等制度,推动完善人民检察院立案监督和人民法院及时财产保全等制度。对恶意欠薪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切实发挥刑法对打击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行为。

然而“苏州市吴中区丽丰购物广场盛宴二期”内装饰项目出现了两个分包商,北京美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苏州盛宴渔港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并且两个公司都不支付农民工工资,更不要说垫付的材料费用,作为政府的职能部门为什么不依法依规查处这些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公司呢?难道真的让这些农民工两手空空回家过年吗?我们将持续关注这些为苏州的城市发展付出过血汗的农民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