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在外地搞装修的毛运波是千千万万农民工的其中一个,他从自己在工地上一砖一瓦做起,一直做了十几年,在做装修的过程中结识各个工序的技术能手,这些技术水平好点的人结合在一起,经常在工地分工合作配合默契,由于各工种的操作技术性强,他们轻易不换合作伙伴,久而久之形成了一个比较固定的小团队,在各类室内装修工程中承包劳务施工,许多工程商也愿意让他们打包施工,包括部分材料的采购,总包方都愿意打包交给他们,然而在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的一个装修工地上,总包方让他们自己垫资施工,并购买材料,还签订了合同,就因为这样一个项目,让他们辛辛苦苦流血流汗积攒了十几年的辛苦钱打了水漂,他们本以为当地政府会为他们这些弱势群体主持公道,但是奔波了数月当地政府的职能部门却推三阻四,给这些真正意义的农民工扣上一个“包工头”的帽子,让他们自己找“上家”解决。

这个团队中的毛运波、李立刚作为劳务施工代表与2019年5月18号作为乙方与甲方北京美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谈文化”)签订了(苏州市吴中区丽丰购物广场盛宴二期内装施工合同),约定乙方根据甲方设计图纸进行项目施工,于2019年6月25日前完工,施工材料由劳务方垫付购买,项目价款共计245万元。当时约定:

(合同1)

第一批付款125万元于2019年6月30日付清。

第二批付款40万元于2019年7月30日付清。

第三批付款40万元于2019年8月30日付清。

第四批付款40万元于2019年9月30日付清。

2019年5月18日,美谈文化代表刘莹签署《工程预算》单,确认(合同1)的工程总价为24.5078万元。2019年7月20日,刘莹与李立刚签署《装修工程增项单》,确认(合

同1)的增项工程款为20万元。

协议签订完他们开始组织材料施工,并在2019年6月25日前毛运波依约完成了施工,7月5日只收到美谈支付的5万元,其他款项一分没给,但此时美谈文化告知毛运波,因(合同1)的工程项目方实际为盛宴(苏州盛宴渔港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美谈文化已与盛宴协商一致,决定(合同1)工程价款中的200万元由盛宴代为支付,剩余60万元仍按(合同1)约定执行。按照美谈公司要求毛运波与盛宴补签一份施工合同,重新约定200万元工程款的支付方式。但是时至今日美谈公司杳无音讯,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所有款项包括农民工工资化作乌有。

2019年6月29日,毛运波为了按时收到(合同1)约定的工程材料款,被迫按美谈公司要求与盛宴补签了一份《苏州市吴中区丽丰购物广场盛宴二期工程内装施工合同》(以下简称“合同2”),合同约定盛宴将位于苏州市吴中区“丽丰购物广场盛宴二期工程项目”委托给毛运波全权施工,施工材料由毛运波垫付购买,工程价款共计200万元,分六次支付。

第一批材料款和民工生活费10万元于2019年6月29日付清。

第二批材料和民工生活费款10万元于2019年7月5日付清。

第三批付材料和民工生活费款10万元于2019年7月6日付清。

第四批付材料和民工生活费款10万元于2019年7月12日付清。

第五批付材料款和农民工工资款120万元于2019年7月21日付清。

第六批付尾款款40万元于2019年10月30日付清。

(合同2)

(合同2)签订当日,毛运波即收到盛宴转账支付的工程款合计10万元。2019年7月21日,收到盛宴现金支付的工程款16万元。2019年7月22日,收到盛宴转账支付的工程款104万元。截至此日,总计收到盛宴支付的材料款和民工生活费共计130万元,剩余农民工工资款70万元在江苏省领导的关注下,吴中区劳动监察大队从业主方“江苏中润商业发展有限公司”处追回511400元,剩余188600元至今无果。美谈欠他们农民工工资及综合费用共60万元,也因“联系不上”而无处讨要。他们找到苏州市吴中区劳动监察大队,劳动监察大队一劳动说:我们联系不上你们的上家,电话打不通,人也找不到,你们自己去找吧。

他们找到苏州市吴中区住建局,住建局不但没有去追查承接项目的总承包手续是否合法,反而要查他们这些施工人员的流水账。总所周知所有的施工项目是需要开工条件和开工许可的,总承包方如果没有办理开工许可即视为项目不合法,监管部门应依法责令其整改和办理开工手续,其中没有劳务保证金更不允许颁发施工许可证,然而在这么多职能部门的监管下,这样一个什么手续都没有的装修项目竟然堂而皇之的施工完毕并投入使用了,监管部门作为了吗?

被逼无奈的情况下,他们找到了苏州市吴中区信访办公室,信访办公室了解了情况后让他们去法院。马上就要过年了,他们的家人需要生活费,他们的孩子需要学费,这帮外地的农民工在苏州市的大街上四处求救,却找不到能为他们做主的人,他们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党中央国务院多次出台文件,要求出重拳下狠手解决农民工工资问题,并要求在年底前“清零”,谁能为他们做主?本来是很简单的事情,涉事企业在开工前根本没有办理“开工许可”文件,也没有缴纳农民工劳务保证金,是谁允许他们开工的?作为政府的职能部门没有监管责任吗?承包方联系不上业主方还在啊!业主方是最终的受益者,为什么不能承担农民工工资呢?这些企业的社会责任和法律责任真的没有哪个部门能管理吗?这些职能部门每天都在干啥的呢?在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干的活,拿不到农民工工资,他们该找谁?谁能为他们主持公道?

习主席在《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强调,有权就有责,权责要对等。无论是党委还是纪委或其他相关职能部门,都要对承担的党风廉政建设责任进行签字背书,做到守土有责。出了问题,就要追究责任。决不允许出现底下问题成串、为官麻木不仁的现象!不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更不能明哲保身。我们不知道农民工工资的问题,在苏州市吴中区职能部门的领导眼里算不算问题,但是我们知道党中央和国务院高度重视,要求在2020年前全部清零,然而在苏州市的吴中区落实中央政策为什么这么难?这算不算失职、渎职呢?这些农民工能不能拿上自己的血汗钱呢?我们将继续关注事态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