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9日,《一位副省级高官的敛财术和多面孔》直指原江西省委常委、赣州市委书记史文清的各种犯罪行为的文章在自媒体“法经网”发布,一天多就引起了广大网民“十万+”关注后,这位副省级高官史文清在12月20日告诉澎湃新闻,“所有的都是诽谤造谣”,他“正在给组织作一个说明”。

近日,本网得到了举报人曾义平、温和魁、王宇飞亲笔签名并按上鲜红手印的举报信,随后本网联系到了举报人,举报人希望本网为正义伸张,将史文清的犯罪行为公之于众。

举报人曾义平的举报材料显示:

其父曾照财,自2002年开始在赣州做稀土贸易生意。2011年4月,在史文清的设计下被南康市公安局以非法经营为由被拘留,曾义平也遭网上通缉。史文清要求曾义平给5000万将此事摆平,最后曾义平一家人好不容易东拼西凑的凑了2000万元,按照史文清要求买成黄金,这些黄金足足装满了两个旅行箱。曾义平费了大劲,才把这两个装满黄金的旅行箱,在北京奥加饭店的一楼,送到史文清的车上。史文清曾许诺,把扣押的稀土全部退回,但实际只退了一半,另一半价值3000万的稀土不知所终。由于只给了史文清2000万,而不是史文清要价的5000万,最后其父被判处缓刑。

曾义平通过曾红文账户,支付了2000多万元的黄金款;这2000多万元款项,经

过了多笔转存才凑齐。

举报人温和魁的举报材料显示:

2011年初因为江西赣州招商引资,他是在外人看来属于赣州在外的成功人士而被当着重点的招商引资对象,从而认识了时任赣州市委书记史文清,而在后来被史文清利用各种方式敲诈了1.32亿元。这些款项,被史文清要求以购房款的名义支付。由于款项巨大,而实际买卖的房产面积又小,导致合同显示的房价高达4万元每平米,与哈尔滨当时同地段七、八千每平米的房价完全不符。

更可怕是,史文清要温和魁取50万现金,用矿泉水纸箱装好送到时任赣州市长冷新生的住处,想下套对付冷新生。不过,温和魁拒绝其要求。“史文清还多次想与我合作项目,我忌惮他的人品都没答应”。温和魁警觉的另一点是,温和魁从北京到广东惠州谈项目时,发现被人跟踪,便取消了惠州的安排,立马开车从惠州转到厦门。到厦门后发现,住处仍被人监控,温和魁随即去厦门纪委举报,要求人身保护,这才得以安全回到北京。2019年10月,有人向温和魁提供信息,整他的人出价1000万元,已联系台湾黑社会竹联帮买其性命。温和魁觉察到被跟踪的蹊跷时,将车辆送去检测,发现几辆车都已安装了定位器。温和魁提到,“我没有利用他的权力赚一分钱,就被敲诈一个多亿,而跟着他的利益集团至少有一百人,赣州那些土地在他任上,基本都是以几十万一亩给到他的利益集团,加上大大小小的工程,史文清保守估计敛财几百个亿” 。

1.32亿元款项的部分转账凭证

举报人王宇飞举报材料显示:

王宇飞与史文清的结识源于赣州中心城区一个名叫“丽景江山”的房地产项目,据王宇飞描述,史文清不但利用各种借口从她那里拿走了1300多万元,这些款项均汇入史文清儿子史家昌(又名杨灏)或史家昌指定的账户。史文清还想通过王宇飞作伪证,把温和魁做成黑恶势力予以打击。但王宇飞认为凭空捏造去诬陷一个人的事不能做,并未答应史文清。就因为没有答应史文清做一些违法的事情,导致现在亡命天涯。

王宇飞汇款明细表

据知情人士反映,史文清败坏人伦,个人品德非常不堪。不仅强奸自己胞兄的两个女儿、还将自己夫人的两个亲侄女杨玉华、杨玉荣发展为专职情妇,并育有多名私生子,其中有一取名“唯伟”,史文清曾解释,取名唯伟,意为唯一的伟大。

同时,史文清还有众多兼职情妇。

   我们还了解到,史文清为谋求个人职位升迁,送给苏荣儿子苏铁志1200多万元。如今,苏氏父子早已被判刑,但是深涉苏荣案的史文清,至今却毫发无伤。其中缘由,不得而知。

    这三个举报人,一个被敲走2000万元,一个被敲走1.1余亿元,一个被“借”走1300余万元,他们都向本网提供了相关的汇款单和账单,证据确凿。赣州坊间更是流传说,与史文清走得很近,了解史文清很多内幕的几个人,如赣州市原人大主任王林云、赣州市原医保局局长汤久泉、赣州房产商人吴钢等,都死得蹊跷,怀疑与史文清有关。事情真相,有待有关部门的调查。

   看着他们那憔悴和焦虑的面容,笔者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个离任时“千人送别”的高官,其实是一个凶狠、残忍的腐败分子。

我们也是很无语啊,史文清看见被举报了,他的拙劣表演是:既不是主动向相关部门自首坦白,也没有拿起法律武器,控告这3位企业家“诽谤造谣”,而是先在12月20日告诉澎湃新闻,“所有的都是诽谤造谣”,他“正在给组织作一个说明”, 而后又在12月25日14时让人发信息给温和魁:“我还您钱,年前先给您1000万”,试图化解当前的危机。

温和魁含泪告诉我们:我们只是一个商人,想规规矩矩的做事,为家乡建设做点贡献,可是在史文清的淫威之下,我们现在连安身立命之所都没有,时刻担心他的魔爪,我们为了自保,不得不举报他,我们先后向江西省各级政府纪检部门、中央纪检部门实名举报,但是他依然逍遥法外,我们害怕他的打击报复和追杀,只能抛家弃子、东躲西藏、有家难回,迫不得已才通过媒体,将他的斑斑劣迹公之于众,使他早日得到法律制裁,我们也早日结束这种亡命天涯的生活。相信,正义也许可能会迟到,但是,正义一定会到来!

我们也相信,三位企业家甘冒生命危险举报史文清的犯罪行为,党和政府对史文清这种败类也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一定会铲除这样的毒瘤!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