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贷210万 结果价值近3000万学校拱手让人

               ——山西三位民营企业家共同的借贷困局

  三个本无交织各自成功的山西企业家,却因为民间借贷的事情而迎来人生的急转直下,在通过银行贷款较难的情况下,他们选择了民间借贷,然而,民间借贷的自有的江湖法则却在法律下缺少必要的质证。

  12月23日,其中一位深陷贷款困局的杨树斌来到曾经的自己的学校门前,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在维权期间,三名企业家发现与自己发生借贷关系的都是同一家借贷公司,在企业急需发展的时候,贷款难和民间借贷的高利率和套路往往成为企业发展的双重绞索。

             “办了十多年的学校就这么没了”

   三个深陷套路贷的企业家里,57岁的杨树斌自称“现在是一无所有”,十多年前从事工程的他转型教育行业,开办了运城永济实验二校,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有学生1600余人,2014年9月学校扩建缺乏资金,杨树斌称:“永济市人才交流中心当领导的张军政主动提出可以借给我210万,我俩认识十多年了,然后我跟他的姐姐张秀丽签了210万的借款协议,月息是5分钱。(远超法律规定的民间借贷不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

   杨树斌表示,借款后自己一直正常还息,二三里资讯了解到,杨树斌当时除了向张军政筹款,还向多大93个债权人进行了借贷,总金额约有2000多万。因杨树斌无力偿还利率高昂的诸多本金,杨树斌称:“张军政找到我,让我把学校以1200万元卖给他。可是我只在签合同的时候收到200万以外,再也没收到购买学校的余款。”为此,杨树斌没有办理学校土地的过户手续。

2015年6月,杨树斌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抓,让杨树斌心存疑惑的是,在抓捕之前的3月份,张军政的哥哥张永政曾经把自己找到当地公安局一位副局长的办公室里谈判,那次谈判中,杨树斌坚持让对方按照协议执行完再办理过户手续。

12月23日,这位副局长对二三里资讯表示:“根本没这回事,我以前都不认识张永政,是张永政买了他的学校,发生纠纷,我是作为正常工作进行调解,杨树斌把我告到纪委监察委说我什么保护伞,这些部门也进行了调查,得出了结论,杨树斌是诬告。”

2016年6月,杨树斌刑满出狱,此时那个让自己全心投入的学校的实际控制人已经是张永政和张秀丽姐弟了。杨树斌只能一边打工还钱,一边四处举报张永政和张军政兄弟。

12月22日,张军政告诉二三里资讯:“当时杨树斌找过好多人借钱,我只是帮忙介绍,如果知道他找了那么多人,我也不会介入。他与我哥哥姐姐的借贷纠纷,跟我没关系,是他们之间的民事纠纷。纪委也曾找我了解情况,我已经介绍过了,跟我没关系。” 

          阴阳合同让2300万还款成为乌有?

   同样与张永政有过借贷关系的柳汝立在经历法院审理后,也开始实名举报张永政“不法手段进行套路贷”。

 柳汝立是当地一名房地产商,在举报材料中,柳汝立表示:“2012年2月10日,由于业务需要,我公司与张永政(以冯永红的名义)签订了一份2000万元的借款合同,当时张永政要求借款合同关于利率约定只能填写“月利率不超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但实际要我按月利率5分履行,同时要求现金支付利息,用这样的方式掩盖其“套路贷”的事实。因公司业务急需资金,我只能默认并承受这种民间“阴阳合同”借贷潜规则。”

 这个潜规则的另外一个通例是,借款人拿到现金后,首先支付利息,柳汝立表示当天就支付了张永政其公司会计吴某100万,但对方表示不能出具任何收条等手续,就这样柳汝立表示自己随后总计支付利息400万。

   2014年7月后,因全国性房地产形势低迷,公司资金运转困难,已无力承担该笔借款的高额利息,柳汝立被张永政起诉至法院,在法庭上,柳汝立提供了自己多年来已经偿还张永政本息2300余万,但判决中,因缺少关键证据,法院并未支持,两次审理都都以柳汝立败诉告终。对于柳汝立的指控,张永政并未回复二三里资讯,知情人告诉二三里资讯:“目前张永政因为骗贷一事正取保候审,案子过几天就到检察院了。”

        担保后遗症 公司被查封

作为国内某巨头供应商的张振博虽然没有向张永政张秀丽借贷,但因为一次担保,导致了自己的企业账户被查封。

张振博回忆,2014年7月,关系户武爱社与张秀丽发生390万元的借贷,并让自己担保,借款双方分别为借款人武爱社、谢慧娟夫妻和出借人张秀丽。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注明:借款金额390万元,月息20‰,期限6个月。

张振博表示,自7月18日合同签订后,借贷双方并没有发生实际的转款业务,但在2016年5月,自己客户的到期款600万被查封,随后,张秀丽提起诉讼,张振博败诉。10月31日,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受理张振博和博润机械的上诉申请,12月30日作出维持原判的判决。2017年3月2日,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前序判决错误,由该院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至今两年,尚未看到法院的再审消息。

不过,随着张振博的投诉和举报,最近张振博已经与张秀丽签订了和解协议,张振博同意以650万元的代价,解决该担保问题。具体的流程是,张秀丽先申请解冻已被法院冻结的资金,随后张振博支付400万元,余款250万元在未来一年内付清。

对于张振博来说,这是无奈的委屈:“这几年因为这个官司,公司已经裁员三分之一了,为了让企业发展,只能这么做。”

          200多万的房产却能从银行贷出1500余万

 在三个企业家眼中,张永政是一个在社会上“玩得转、关系广”,最显著的例子是,张氏姐弟2008年曾以一处永济市东环路99号中山西街的房屋和土地抵押给中国银行运城市分行(简称“中行运城分行”),获得1600万元的授信,最后贷了1550万元,而这处房屋和土地的价值,到2016年9月才能估出245万元的价值。

   经过八年的物价上涨和通货膨胀后的房产,在八年前就能贷出1550万元,这样的神通让三个企业家寄以为张永政能够解救自己企业发展中的危难。

   截止截稿前,张永政仍未回复二三里资讯的电话和短信,而他的弟弟张军政则重申自己与哥哥的生意并无关联。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应当认定此类民间借贷行为无效。一是要审查出借人的资金是否来源于银行信贷资金。有银行授信的出借人从事民间借贷行为的,一般可以推定为套取信贷资金;二是从宽认定“高利”转贷行为的标准,只要出借人通过转贷行为牟利的,就可以认定为是高利转贷行为;三是高利转贷行为的危害性在于该行为本身,对借款人对高利转贷行为事先是否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要件,可以从宽把握认定标准。

企业家们并不知晓这些法律,他们在银行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不得不转向民间借贷,而这个自有规则的借贷江湖,得到的结局却与当初的想法越来越远。

(二三里编辑 丛治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