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河南讯】近日,本网不断接到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群众读者吕胖只、王素丽的反映:因做生意周转资金困难,一不小心掉进郑州海洋不动产安阳分公司、靳某宾、王某芹精心设计的套路贷陷阱,借款合同上60万元的借款,被靳某宾、王某芹在吕胖只的银行卡上过了一下,又取了出来,进行诈骗!靳某宾、王某芹为诈取虚假借款,先后两次将吕胖只家门用电焊焊死,不管家里有没有小孩在屋里,灭绝人性。靳某宾、王某芹又勾结文峰区法院某法官马某,将吕胖只价值200多万的两套房产一套超低价拍卖,一套以物低债的方式判给了靳某宾、王某芹,抵充借款51万元。

靳某宾王某芹及郑州海洋公司安阳分公司在安阳市经营期间,陷入他们套路贷,他们进行暴力讨债的受害群众很多,获得了巨大经济收入。在安阳市多家法院,靳宾、王现芹及海洋公司通过钻法律空子,及诱骗受害人签空白协议,强行执行被害人案外资产多起,在民间他们暴力威胁,恐吓,侵宅,拘禁受害人讨债,受害人去公安机关报警,他们通过钱权交易,每次都逃避了法律制裁,横行至今。

由此,本网工作人员前往河南省安阳市文峰区进行调查了解,据受害群众读者反映:

2014年11月份,吕胖只因生意周转困难,找到郑州海洋不动产安阳分公司经理王某华,用吕胖只在开发区蓝湾假日房产做抵押,通过该公司一个叫靳某宾的人,贷出资人王某芹60万元,把房产在房管局抵押给王某芹后,和王某芹签借款60万元借款合同,并在中天公正处做了房产评估价807900元及借款合同公证,约定利息1分8厘,期限1年。

办完公证后,靳某宾把吕胖只、王素丽叫到海洋公司一间办公室,靳宾让吕胖只、王素丽在一张空白的房屋买卖契约上签名字,吕胖只说:“房产在房管局都做抵押了,你让我们签这空白的房屋买卖契约干啥?”靳某宾说:“你们不签字,出资人不给钱,在说签了也没事,你还了60万元,这个就还给你们了,你还不了60万元钱,蓝湾假日的房产就等于卖给了出资人王某芹了。”没办法吕胖只在上面签了名字,王素丽也在下面签了名字。签完名,王某华叫吕胖只把建行卡和卡密码、身份证交给她。

2014年11月23日,王某华叫王素丽将吕胖只的建行卡拿回,当天吕胖只到建行查询款到账情况,发现2014年11月13日王某芹转到吕胖只卡上40万元,王某华当时就把40万元转到她自己卡上了。

2014年11月14日王某芹和李亮亮一起拿着吕胖只的身份证和建行卡在建行永安街支行给吕胖只卡里转了20万元,然后立即把卡里的20万元用李亮亮的身份证用现金的方式又取了出来。

2014年11月22日,王某华给吕胖只建行卡里转了60910元。这样吕胖只夫妇通过海洋公司贷了王某芹60万元,其实只拿到手60910元。

吕胖只和王某芹约定的借款期限为2014年11月12日至2015年11月11日止,王某芹勾结文峰区法院执行局法官马某华等人,在借款合同约定时间未到之时,于2015年4月14日,文峰区法院执行局违反法律规定,做出了(2015)文法执字第408号执行裁定书。随后,文峰区法院执行局把吕胖只抵押给王某芹合同约定价值807900元并经公证处公证的房产,低价贱卖40多万元,让王某芹套到手,占为己有。

王某芹和靳某宾继续和文峰区法院执行局法官马某华,以拍卖房产所得不抵欠款为由,把吕胖只早已卖给别人但房产手续不全,无法过户给人家还在吕胖只名下的龙悦湾房产,也进入到拍卖程序。

2015年2月份,靳某宾、王某芹带一帮恶势力团伙上门威胁、恐吓王素丽和其孩子,后来干脆不管有没有人,直接破门开锁,换锁芯,将王素丽及孩子赶出家门。

2015年3月3日,王素丽找开锁人将自家房门打开,孩子和同学回家拿衣服,晚上住在家里,3月4日早上,王某芹和靳某宾去王素丽家发现里面有人,他们敲门,孩子说:大人没在家不敢开门,王现芹和靳宾叫来一帮人拿着电焊机直接把吕胖只家门焊住,把其孩子和同学困在了家里,孩子和同学多次打110报警求救,一天都没人管,邻居设法从对门窗户解救孩子,由于楼层高没有解救成功。

晚上8点多钟,王素丽从外面回来后看到此种情况,去高新区派出所找民警求救,民警说:“经济纠纷他们不管,再说要账的人多,我们也无能为力。”后来王素丽一直哭求他们,民警才又去王素丽家,民警叫来119消防员,消防员用切割机把门弄开,王素丽亲戚在门口想把孩子和同学带走,王现芹和靳宾带着一帮人强行又把孩子和同学拖回屋里,当时派出所民警在场,他们说管不住就走了。

到了后半夜两三点靳某宾、王某芹才陆续把孩子们放了出来。过了一段时间王素丽发现王某芹和靳某宾又把她家房门用电焊机焊住了。

2015年6月份,王某芹拿着靳某宾让吕胖只、王素丽在空白房屋买卖契约的上面签字的那份协议,填上了吕胖只龙悦湾7号楼901室已卖给别人那套房产信息,填上40万元购房款,去文峰区法院起诉吕胖只和王素丽,想侵吞龙悦湾那套房产,龙悦湾那套房子于2013年已卖给别人,由于开发商未给房管局交齐相关费用,无法办理房产证,也无法过户给买主。

截止目前,安阳市文峰区法院已将吕胖只、王素丽名下价值200多万元的两套房产,一套超低价拍卖,一套以物抵债的方式归还了51万元虚假借款。

文峰区法院法官及执行局马某华法官手握判决权、执行权,司法腐败的背后,充满了机关算尽的机巧和匪夷所思的圈套,执行机制的缺陷被他利用得炉火纯青。在“执行局、被执行人、执行申请人、执行代理人、拍卖评估公司”的多方博弈的缝隙中,马某华法官不断在寻求运作的空间,积极进行财富寻求。

文峰区法院法官及执行局法官马某华本应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和其掌握的法律知识惩恶扬善、弘扬正气、辩明是非、查明真相、公正执法,但他们被利益蒙蔽了双眼,通过滥用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为敛财机关算尽,他们知晓法律,反侦查能力强,因法律问题具有专业性、复杂性,利益受损的当事人难以发现,如有人对案件进行监督质疑,他们会解释称对案件事实的认识、对法律的理解不同。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党中央、国务院大力反腐倡廉,扫黑除恶的今天,吕胖只夫妇正拿起法律武器,奔走在各级纪检、政法部门之间,依靠非法放贷,进行黑恶势力作恶的王某华、靳某宾、王某芹等人及隐藏在政法部门之间的贪腐分子,必定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文峰区受害人民正在翘首期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对事情的发展本网将继续进行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