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人:朱春来,男,1955年6月8日生,汉族,陕西省商各市山阳县城关镇西河村许家湾组

被控告人:武榜劳,山阳县城关镇西河村村书记

被控告人:申振柱,山阳县城关镇西河村村文书

被控告人:山阳县公安局

被控告人:山阳县人民法法院

被控告人:山阳县人民检察院

控告事由:

控告人因被控告人滥用职权、渎职、柱法裁判、徇私舞弊等违注违纪行为,害得控告人无法生存,为了纯洁农村基层干部及公、检法、队伍,提高党在人民心中的威望,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信访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的相关规定)及《法官法》等等相关法律之规定,向贵单位提起控告反映,请求贵单位查明本案事实真相,依法启动立程序,予以督办并追究被控告人的法律任。

控告请求

1、请求依法督办此案,督促迅速立案解决。

2、请求依法查明事实真相,依法追究被控告人的法律任。

事实与理由

2006年6月23日,我儿朱阳阳讨要工钱时被老板雇佣社会人员(老板为被控告人中振柱)毒打并将我儿头部头部踢伤,因此我儿子大脑受到严重刺激,经西安市精神病院诊断为分裂性精神病,我报案到城关派出所,山阳县公、检、法、无一人受理,相反出事当天,被举报人武榜劳就将凶手申振柱提升为村干部。现在山阳公、检、法、都在西河村建起了大楼,当初被控告人武榜劳和被控告人申振柱一伙的。是县上红人(黑恶势力团伙),县委还在大街上挂了一面大横幅“山阳未来看西河”。以被控告人武榜劳为首的黑恶势力,在公安局的保护下,利用我无钱为儿看病和家人不被电打死,逼我在各种条据上签字。下面是我被逼无奈签下的调解书。

农历2015年大年三十我儿犯病,正月初二我领我儿去河北精神病医院治疗,我只交了一个半月的住院费。后我被关押,有人说政府交了我在关押期间我儿子的治疗费。而警察硬说政府负担了我儿所有的费用,这是有据可查的。可去河北邯郸精神病院,也可在山阳县农行转款机上查。2019年前半年,我儿在河北邯郸精神病院治疗,后因没钱出院回家。直止今天所有的药费都是我自己承担,现在我儿还在天天服药,不敢受一点刺激。由于山阳县公安局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采用各种打压受害人,硬把一个“致人终生严重残疾”的刑事案子当作“民事纠纷”来调解以达到保护凶手避法律责任的最终目的,如今以造成如今十多年我不断上访维权的艰难之路。

多家医院开具的精神病证明

由于我多次上访被关押,九个月后我得了肝硬化,才被“监外执行”。令人发指的是连陕西省最高法院第六巡回法庭都纵容包庇黑恶势力,陕西省山阳县的公安局也目无党纪国法。因此,恳请上级领导及部门将我县的违纪违法的人员依法调查惩处。要不然我县的黑恶势力更是无法无天。不光我家受罪,就连全县人民都跟着遭罪,根本感受不到“安全感,幸福感”我儿子因被控告人中振柱毒打后大脑受刺激,严重失常是事实。医院诊断证明书、建议还需续治疗是事实。我儿子丧失自理也是事实。我在看守所含冤怄气患肝硬化也是事实,我说不定哪一天就被害死。我死了不要紧,我可怜的精神病儿子谁来管?

被控告人武榜劳村支书及所有涉案人员日无党纪国法,山阳公、检、法,为了给我判刑又故意目无党纪国法颠倒事实,徇私枉法,全程违纪、违法、渎职、包庇事实。我依法维权行为变成了关押的理由。依法维权是《宪法》赋子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无犯罪事实情节和危害后果的一律不认为是犯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明确规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撒销案件或宣布无罪。因此我恳请上级领导为我儿和我主持公道,将武榜劳、申振柱及所有参案人员绳之以法,还我和我儿一个公道。并依法追究山阳县公安局违纪违法包庇犯罪的行为。

由于地方基层政府官员腐败,导致村匪村霸黑恶势力猖獗,真诚盼望中央领导明查。而在这一事件中执法者包底、知法犯法,侵害控告人的人身及财产权益,并使控告人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相关部门始终不子处理,控告人无数次的向执法部门反映以上问题,作为执法部门的公职人员,对违法犯罪行为视而不见,甚至纵容包庇,法律的公正何在?正义何在?山阳县公安局徇私、渎职、行政不作为始终不子解决。社会需要公平与正义,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法制中国的基层社会,不能不说是社会的悲哀,基层执法者的一手遮天,让老百姓中国就没有真理王法了么?作为控告人必须据理力争,必须讨个公道,否则,绝不罢休。控告人相信党,相信政府,相信法律,为此,特此诉求,希望有关部门及领导坚持公平正义,为构建和谐社会的理念,依法为控告人解决实际问题。谢谢。

最后,控告人依据相关法律之规定,希望上级及有关部门及领导,百忙之中 ,查明事实,还真相于天下 ,还公道与人民,依法支持控告人的请求,切实维护法律的公平,维护法律之尊严,早日督办本案,保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不受非法侵害。同时欢迎广大正义媒体及律师界朋友监督。感恩有您。

本网将继续跟踪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