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市政协副主席邹晓辉暗箱操作白送老板120亩土地和房产

——刘俊柏控诉阜新市邹晓辉系列之一实名控诉:刘俊柏 身份证:21092195401020037  电话:15041801071

今天是辽宁省阜新市政协副主席的邹晓辉在2004年左右是彰武县分管工业的副县长,邹晓辉在彰武县担任副县长期间干了一笔大买卖,将彰武县油脂厂以全部违规乃至违法的操作给了个体老板赵永平。原本应该流拍的拍卖活动被邹晓辉复活,缴纳了三百多万的刘俊柏竟然不是公司法人和股东,政府奖励的147万元竟然在打时间差成为了赵永平的土地出让金,土地出让期限四十年被篡改为五十年且办在赵永平个人的名下……2008年3月13日,彰武县委成立了由县纪委、检察院、法院组成的声势浩大的联合调查组在2008年4月28日,联合调查组印发了调查报告,认为存在诸多问题和政府应该承担责任。从2008年开始,十年过去了,邹晓辉却官越当越大,彰武县政府应该承担责任依旧处在纸上谈兵的阶段。刘俊柏对油脂厂投资改造部分没有纳入评估范围

2002年6月28日,彰武县华柏油脂厂厂长刘俊柏与彰武县油脂厂破产清算组签订了“彰武县油脂厂整体租赁合同书”,租期30年,第一年至第五年为设备更新阶段,租金每年18万元。刚刚租赁一年后,刘俊柏同原乡企民营局局长樊伟经过几次商谈后,愿以300万元购买油脂厂。2003年6月下旬,副县长邹晓辉原则同意乡企局将油脂厂以300万元价格卖给刘俊柏。邹晓辉副县长说:如果安置职工或其它有想不到的地方,缺十万、二十万的也应由刘俊柏出。刘俊柏当时同意,但当时双方没签合同书。2003年6月27日开始,解除了租赁合同的陆续交了200多万元的预付款,如果交足300万,就可以成交。2003年12月5日,彰武县政府决定对油脂厂出售走法律程序,进行评估、拍卖。2003年12月26日,评估公司对油脂厂的资产进行评估,评估价为433万元。评估中书中强调,没有对刘俊柏投资改造部分进行评估。。  
    根据这个评估结果,破产清算组对彰武县油脂厂进行整体拍卖,拍卖底价为433万元。

说好不限期交款的话就流派,赵永平做到了吗
2004年3月19日的第一次拍卖会由于县长决定暂停拍卖而流拍了。    
    阜新拍实行又于2004年6月25日对彰武县油脂厂进行了拍卖,拍卖底价还是433万元。彰武县油脂厂被刘俊柏和赵永平共同成立的的彰武县添宇油脂公司购买。“赵永平是刘俊柏的外地朋友,为了享受招商引资优惠政策合伙成立添宇油脂有限公司。”拍卖会当天,添宇公司与乡企局局长樊伟签定两个协议书,一个是分期付款协议书,另一个是破产资产附加协议书。附加协议书主要内容为:2004年11月份启动生产,按设计能力达产达效,同等条件优先安置油脂厂职工等。在这之后,刘俊柏又交了几次钱,一共交了307.3万元,按协议书约定的第一期付款333万元。2004年11月8日,邹晓辉副县长决定:交款的最后期限快到了,剩余欠款交不齐就申请流拍,如果不想流拍,就限定个时间把余款交齐。拟定于11月17日12时之前将余款交齐。结果刘俊柏到11月17日确实没有交上欠款。赵永平是在11月18日12时前交款,但赵永平在约定的时间没有交款。说好的限期内部交款就流拍,可是,赵永平同意没有在限期内交款,这次拍卖就注定流拍了。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时任分管副县长的邹晓辉的操作下,违法的拍卖却复活成功了。邹晓辉为120亩土地和房产非法落入赵永平之手保驾护航刘俊柏在筹措购买资金及原租赁合同在继续履行的同时,又于2004年6月28日在彰武县工商局预注册了彰武县添宇油脂有限责任公司,刘俊柏即是法定代表人又是股东。添宇公司是刘俊柏和赵永平合伙成立的,在工商机关预登记的股东依也是他们两人。彰武县油脂厂破产清算组于2004年12月14日根据阜新拍卖行《拍卖成交确认书》,将拍卖财产移交给添宇公司,接收人是刘俊柏和赵永平。

但是,2004年11月16日在县工商局注册的彰武县添宇油脂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赵永平、赵永祥、高峰、高霞,股东没有刘俊柏,法人代表是赵永平,注册资金50万元,2007年7月10日变更,资产增加到800万元。是谁给工商机关增加压力将刘俊柏一脚踢开呢?2005年8月5日,彰武县政府给赵永平颁发了年限为五十年的土地证,之后又给其办理了相关房照。

调查组认为,按照县政府2005年5月30日会议纪要,添宇公司取得油脂厂土地使用权的情况下,土地出让底价为147万元。油脂厂的土地使用权经县政府挂牌出让,添宇公司参加了竞拍,并交纳了147万元的土地使用权出让金,而县国土资源局却给赵永平个人办了土地使用权证。此外挂牌出让土地使用权出让年限是40年,而土地使用证标明出让年限50年。在第二次应该作为流拍处理的添宇公司在政府违法中竟然成为成功了,土地证和房产证件等绝对不能办在赵永平的名下。可是,在时任副县长邹晓辉的暗箱操作下,全部土地办在其名下,说好了只是40年的期限,土地部门却瞒天过海办成了五十年。高度怀疑副县长邹晓辉白送了赵永平120亩土地
按照县政府2005年5月30日会议纪要,添宇公司取得油脂厂土地使用权的情况下,土地出让底价为147万元。油脂厂的土地使用权经县政府挂牌出让,添宇公司参加了竞拍,并交纳了147万元的土地使用权出让金,而县国土资源局却给赵永平个人办了土地使用权证。此外挂牌出让土地使用权出让年限是40年,而土地使用证标明出让年限50年。附加协议书规定取得油脂厂必须启动生产达产达效的问题。赵永平购买油脂厂后,县政府为扶持该企业发展壮大,经财政局奖励给添宇公司147万元。

添宇公司按附加协议书规定履行了吗?“添宇公司全部生产的时间不到一年,在2005年到2007年这连两年中只是纳税7000多一点。”这147万元是如何被邹晓辉运作到了赵永平手中,这147万元用在什么地方呢?“2005年7月12日,添宇公司向国土资源局交147万元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县财政局根据《政府专题会议纪要》第13号内容于2005年7月15日拨给县经贸局,又通过经贸局拨给添宇公司147万元,作为添宇公司扩大生产规模的基金。”高度怀疑的是,赵永平根本没有出一分钱就得到了120亩土地的使用权,这笔钱是财政为其全部买单。政府纵容勾结黑恶打砸强占民企致180多工人重新失业
2004年11月16日,彰武县政府某些领导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和违法责任人赵永平恶意窜通互相搞利益输送。当时在副县长邹晓辉及相关局领导人的授意下,把油脂厂的工商营业执照办给赵永平。赵永平勾结彰武县最大的黑恶势力用砍刀、棍棒将我原油脂厂的看护人员打跑。赵永平同彰武县政府个别人员及黑恶势力团伙联手强行将我的民营企业霸占据为己有。我和彰武县油脂厂30年的租赁合同被强行终止。2006年赵永平向彰武县农业发展银行借款近亿元人民币,在还不上借款的情况下,把一个民营企业开发建楼。2011年彰武县农发行在百般催收赵永平欠款无果后,向彰武县政府建议,让赵永平在油脂厂原地搞商品房开发。彰武县政府和个别领导人又违法违规给赵永平办理了土地使用证等各种证照,改变了原油脂厂的宗地用途,在原油脂厂宗地开发建楼6万平方米。赵永平一直欠彰武县政府钱,因此我投资租赁的油脂厂被拆毁建楼。30年合法租赁合同终止履行。180多名工人又重新失业。彰武县政府应该承担的为何到了今天还在充耳不闻

2004年6月25日,拍卖行规定,买受人在取得拍卖标的后,如想取得刘俊柏的油脂厂在2002年-2004年的租赁县油脂厂期间投入的设备等资产,买受人需和刘俊柏协商解决,如因投入设备价值的意见问题协商不成时,双方可委托有资质的评估部门评估后解决。调查组也是这样认为的,刘俊柏在油脂厂的拍卖前确实对油脂厂的设备改造及其厂房维修投入了一定的资金,刘俊柏只能提供投入油脂厂设备明细,提供不出原始票据及具体数额,赵永平也确实在无偿使用。关于刘俊柏设备改造投入580万元的问题,有关部门应该对刘俊柏的投入设备等进行评估,赵永平不应该无偿使用刘俊柏的设备。

彰武县政府在2008年组成的调查组作出调查结论之后,按照评估报告,直到2015年才得到租赁期间进行的投资赔偿。清算组收取了刘俊柏的三百多万的拍卖款等导致的问题,至今还是按兵不动。可能今天的彰武县政府早就忘记了刘俊柏为购买油脂厂投入了三百多万,赵永平只是在最后限期之后支付了100万。这300多万作为拍卖款还存放在县政府的账上。明眼人以看就知道,刘俊柏才是购买油脂厂的第一人,他却被排斥在这一拍卖活动之外,调查组认为县政府应该承担责任,这么多年过去了,县政府承担了责任了吗?有领导或许会说,政府不是给了刘俊柏几百万了,此案已经了结,请今天的彰武县明白,这几百万是支付给刘俊柏在租赁期间内的投资款,与解决违法的拍卖活动没有任何关系。也有领导说,刘俊柏的另外一个企业欠赵永平的三百万钱,这三百万就用算作抵债之用。请不要睁开双眼说瞎话,这是同一法律关系吗?调查组认为,2003年12月5日,彰武县在办公会议讨论油脂厂出售、决定资产评估、公开拍卖,但在2004年2月24日,乡企局还在收取刘俊柏的预付款,乡企局属于违规操作;拍卖时没有把刘俊柏已交307.3万元及投资改造设备的情况纳入议事之中,造成了刘俊柏与赵永平之间的资产纠纷,政府负有一定责任。307.3万元是交给政府的拍卖款,三十年的租赁合同依然存在,政府要如何解决呢?政府应该是负责任的政府,今天的政府应该在在解决刘俊柏的诉求上动真格,调查组已经在调查报告确认当年的拍卖和后面的办证行为存在严重的违规乃至违法行为,确认刘俊柏缴纳的300多万拍卖款存在的事实,由此引起的后果,为什么在刘俊柏从黑发告到白发中,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内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