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济宁市任城区人民法院、民四庭审判长朱玉林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违纪违法办案等问题的举报

尊敬的领导

我叫贾翠英,女,1963年7月17出生,住山东省梁山县大路口乡大路口村224号。现将济宁市任城区人民法院在审理(2014)任民初字第5500号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法院及法官朱玉林与原告贾晓光合谋、欺诈、胁迫、套路贷施压隐瞒真相强制调解违反法律程序,违法釆取保全措施,强制执行,使我公司380名员工下岗,公司破产,为高利贷做保护伞等有关违纪违规情况反应如下

事发前因,背景说明。

2013年12月23日,我公司在银行有一个贷款到期,因资金周转不开向王绪霞借款,当时与王绪霞儿子张再可是朋友的贾晓光知道后主动与我商议借款500万,贾晓光要求月息百分之十,迫于银行贷款到期急于还款便签订500万借款协议,期限一个月,之后我要求借用王绪霞账号,将借款转入王绪霞银行账号,再由王绪霞转于我,得到贾晓光同意。2013年11.14起至2014.1.2贾晓光共转入王绪霞账号370万,王绪霞收款后将全部借款转于我。后期银行续贷推延,贾晓光釆取强迫手段要求我偿还利息,强迫我又签订100万的利息借款协议。此次借款协议有一细节,签订500借款协议时,由于贾晓光和王绪霞儿子是朋友,借款担保上要求正在上学法律淡薄的张再可签了字。

二、法院违规立案,诉讼程序不对,财产被超标的强制查封

冻结2014年12月1日,济宁市任城区法院违规立案受理原告贾晓光与被告贾翠英、戚国徽、梁山樱源鸭食品有限公司、张再可、王绪霞民间借贷纠纷一案,起诉金额为190万元,将案件无关的王绪霞列为被告,而原告贾晓光起诉时仅提交了《民事起诉状》,没有提交任何证据,并无190万元的借条,贾晓光编造事实与理由诉讼请求判令偿还原告190万元整。即日审判员朱玉林即做出(2014)任民初字第5500号民事裁定书并查封贾翠英、王绪霞、张再可、戚国徽、梁山樱源鸭食品厂有限公司名下银行存款190万元,不足部分则查封、扣押相应价值财产。2014年12月2日任城区人民法院查封冻结我公司土地房产约3千余万,查封案件无关王绪霞财产千余万元,而贾晓光仅仅提供一套几十万元房子作为担保根本不足以赔偿可能被保全人造成的损失任城区法院、民四庭审判长朱玉林与原告贾晓光合谋肆意枉法操纵案件调解。

为了能及时偿还借款,公司正常运转,梁山县政府招商引资,引来资金重组企业,因贾晓光已将我与公司起诉查封,土地、房产证被贾晓光扣押,资金无法注入,梁山县政府出具引资证明给法院和贾晓光请求救活企业,了解到资金注入需要土地、房产证这一事实后朱玉林和贾晓光强烈要求民事调解,调解时诱骗与案件无关的王绪霞和被告人员在调解笔录上签了字。从卷宗上更能清楚看到原告提供证据的时间是12月15日,在法官没有收到原告提供证据的12月9

日竟然就压制我们作出了调解,并承诺如果我们同意调解后,马上给予解封并退还土地证和房产证,在这种情况下,欺骗我们不让我们看清内容的情况下督促我们在调解笔录和送达回证上签了字,并做出一系列违规经过。

1、明明是朱玉林独任审理,却在调解协议中列上两名人民陪审员李玉娇、武宗平的名字,组成虚假的合议庭

2、未经任何程序,隐瞒真相私自将诉讼标的由190万元改成了500万元;

3、中午下班之际,不让当事人看清内容,就督促我们签字,当时《民事调解书》还没有作出,就让我们先签订了《送达回证》

4、违背了级别管辖规定。后12月9日调解过程中法官私自将诉讼金额190万元改为500万元,越权审理案件。300万以上的案件应有济宁市中级法院管辖,任城区法院没有管辖权。

5、当天下午朱玉林和贾晓光反悔,法官朱玉林主张要求拿出100万元就给房产证等证件,于此同时我迫于不公平,法院违法、违规不予合法调解和立案信访不理会的情况下,又因全部资产被查封,生活及经营无法开展停摆下,为了引资成功无奈之下王绪霞借了100万高利贷给了贾晓光,以求得以恢复正常生活和挽回公司经营中的损失,解决此案众多非法违规对我的迫害。随之法院及贾晓光合谋骗取钱财后继续不予兑现承诺,依然查封,加快、加大力度强制执行财产,并更加变本加厉对我们实施迫害。

四、任城区法院、法官朱玉林、执行局为贾晓光高利贷、套路贷做保护伞,违法立案,违规强制执行。

1、借款协议签订利息为月息10%,法院不仅给予支持,还连同执行局强制执行被告财产,我是借款人,在查封我的资产足够偿还的情况,不应该将矛头全部指向王绪霞和张再可。而且在法院执行中,贾晓光利用撞车事件,于2015年2月13日,在济宁段高速路口,安排社会人员开车撞停张再可驾驶的奔驰车辆,紧随其后与执行局人员到达现场,没说明任何情况并无出示任何证件将张再可和随行人员押回执行局,当晚执行局既不说明原因情况下预要拘留张再可。附

证据。

3.原告贾晓光安排黑社会人员和执行局于2015年2月16日在王绪霞家寻衅滋事,在其家门口叫嚷,要强制拘留王绪霞与张再可,对王绪霞一家名誉造成严重损害。附证据

4、2015年10月30日贾晓光和法院非法将王绪霞购买的保险2011370800453115012125投保金额为30万元执行。期间保险公司上诉均为有效依然被执行。附证据

5、2016年10月8日,贾晓光派人跟踪王绪霞驾驶车辆在刷车时利用黑社会及执行局人员控制住,将王绪霞保时捷车辆违法强制拖走。附证据。

6、2017年3月29日,贾晓光将张再可名下仅有一套住宅非法拍卖并执行。附证据。

启动再审,再次违规对于我们之后的多次申诉任城区法院信访部门都不子理会,之后向中级人民法院纪检组陈丽反应该案情,后任城区法院于2014年12月9日作出的(2014)任民初字第5500号民事调解书已经发生的法律效力,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于2017年1月10日作出(2017)鲁0811民监1号民事裁定,再审此案,之后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审判长赵斌、审判员左保宁、徐云鹏开庭审理了此案。审理过程中我们做有效辩解答辩,对方无任何有利证据及辩驳只是一再重申不应再审。然而于2018年1月29日下达民事裁定书,理由以再审过程中未发现原审调解书存在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经任城区法院委员会委员讨论决定本案应终结再审程序。明明以院长发现启动再审,却又再次违法、违规终止再审程序,恢复原调解书的执行。

时至今日,贾晓光多次在社会中和钟长凯等人勾结调查  造谣并诋毁诽谤我们名誉,非法执行我们财产,银行卡存款、  微信账户款、住宅、车辆、保险等损失高达近千万,并对我们家庭、生活及生意经营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也是导致我公司破产,380名员工下岗的直接侩子手。又因本案中可能还存在受贿、徇私枉法等情形,任城区法院置原调解的诸多错误和违法于不顾,置本院审判及执行人员的诸多可能涉嫌违法犯罪线索于不顾,为了保护原告贾晓光及任城区法院部分法官的利益,做出了众多非法手段,将当事人的一切利益扼杀在自己的掌心中。这种做法,与依法治国相悖,与司法公正相悖,只能助长恶人的恶气,无法平息善良的勇气,恳请省纪委领导调查此案相关人员,查实此事,维护我们公民的合法权利,为我们讨回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