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崩盘 谁为北大方正危局负责?

近日,有媒体曝出在多起贷款已经逾期、资金链断裂的情况下,北大方正集团拟成立债权人委员会,准备“不还、少还或延期偿还”所有金融机构的债务。据悉,北大方正集团前四大债权人依次为:上海银行、民生银行、中信证券、中信建投,四家金融机构总债权逾300亿元。

方正集团2015年-2018年财务报表显示,2015年至2018年期间方正集团同期出售股权及房产的收益高达近245亿,主营业务的亏损累计156亿,累计净利润近90亿元。据专业人士分析表示,从方正集团财务报表来看,方正集团还有盈利,资产质量都还算良好,并未达到破产的地步,预计也不会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

资金崩盘,钱都去哪儿了?

依据公开信息,方正集团近几年在经营持续亏损的情况下,累计发生管理费用206亿,对比2015年累计上涨94%,短短几年管理费用翻番,此外,管理费用占毛利的占比从2015年的29%一路攀升至2018年度的73%。

单位(亿元)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
管理费用33406964
营业毛利1147410288
管理费用占比29%54%68%73%
对比2015的增长幅度
21%109%94%

令人费解的是,方正集团在经营亏损和资金压力之下,还一反常态地热心于对外捐赠赞助各类活动。查阅工商档案,方正高层不稳,5年换了五任董事长,据知情人士透露:“捐赠不但可以让管理层稳定,还可保证大股东的持续担保”。方正集团2019年三季报显示实现净利润为-24.69亿元,同比下降292.51%,实现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31.93亿元,同比下降5018.28%,亏损创有史以来最高,并且呈不断扩大之势。从2016-2018年看,方正集团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0.22亿元、0.55亿元和0.69亿元,营收断崖式下跌;同期,公司实现利润总额分别为-33.82亿元、-28.44亿元和-30.95亿元,持续亏损。查阅工商档案,方正集团本届董事长的任期已达三年,总裁任期已达五年。

根据公开信息统计,方正近年给母校捐赠已近10亿。另据内部人士透露,北大资产公司已为方正提供80亿银行担保,北大资产还把此前珠海华发集团用于重组方正的20亿定金也借给了方正集团,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捐赠背后或许另有隐情。

我们的社会从来都不需要打着公益旗号的枯名钓誉。企业最大的社会责任应该是持续盈利、依法纳税。曾几何时,国内的环保大佬和造纸大王都热衷捐赠公益事业,可后来都变成了“路跑跑”,留下数以千计的债权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更有大批员工失业没有饭碗。

此前有媒体报道,方正集团领导近期要求多家所属公司拖欠债务,不准还本付息。而且由于方正集团无法还本付息,所以成立了“债权人委员会”,准备让债权人对债务“延期、打折”,这是否就意味这可以对债务进行合法拖延,甚至“赖账”?这种局面下,大股东的借款和担保又如何保证?会不会中了时下流行的“高级黑”?众多债权人的利益又如何保障? 不禁让人想到一首歌,“你的债权还好吗?”

资金崩盘,方正债委会“纾困”还是“缓兵之计”?

据资料显示,债委会是由债务规模较大的困难企业三家以上债权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起成立的协商性、自律性、临时性组织,最早于2016年由银监会提出并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其目的是构建各银行业机构信息交流和协调一致行动的平台,形成帮扶困难企业的合力。

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8月末,中国共有存续债委会1.7万余家;其中,既有已发生债券违约的丹东港、永泰集团、凯迪生态等,也有因债务危局备受关注的三胞集团,更多的则是4000多家一度像此前陷入困境的山西煤企那样,通过债委会默默获得喘息的企业。

债委会一个重要的职责就是协调各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做到稳定预期、稳定信贷、稳定支持,一致行动,不随意断贷、抽贷、压贷;可通过必要的、风险可控的收回再贷、调整贷款利息、展期续贷、市场化债转股等方式,最大限度的帮助困难企业实现解困。一般来说,成立债委会将为企业带来3年左右的缓冲时间。

一位长期关注方正集团的资深人士表示,“我觉得方正集团现在在以时间换空间,有些债务能拖一天就拖一天,给自己省点钱,不耽误企业正常运转。成立债委会意味着银行等金融机构不能随意断贷、抽贷、压贷,这将为方正集团赢得一定的缓冲时间。”

校办企业改革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目前在方正集团经营状况每况愈下的趋势下,结合方正集团有意扩大负债造成方正集团资金崩盘的做法,方正集团更多的缓存时间或将因方正集团的巨额管理费用和巨额经营亏损而让资金窟窿越来越大、进一步扩大负债规模,进而导致优良资产不断被分拆偿债不断缩水,更重要的是丧失最佳的资产重组时机。

据此来看,方正集团成立债委会到底是“生机”,还是“危机”?

资金崩盘,谁来承担责任?

方正集团2018年公开财务报表期末“货币资金”余额330亿,方正集团2015年-2018年4年累计投资收益约250亿,同期方正集团本部发行债券共计约300亿,加上方正集团属下其他公司4年新增负债逾100亿,4年间方正集团现金总流入逾600亿。此前有媒体分析,方正集团最近5年经营亏损近200亿, 2018年管理费70.81亿元相当于2015年管理费36.09亿的1.96倍。企业巨亏的同时,由大股东委派的董事长领用年薪200万左右,由董事长提名的总裁年薪400万左右,集团高管不仅仅有高薪资,还有如“下午茶”之类的高福利,同时还斥资400万装修高管食堂,而方正集团的另一股东北京招润称“高工资高福利、费用增长是稳定队伍的一种应急措施”。记者就此事采访方正集团员工,“不知道公司已经亏了那么多钱了,老板们的工资福利是保密的,我们也都是从外面的媒体报道才知道这些事,我们现在最担心的是公司倒闭,公司都还不了钱了,如果公司倒闭搞,我们就都没工作了。”这位员工忧心忡忡地对记者说。

“我们的资金有抵押物,但也很难受,我们面对的是个人投资者,到期兑付处置资产要很长时间。今年9月末,方正集团公开报表显示货币资金还有450亿,如此充足的现金流,到现在竟然无法还本付息,难以想象,难以想象。”参加债委会的一家信托公司负责人无可奈何地对记者连说了两遍“难以想象”。

记者来到位于中关村298号方正大厦,本来想采访这家已经债台高筑而据传仍然在享受高薪酬高福利的高管们,也想看看媒体报道的五年亏损近200亿的公司的高管食堂,进而探究曾经的第一校企沦落到即将破产的责任人到底是谁,但记者被方正集团的保安礼貌地拦在了门外。

“方正集团是我国校办产业的一面旗帜,不是刘阿斗,如果成立了债委会,就一定会重组成功,我有信心。”在方正科技股吧里,有网友良好祝愿的留言。

5年前深陷“举报门”的北大方正,最终以李友入狱,另一方亡命天涯而画上句号。据媒体报道,2015年初时任北大党委书记朱善璐发表讲话时说:“方正遇到困难是暂时的,方正不能倒也不会倒。”相信5年后的今天,资金崩盘、巨额亏损的北大方正,最终会有人承担责任,也相信因为成立债委会而带来喘气机的北大方正,最终会股权重组、凤凰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