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空出世的“宁城包商村镇银行卡”

      本人杨立坤,身份证号:130221198809064411,今年32岁,1988年出生于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丰登坞镇杨庄村。2011年带着跟亲戚朋友们借的钱来到内蒙自治区赤峰市宁城县天义镇做起了建筑器材租赁。2015年天义镇有一个包商村镇银行的工地,我跟这个工地的承包商李海玉签定了钢管等建筑器材租赁合同,合同签定好之后我就开始向工地供应建筑器材方面的各种材料。就这样过几天我如往常一样去工地送货,保管验完数之后我到办公室找李海玉签提货单。签完提货单李海玉跟我要身份证。我问他要身份证干什么?他说办工资卡。我说我不是工人办什么工资卡。他说公司要求所有工人以及材料款全部打到卡上。我见他办公桌上放着好多身份证也就把我的身份证给他了。隔了一天我问他身份证用完了吗?卡办下来了吗?他说没办下来,没给办。就把身份证给我了。这一年中李海玉一共给我拿了三次钱,共计8.1万元,每次都是在工地拿的现金。

       2016年6月22日李海玉打电话给我让我去一趟包商村镇银行,说要用用我的身份证,我就去了银行。到了那儿他说公司拨款了,我的卡打不了这么多钱,我用你的卡打的,你得帮我支取一下。我问他我的什么卡?他说就上次办的卡。我说你上次不是告诉我没办下来吗?他说后来又办下来了,还有好多其他人的卡一直都放在我办公桌里,这次你的钢管租金先给你少拿几万,因为这次没拨多少钱,还得给工人开工资,等下次拨款大哥再给你多拿点。说实话这两年我们的关系处的挺好的,我也没少帮助他,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干工程,就这样我帮他支了这笔钱。当时跟他来的还有两个人,那两个人跟他是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但是我看见他给了他们俩一部分钱,其余的他拿到了工地给工人开了工资。出乎意料的是一直到最后他并没有如他向我承诺的先给我结几万租金,而是一分钱都没给我,我很生气。第二天我就去了宁城恒业建筑有限公司(李海玉干这个工程必须要找一个建筑公司的资质,所以他挂靠了这个公司),我的目的是想通过熟人关系,等下次公司拨款把我的租金扣下直接给我。没想到的是公司告诉我钢管租金已经拨下去了,不能扣了。还给我看了公司记录,一个陌生的卡号眏入眼帘,但我很确定我没有这个卡号。突然间仿佛什么都明白了,原来去年他用了我的身份证办了银行卡,然后告诉我没办下来,接着向公司上报了钢管租金这个款项并付上了用我身份证办的卡号套取了一笔工程款,这边用给我结一部分租金为由哄骗我把钱支出来,最后却一分钱都没给我。但这些毕竟是我个人的推测,没有实质证据。

       可银行没有本人的同意怎么会仅凭一张身份证就可以给其他人开户呢?这是老百姓都了解的常识。我带着这个疑问去了宁城包商村镇银行,拿着自己的身份证让银行的人查了一下,我的名下确实有一张2015年办的卡。在此我要声明一下,我本人从来没办过宁城包商村镇银行的卡。接下来我要求银行给我打一份开户信息,银行工作人员却给我打了一份流水,上面显示着2015年6月18日开户,2016年6月21日转存367841.51元,2016年6月22日现取367841元。我跟工作人员说请再给我打一份开户信息。这时大堂的一位女工作人员走过来问我是不是要打开户信息,我说是,又问了我的姓名,然后说要上楼上请示一下领导。我在楼下等了大概有30分钟,那个女工作人员下来居然告诉我领导说不给打,打不了。我问她为什么不给打,我本人要求打一份自己名下的开户信息怎么就不能打,正在我跟银行工作人员分辨的时候李海玉居然给我打电话来了,问我去银行闹什么,要钱不是应该跟他要吗?他的消息怎么这么灵通,我前脚去银行打开户信息他后脚就给我打电话。后来我才知道赤峰包商村镇总行的一位领导居然是李海玉的亲戚,怪不得可以随便拿他人身份证办卡。

       过了几天在我跟李海玉的一次电话通话中他承认了所有的事,他说银行卡后来办下来就一直在他办公桌里放着,还有很多用其他人身份证办的卡呢,这次拨款是他随便编的理由找到用我的身份证办的卡往外带的工程款,还亲口承认这笔钱一分钱都没给我,为了以防万一我把这次通话内容录了音。

       我还去了一次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赤峰监管分局,可赤峰监管分局和宁城包商村镇银行都声称经过调查确认开户是由我本人去银行办理的,但又以各种借口不给我打开户信息。后来我到宁城包商村镇银行一边录着视频一边跟工作人员理论,但很明显银行工作人员的回答是漏洞百出,还拿出他自己的手机给我看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开户时必填的开户申请单,这张申请单,在最下方申请人签名一栏居然写着我杨立坤的大名,但很明显不是我的笔迹。我让他帮我打印一张出来,他却说他没有权力打,我在一开始就问了他本人拿着身份证有权打印自己的开户信息吗?他说有权力,但现在左右推脱,最后在我的坚持下还是给我打印了。身为银行工作人员知法犯法,出现了违规行为。

       今年2019年我又去了一次宁城包商村镇银行,再次要求打印开户信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银行把关于我名下那张卡所有的相关单据都给我打印了一份,包括什么支票转存,存款凭条等等。通过这些手续证明这笔钱并不是直接打进帐户的,而是有一张转帐支票,这张转帐支票的被背书人是我的名字,就证明这张支票就应该是我的了,但我从来没见过这张支票,大家都知道转帐支票必须经过在银行办理相关的手续支票上的钱才能到银行卡上,但这其中的手续我毫不知情,也不是我办的,但让人不敢相信的是支票转存,存款凭条客户签字一栏里签的都是我杨立坤的名字,我就奇怪了,办理的人跟连网核查的身份证上的相片不是一个人银行是怎么办理的,难道现在银行办业务这么不认真吗?都不用笔迹签定,平常人都能看出这些手续不知道是有多少个人代替杨立坤签了字。真的是荒唐透了。

       这些年公司一直承诺给我解决这件事。基本上每年都会拨一次款,每次拨款都会给我2万元,而且每次都说最后一次拨款让李海玉当面把帐跟我算清楚,欠我多少钱给我结清,还让我别在去赤峰监管分局和宁城包商村镇银行,投诉了。我本来想的是毕竟合作过,而且一开始关系也不错,只要把欠我的帐结清就可以了,并不想为难任何人,也不想揪住他们的错误不放。

       今年也就是2019年终于到了最后一次拨款,可李海玉却一口否认不再欠我钱,要不然让我去起诉他,说法院判他给我多少钱,他就给我多少钱,所以我就起诉了他。最可气的是在法庭上他谎话连篇,尽管我出示了他很多录音证据,他却依然狡辩说银行卡不是他办的,有本事你拿别人身份证去银行试试能不能办下来,还说36万多元是打到我名下帐户的,他没拿。现在我还在等待法庭的调查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