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开增值税发票是我国《刑法》中明确规定的,指为他人虚开、为自己虚开、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介绍他人虚开行为之一的,违反有关规范,使国家造成损失的行为。增值税是我国1994年开始全面实施的新税种,它对于减少税收环节,合理征税,促进税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次的故事就是有关虚开增值税发票罪的故事。

在2018年,最高人民法法院发布了关于虚开增值税发票罪的有关通知,其中有明文规定,虚开税款在一万元以上的或者致使国家税款被骗数额在五千元以上的应当予以立案追查,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责任。

数额巨大到底动了谁的利益

在乌海市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的认定意见书中写到,乌海德晟晟越洗煤有限公司凭据其取得的乌海市海亚商贸有限责任

公司开具的743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申报抵扣增值税进项税额5700余万元,金额高达3亿余元。

乌海市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在报告中明确写出认定这两家公司属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应当追究相关责任。

这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就是这次事件的主人公,孙氏三兄妹,孙兆元、孙中源、孙瑜。

实名举报信是这样说的“锡林郭勒盟中级人民法院在办案期间,面对公安机关提供的起诉意见书、构成起诉意见书的基础数据,置若罔闻仅以起诉书为准,采纳检察院凭空设计出的错误公式计算出的数据,将虚开增值税税额从十余亿压缩到了三百万,最终免除了孙兆元的刑事处罚,仅仅认定孙中源逃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龄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

同类案件,2.3亿,4人无期

在今年6月份,北京三中院审理了一起与这个故事有些类似的案件,8人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达2.3亿,其中8人获刑,4人被判无期。相比之下,这次事件的主人公要“幸运”的多了。

今年的7月31日,公安部公布十大涉税犯罪典型案件。其中,六个半案件是虚开发票案,而且主要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这些虚开发票案中,安徽合肥“11•19”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涉案金额达910余亿元,浙江金华“12•12”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涉案金额达500亿元,山东东营“2•07”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涉案金额达300余亿元。就在当天公安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据公安部经侦局局长高峰介绍,仅2018年以来,全国公安经侦部门就立案侦查涉税犯罪案件2.28万起,涉案价税合计达到5600多亿。同时,据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局长郭晓林介绍,2018年8月份以来截止到今年6月底,税务机关查处虚开企业11.54万户,认定虚开发票639.33万份,开票金额7414亿,涉及税额1129亿。虚开发票案件涉案面之广、金额之大,真是触目惊心!

虚开发票何时休

在动物保护界,流行着这样一句谚语:“没有需求,就没有杀戮”。这一原理也同样适用于遏制虚开发票行为。只有纳税人对虚开发票的需求逐步减少甚至消失了,虚开发票行为也将自然逐渐减少甚至销声匿迹。因为只要虚开发票有巨大需求和利润,总会有人冒险去干这样的行为。

在保留增值税制度的前提下,如何使纳税人对虚开发票的需求逐步减少甚至消失,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难题。

一是保持对接受虚开发票的纳税人实施严厉的综合惩治,使其不敢接受虚开发票而逐步消除这一欲求,在当今的条件下,应当还是重要的举措之一。综合惩治方式包括经济制裁、刑事制裁以及信用制裁等措施;

二是运用当今最新技术手段加强征管,使其不能接受虚开发票,这是可以努力的方向。如果能够运用一种技术手段有效监控货物流、发票流与资金流的对应关系,使得纳税人难以接受虚开发票,从而放弃这一欲求,这将是一项治理虚开发票的重大成果。不知未来的区块链技术能否做到这一点;

三是完善相关制度,使得纳税人不想接受虚开发票,从而彻底放弃接受虚开发票的欲求,这将是治理虚开发票的治本之策,也是终极目标。要实现这一目标,除了上述措施之外,采取有效措施改善营商环境,初步减少纳税人不当市场竞争的压力,提升纳税人税收遵从度等方式,也将是有效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