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法院为何让法律蒙垢的一起案件真相

【核心提示】

70年实践证明,法治已经成为国家深化改革、社会持续发展、人民安居乐业的有力保障。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处理好政府、企业、老百姓以及市场的关系一直都是一项长期而又紧迫的课题。不论改革开放前的销声匿迹,还是法制建设的不完善;也不论改革开放之后的萌芽、兴起、繁荣、衰退、复兴,法治——都对社会主义各项事业影响起着极其重要作用。

近几年,党中央、国务院力挺民营企业,为保护民营经济出台一系列营商环境大政方针,并成立政府职能部门—营商办公室(局)。中央政法委、最高检、最高法相继发布法令,进而最大限度保护民营经济的发展。然而,有一些基层法院却因为“利益的蛋糕”,倾斜了神圣的“天平”!给案件当事人造成了难以磨灭的灾难和长久的“阴霾”。

人民日报:2019年2月20日发表文章《公检法“默契配合”出冤假错案》一文中称:“只要哪怕有一名办案人员能够站出来,这些案件或许都不会成为冤假错案”。从修改后的刑诉法确立尊重和保障人权的重要原则,到中央政法委出台首个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再到司法执法机关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强化执法规范性,我们看到了政法系统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执法不公、司法腐败等问题的信心与决心。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制度是打击犯罪、保护人民的最有力武器。只有扎紧制度的篱笆,让每一名办案人员都在制度的监督制约之下开展工作,才能保证人民群众在每一起案件中都能感受到法治的公平正义。

这几年发生的一些冤假错案,不仅给当事人带来无法弥补的伤害,也引发了社会公众对司法公正的强烈质疑和严重担忧,动摇了公众对法律的信仰和法治的信念。然而真正的公平正义却在冷眼旁观中被严重伤害。

反思这些冤假错案,司法机关缺的并不是制度——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部门规章,对办案流程都有严格的刚性约束。真正缺乏的是制度的落实,是责任的追究,更是一些办案人员从心底对公平正义、对人民群众权益的漠视。有人曾表示,在办案过程中,只要哪怕有一名办案人员能够站出来,这些案件或许都不会成为冤假错案。

一切按照制度设计运行,所有步骤都严格依照程序走,这是最起码的要求,但也是最难的要求。政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这也意味着每一名政法工作者的肩膀上都扛着整个社会对公平正义的期望与向往。在心中树立起对公平正义的信仰、对人民群众的敬畏,无论何时都坚守职业操守和道德底线,确保每一起案件都经得起历史和时间的检验,是每一名政法工作者应尽的职责。

发生在宜兴法院的这起简单民事案件,确波波折折、反反复复搞了7年,人为制造、权利制造、利益制造等等制造,蒙蔽了圣洁的法治、蒙蔽了祖国母亲。“制造”,让法律蒙羞、使公司财产受损;“制造”,让规则破坏、使公众信仰缺失。这是多么可怕的行为、多么可耻的手法啊!我公司及律师认为:

案件本来清晰,并非复杂,乃是人为导致如今;

焦点在于高院庭审录像的调取;

核心在于移花接木、偷梁换柱,利益的蛋糕存在瓜分;

案件已由民事变成刑事案件,法院为何不移送公安机关?

谁来为我们企业买单?谁又为我们企业撑起一片法治的蓝天?我们翘首以待!我们热切期待!我们殷殷期许着!

【案件回放与解析】

正在宜兴审理的( 2018) 苏 0282民初 12192号〔江苏冠洋精细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洋/ 史全祥)〕诉〔江苏纵横浓缩干燥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纵横/ 吴建南)〕标点 1000万元,该案件与( 2014) 宜商初字 0625号实为同一案件, 该案是经宜兴院、无锡中院、无锡中院再审三次均驳回的第二次发回的再审案件可谓是史无前例,绝无仅有。

其实,案件十分清楚,缘何反反复复?存在的疑虑和弯弯绕在哪里?这起案件与( 2012) 锡商初字第 0152号(纵横)诉(冠洋)的 2110万元为不可分割的关联案件,整个案件的起始还有二个重要关键人物:(冠洋)的同伙(江苏三和管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和/ 孙全清);介绍及诱导人(银行/钱建苏)。只要一起审理,便可迎刃而解。为何出现该种情况,是什么状况导致的呢?

说来话长,这个事情要从头说起。2012年开始,到2019年7月14日,即从( 2014) 宜商初字 0625号到今年(2018)苏0282民初12192号,长达7年的时间里,我们公司经历从2012年宜兴法院到无锡中院及无锡中院再审都是胜诉的,然而,经史全祥和上海锦天城(南京)律师事务所的“种种努力”和“介入”,2019年7月14日在宜兴法院却被莫名其妙的败诉。同一个案件,换了一个法官,一个名字叫史芳的法官“确”给对方“扶正”了。更可笑的是,无锡中院在执行过程中,一个名叫邱必友、一个叫秦小兵的执行法官居然把法院封存的房产、土地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解封,并帮助对方再次抵押,套取银行3000万元的抵押贷款。

这次高院发回裁定要求查明基本事实,整个案子已历经七年,致此我们不仅要呼吁法院领导:不要再让这些不法分子肆意玩弄法律, 浪费有限的宝贵司法资源,应该采用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来证明:

一、把该案移送公安机关,彻底查明真相。

因为中院裁定追加了孙全清为当事人,而孙全清正是全程参与此案不可分割的关键人物。在所借纵横 3000万,通过重庆开回承兑归还 2000万,通过冠洋代偿方式归还 1000万,为了帮冠洋“ 抽身” 故意说成是从未还过纵横的钱。并提供 2000万元收条复印件给史全祥冒用并极力否认史全祥为他代偿的 1000万元,完全颠倒事实,给整个案子审理查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难度,以此来配合冠洋(因亏了 3000万元)来抢劫纵横 3000万元的过程;史全祥通过钱建苏诱导吴建南以虚构再开承兑之名,骗取吴建南 2110万后,再冒用孙全清提供的2000万收条谎称为纵横的再次借款,来侵占这 2110万元;并再来主张纵横还有1000万元未还,否认代孙全清还纵横 1000万而写的落款为2011年12月19日的(收条),二人恶意串通以此再来讹诈纵横 1000万元,此精心策划的过程,只有通过公安才是最有力、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才能把不法分子绳子以法!

这是赤裸裸的诈骗!难道说我们睿智的法官没有发现这层法理吗?这样的赤裸裸的“偷梁换柱”、“移花接木”是谁将权利赋予给他们的?是谁帮助他们“顺利”完成这一“故事”的完整实施的呢?这绝不是用胆大和胆小来衡量的,而是用一个近乎完美的权杖支撑起来的,利益链条才是关键的,才是使他们铤而走险的根本原因。着实可怕啊!两者“有效”的结合,彻底击垮了当事人的信仰。正如有人所述:“这年头最靠谱的合作关系是有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敌人”。我又突然想到:何为圣?心怀宇宙、天下、人民。呜呼,可比吗?!

二、请求法院领导( 已多次申请) 调取高院庭审录像!!!

因为这个庭审录像是与本案关联的不可分割的,这里面就有基本事实。在此庭审过程中,冠洋的同伙孙全清在得意张狂表述中,无意暴露了整个案件的真相:“ 纵横太幼稚了,他要求汇的 2110万是一个计策,因为吴建南介绍了一笔生意,冠洋亏了 3000万,如果冠洋收到这 2110万,还去给他开承兑,那他就是个‘傻子’ ”。庭审录像中孙全清声情并茂的演讲,为冠洋如何“ 抽身” 细节更能充分证明这是一起早就预谋的诈骗案件。早在 2014年陈志军的证据材料中也描述了“ 庭后在与主审法官沟通时,法官也表示只要参加了庭审,足以了解事实的真相,并且表示合议庭合议结果会是维持原判决,在高院也亲眼目睹了合议庭合议记录的结果也是维持原判决” 。

我们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真的感到:誓言?承诺?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谎言,如果苍天有眼,这个世界便不再有晴天,每天都是电闪雷鸣。正如有人夜里发誓明天努力,但一早醒来,便是明天复明天。前者,缺失的是规则;后者,丢失的是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决心!规则就是法度,是刻在执法者骨髓里的、时时刻刻都要遵守的、不折不扣执行的准则和操守。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执法者犯法更加可怕的事情了!好在不是所有人都在沉睡。也有些人会冷冷地看着我们,犹如看一个精神病人一样。嗨!孙全清就是关键一环,有这么难吗?

对于该庭审录像,我们从 2014年 8月宜兴院初审,中院二审、发回无锡再审,及这次宜兴院二次再审,每次都提出了调取申请的请求:强调最能直接证明的就是高院 2014年元月 3日的庭审录像,但至今未能够调取!

这又是为何呢?唱得是哪一出戏呢?猫腻在哪里?我茫然更难以理解。”人民法院”金光闪闪的大字,“人民法院”到底是为谁呢?

因为省高院庭审录像,直接反映了该团伙诈骗案的真实背景,一旦公布,所有事实均会水落石出,不要说这个一千万,就是原先改判的 2110万,也会给我公司带来翻案的机会,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不敢公布呢!

我公司深深地感觉到,无可奈何花落去,隔墙难见后庭花!谁又在乎我这名小小的纳税人的痛苦呻吟呐/!“春风难度玉门关”,我们这里也不是啊,为什么“阳光雨露”不“照耀”我们啊?!

看来,制度不是万能的,它仅仅是政法机关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第一步。要保证每一名执法办案人员不违规、不逾矩,关键还在于制度的落实。如果制度只是“贴在墙上,挂在嘴上,写在纸上”,再严密也是枉然。

分析这起案子,我们不难发现,最关键的原因,是地方法院在办案过程中相互遮掩、相互“协调”,最终默契配合出“铁案”。在这个过程中,并不难发现瑕疵的案件,被司法机关以法律的名义一路绿灯予以通行,甚至相互之间还想方设法为瑕疵打掩护,直至最后判决生效。大家皆大欢喜,功劳簿上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更何况利益链条的存在。

三、传讯史全祥、孙全清及重要证人钱建苏当庭质询

截至目前, 经第二次发回宜兴重审的本案已经经过两次开庭审理。在没有新证据情况下, 我们强力要求史全祥、孙全清、钱建苏当庭对质!!!

我本人以及公司具体经办人员相当重视,从案件最初 2012年的一审至今多次亲自出庭,陈述事实经过,接受法院的质询以及对方律师的询问。我自认为问心无愧,只要能够还原事实经过,我是在所不惜的。反观冠洋公司,作为具体经办人的冠洋公司董事长史全祥至今从没有当庭进行质证,因为如此多的前后矛盾满嘴谎言是根本经不起质询的,只能是暴露更多的问题,其代理律师在回答关键性问题时要么说不知道, 要么不作出正面回答, 如果史全祥心里无鬼,为什么不敢当面出庭呢!!!我认为:再审中“ 发回重审”的处理意见也是进一步查明案件事实,如果所谓的“ 事实” 是通过找几个我们根本不认识的所谓证人来回忆 7、8年前的一次饭局,否认为孙代偿而写的收条,并强调:( 纵横讲好要还钱,而 1月 14再用“ 收条” 的形式再向冠洋借 2000万?) ,纵横真是像孙全清说的太幼稚了,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就算纵横的脑坏了,你也要大家跟一起吗?据此再来抢夺纵横公司的 1000万元巨款其行为不是荒唐至极吗?!

“事实胜于雄辩”,这是真理。法官,你在装睡吗?只要我一息尚存,就决不许也不能容忍法律的亵渎和公民的正当财产受到一丝侵害。“打开窗户,飞进苍蝇”这是必然现象,随着国家打击力度的增强,我相信:乌云遮不住蓝天。明天一切都会好的。

与此案同一( 2014) 宜商初字 0625号及关联( 2012) 锡商初字第 0152号案件,从 2012年 9月就开始审理,辛苦了地、市二级多位法官做了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并以他们的智慧及法律专业知识击破了(冠洋史全祥)及(三和孙全清)的一个个谎言,给我们找到了他们恶意串通涉嫌诈骗的犯罪依据。给我公司主持了公道,依法支持了我公司的诉请,驳回了他们的虚假诉讼,让我们看到了人民法官主持公道、声张正义的崇高品德,在此深表谢意!

但高院在已依法认定中院查明的事实属实(即冠洋以再次开承兑为名骗取了纵横 2110万)的情况下,把案由改为返回财产,按理来说不论是何种案由头,既然查明了是被骗的事实,就应该全额返回被骗资金,并移送公安追究其刑事责任,而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非但不处罚,居然找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理由:三和从重庆开回的承兑只拿出了二千万,而为三和去重庆开承兑纵横与冠洋各自拿出了 1000万,现在各自取回更为合理的谎谬理由,推翻了原审中院的判决,创造了一个法律史上的奇迹!多么地滑稽可笑与荒诞不经。原来法律还可以这么玩!以法律的名义,用复杂的程序、隐晦的概念来模糊原本简单清晰的事实,从而作出似是而非的论点,以此来侵占我们(纵横)的合法权益, 使我公司损失 一千多万!

这不仅仅是我公司的悲哀,更是法律的悲哀!如今的中国更是法治之中国,一切的行为都要依法行进,没有超越法律之上的特权,也没有超越职务之上公权力。正所谓:“天无不覆、地无不载”,博大厚重的中国,只有一个政党、一个政府,心中只有老百姓。“百姓的事虽小,确是大事”这是伟大而光荣的中国共产党的宗旨。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我更加信任中国共产党。

这次史全祥又是故技重演:再次请出高手( 锦天城律所) 把本是 2015年就已市、地二级法院早就驳回(冠洋)的虚假诉讼;再次申诉至江苏高院,在毫无新证据情况下发回了无锡重审,无锡中院经审委讨论 2017年第三次均驳回(冠洋)的无理请求!

而(冠洋)仍不甘心, 在三次均驳回的情况下,在没有新证据、证人陈述严重失实,经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的运作下竟能再次发回重审。如果案件真错了也没必要几次三翻让基层法院来重审!其实最直接明了的证据就是高院的庭审录像!由此可看出该案的幕后,是要逼着基层法院来犯错,既要达到为(冠洋)侵占的目的,又要规避错判的责任,可谓用心良苦! 在当前扫黑除恶斗争进行时期,仍是无所顾忌继续这样猖獗,这算不算恶!算不算黑!是谁给了(冠洋)这样的勇气!谁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谁又能解除我满腹的疑虑?谁,才是拯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主宰呀?

纵观全案,实为一个精心策划采用( 移花接木) 偷梁换柱之法,意为腾空我公司债权的(因为三和孙全清已为空壳)团伙诈骗案件!在此我们已经不要用任何其他人的旁证证明,就凭(冠洋史全祥)及(三和孙全清)审理过程中的行为及证词已经足够证实(史全祥与孙全清)合谋诈骗的犯罪事实, 我司强

力要求依法将案件移送公安部门依法查办!在长达7年的审理过程中,史全祥多次伪造证据,提供假证,以此来把本来清晰的案件复杂化,让幕后操手有文章可做, 不知浪费了多少司法资源,同时也牵制了我公司大量的精力,无限制增加了我公司的诉讼成本,并且就此案延伸了陈志军伤人案!!!见无锡第一看点;何中林案等等,带来了很多社会不良影响及后果。我相信任何对法律敬畏、一个有公平正义、有良知的人是不会希望把事态及后果再扩大吧!

一个本就事实清楚,(无论从证据、源由、落款时间、常理分析及经三次审理众多法官处理意见高度一致认定,无一不能证明)有冠洋公司法定代表人 “ 史全祥” 本人出具《收条》的基本事实,居然会被省高院指令二次发回再审。本就通过三次驳回审理认定的事实,如要否定就必须由否定方来举证,再说中院明确加入了孙全清为当事人就更应该把孙在高院的录像调出,不应该再来听孙的胡说八道证词。法院处理的过程如此大费周章,实在是令人不解!这毫无底线的包庇、纵容,算不算犯罪?难道说同样一个事实更换一个案由、更换一下律师、更换一下法官就可以像( 高院(2013)苏商终字第 0265号) 判决一样 获得不一样的判决结果吗?

我们绝不会放弃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我们流血流汗苦心经营换回的利益,绝不能被丧尽天良、泯灭良知的人窃取。我们坚信意图不劳而获的人,终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尊敬法官们:如果移送公安谁是谁非一查就清楚了,这个玩弄法律的闹剧很快就会收场,你们也不需再这么辛苦了;公布省高庭审录像,所有事实均会水落石出;传讯史全祥、孙全清及重要证人钱建苏对你们讲来是很容易办到的!

但对我们来说都是难于上青天!

我们恳请法院领导关注这个案子,督促案件不被这些不法分子所利用而当了替罪羊,要怀着对法律敬畏、对良知俯首、对自己负责的公理心,不枉不纵的做出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公正判决,让当事人感受到公平正义,驳回他们的虚假诉讼,让我们看到了人民法官主持公道、声张正义的崇高品德,在此深表谢意! !!

此致

敬礼!

江苏纵横浓缩干燥设备有限公司 2019年 9月 20日

【编后语】

习近平总书记说:“干部要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同人民风雨同舟、血脉相通、生死与共,是我们党战胜一切困难和风险的根本保证。”

“一个人廉洁自律不过关,做人就没有骨气。要牢记清廉是福、贪欲是祸的道理,树立正确的权力观、地位观、利益观,任何时候都要稳得住心神、管得住行为、守得住清白。”

纵观当今之中国,唯法为之重、唯法为之心、唯法为之求,一切切当之吾将上下而求索之根本。故,法天下唯一也。一叶为章、刻舟求剑的时代早已成为过去时,大道从简、万法归一、化繁为简推动法治走向新时代已是我辈责任,当义不容辞。在殚精竭虑中实现伟大的中国复兴梦!

期望,睿智的宜兴法院站在人民的角度,一切从事实出发,在高院的指导下,做出正确的、公允的、公平的、公正的裁决。这关乎营商环境、党的关怀、政府的期待、法治的环境的大问题,马虎不得、大意不得!

媒体将密切关注这起案件的发展,进行实时报道。利益“规则”下的“交割”,究竟动了谁的蛋糕?法院缘何“围城”,天平因何不平致使不公?案件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真相?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