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当事人:钱辉  记者:马煊迪  晓辉

【核心提示】

关于法律,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志一针见血地指出:“法律要发挥作用,需要全社会信仰法律”。法国十八世纪著名启蒙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让-雅克·卢梭深刻剖析到:“一切法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铜表上,而是铭刻在公民的内心里”。这就表明既要要求公民学法、知法、懂法,又要要求公民尊法、守法、护法;而更加严格要求领导层及司法实践者既要模范遵守法度、带头执行法律,又要不折不扣恪守宪法、令行禁止、毫无私心地奉行党的方针路线和保障人民的利益。这样,法律无尘、社会和谐;公平得以保全,正义得以伸张。“齐家、修身、治国、平天下”大道容德国之兴也,民心融融,繁荣昌盛!

当然,我们的专家、学者还有人大、政协的领导还在为当下中国法律孜孜不倦探索并寻求更加积极稳妥之良方。然而,时下的司法实践由于错综复杂的原因难以一时净化,中国经济发展迫切需要法制环境的优化,2016年以来,国家也深刻意识到这一点,重点提出优化营商环境,亦在各级政府层面成立营商环境办公室,以此推动、拉动民营经济的快速发展。最高检、最高法、公安部、中央政法委为此也制定并下发文件、规定、和做出相关司法解释。来保证日常和突发侵犯民营经济案件。公安这一职业凸显,尤其是极具职业操守、德才兼备的才干,在国家要求公平公正的大格局下难脱干系!它是丈量法律的一把尺子,它是共和国大厦的准星,它是百姓心中的秤砣,它是横亘道德天地的试金石!它更是驰骋天地之间的一把利剑!亦是横在执政党与人民之间的交融剂!马虎不得、纵容不得!!!

    就当事人:钱辉等11人而言,尤其是针对钱辉来说,更要深重一些,属于飞来横祸。遭受灭顶之灾!守法经营,却在经营上损失至少造成1500万元,社会影响巨大、名誉尽失、精神锯锉、信仰缺失,可怕之极。而案件的其他10余人又向谁来诉说?

【案件由来】

昔日辉煌的圭石堂

前店后坊模式的圭石堂产品一角

这一张表格十分清晰地看到案件背后的推手究竟是谁?毫无疑问地暴露了人们最不愿意看清的东西——执法者违规违法那是多么的可怕!百姓岂不是毫无回手之力,白白任人宰割!更悲催的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依旧桃花笑春风!

【案件背景】

澎湃新闻报道:

中医第一假药案丨圭石堂涉嫌假药无罪撤案 钱辉的中医治癌之路还能走多远

2017年7月1日新的《中医药法》正式生效后全国中医第一假药案“南京圭石堂中医诊所涉嫌假药案”终于尘埃落定,此案经澎湃新闻等国内数十家媒体的报道不亚于权健事件,沸沸扬扬,特别引起中医界人士的极大关注,此案的成立与否检验《中医药法》能否真正执行,也关乎中医药传统炮制工艺模式今后能否应用,这一案例可以载为中医发展史上的一个标志事件。

经过一年多的漫长等待,通过南京公安和检察机关的严格审查,南京圭石堂中医诊所的负责人钱辉终于最后一个拿到了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之前圭石堂的其它11名员工已先后拿到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这也宣告拖了一年多的圭石堂中医诊所涉嫌假药刑事犯罪的指控最终撤销,他们最终无罪,面对这一结局,作为南京圭石堂中医诊所创始人的钱辉既喜又悲,喜的是圭石堂终于洗脱假药犯罪的冤名,正义的这一天最终来临,还了圭石堂的清白,悲的是圭石堂经过这一次无妄之灾,圭石堂的声誉和自己及11员工的名誉都受到巨大损害,一年多的巨大经济损失在其次,最重要的自己坚持的中医治癌之路还能否坚持下去,还能够走多远。

一年前,2017年11月30日,南京秦淮公安联合当地市场监管局、卫计委、食药监局等部门几十人联合执法,以有人举报圭石堂生产销售假药为由,把南京圭石堂负责人钱辉及其法人股东等共12人全部抓走,2017年12月1日正式刑拘,同年12月29日所有人转为取保候审,取保候审期一年。

为此,原来风生水起的圭石堂,在一夜之间凄然落下帷幕。那些已经或者正在治疗亦或服用药物的患者,有的因此溘然长睡,有的因此误了最佳医疗时机而遗憾终身。谁之过?大家不言而喻。不仅患者仰天长叹,医者也是望洋兴叹!访谈中钱辉憾然感慨地说道:从长远计,眼下的损失为小,未来中医的复兴才是大事。因为热爱、所以执着,我之所以心心念念的“前店后坊模式”,好在国家《中医药法》成功颁布,彻底解决了后顾之忧,为祖国中医药、为华夏中医,我会依然坚守初心、砥砺前行的!永不放弃,永不言败,永不停步。

【南京圭石堂】

记者:钱总,谈到圭石堂,能否说一说南京圭石堂是如何建立的?建立到如今又经历了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钱辉:南京圭石堂源自清末,是家百年传承的中医馆,创自其曾祖茅蔚卿,其为第四代传人,坚持传统的医馆店内对原料药材的炮制工艺模式(即行内传统所称前店后坊模式),讲究药材的独特炮制,其工艺对药材的疗效和安全性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前店后坊也是传统中医的精髓,“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历经数千年的传承。圭石堂坚守前店后坊这一中医精髓,没成想却险些遭遇灭顶之灾。

2017年的一起恶意勒索式的医患矛盾,将南京圭石堂告到有关部门,药监部门认为传统的前店后坊炮制中药材需要取得批文,将南京圭石堂行之有效的经典药方视为假药,并列入涉嫌刑事犯罪,移交公安。南京圭石堂顶着巨大的压力边继续治病救人,边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刑事调查。南京圭石堂的很多患者主动向公安机关司法举证圭石堂经典方的有效性,其中不乏恶性肿瘤患者。公安机关秉公执法、客观公正、认真负责,经调查走访圭石堂千例患者,未发现一例因使用圭石堂经典方而造成损害的患者,且大多数患者认为有效,公安机关经过一年多的刑事调查,结合《中医药法》最终于2018年12月29号做出解除取保候审决定。南京圭石堂迎来了重生,历经千年的前店后坊这一中医精髓得以继续传承。

圭石堂善治肿瘤、肝胆病及其它疑难慢性病,钱辉建立的南京圭石堂是重点治疗肿瘤为主,酒制、醋制、茶制、油制、蜜制是圭石堂祖传的中药炮制工艺。酒制善活血化瘀,醋制消瘤柔肝散结,茶制利于尿、治痛风,油制祛疮护肤,蜜制善补肾气。所有的中药材都要须历经数月的炮制,工艺繁琐,既安全又将药效发挥到极致,比水煮中药有了数十倍的提升,去芜存菁、留之精华、去其燥性,将有效性和安全性相统一,用于现代慢性病(心脑血管病,糖尿病,恶性肿瘤等疑难杂症)的治疗。南京圭石堂中医诊所聘请年轻的中医医生,钱辉手把手教他们根据患者病情,经典方相互搭配,根据不同的患者情况进行搭配和剂量的调整,一人一方,开业三年以来完全依靠疗效口碑救治了慢病患者上千例。

我,钱辉是圭石堂第四代传人,毕业于徐州医学院临床专业,既系统学习了西医,大学毕业后又在启东人民医院临床实践十多年,又花了近二十年的时间研究传承中医学术,以祖传中医验方结合西医临床经验总结出近三十种治疗现代慢病(糖尿病,冠心病,恶性肿瘤等)的经典中药配方;2013年团队投入两百万在上海药物研究所做了部分核心经典方的动物实验和毒理药理实验科学验证了其安全性和有效性,并在湖北省投资了自己的酒厂作为供应链,保证炮制药材的酒没有任何化学添加剂,并因为圭石堂的大多数经单方用的都是药食同源的成分,所以取得了配制酒和配置茶的食品生产许可证。

由此可见,钱辉和他的团队在传统中医领域里,兢兢业业、恪守中医准则,不折不扣地践行中医理论与实践无缝对接,完美先贤智慧与科学发展相统一。做到与患者同呼吸共命运。着实难能可贵。“天使”的称谓实至名归!

记者:这件事情是如何发酵进而导致冤案的发生?

钱辉:嗨,中医的毁灭与重生,谈何容易!事情得从2014年说起,这一年的4月,南京同仁堂生物科技董事长丁振国以三年房租为条件将圭石堂中医诊所引进到南京并成为南京圭石堂33%的股东。同年7月装修,2015年初开始营业。2015年11月,丁振国以经济困难为由不在承担房租。2016年7月,丁振国纠结南京市高峰黑社会集团王雪峰、朱晓易带几十名黑社会成员来圭石堂大闹三天,强迫与黑社会控制的公司签订了新的租房协议。2016年年底,南京黑社会大哥高峰见我们南京圭石堂生意兴隆,托朱晓易带话,要求和圭石堂合伙,圭石堂明确表示拒绝。2017年下半年,恼羞成怒的高峰开始发酵此事,上演了升级版的《上海滩》,勾结公安局领导,进而利用行政力量和辖区派出所将该事情定性,把我们十几人抓走。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催动如此大的手笔,大动干戈地将圭石堂的物品扣押,将钱辉的265.98万元人民币非法支出,其中180余万元去向不明……是利益链条链出的关系网,还是自然人在某种潜规则下,可以冠冕堂皇地高于法律?更出人意料的是十余人的保证金能够堂而皇之地收于个人账户里不说,竟然出现民警和案件当事人借15万元人民币的非正常举动。让人们不可思议的是黑社会高峰得以很轻的处罚且手下许多的马仔至今仍然逍遥法外!人们不禁要问:法到底给什么样的人制订的?

记者:钱总,是什么拯救了你们圭石堂?

钱辉:绕不开的新的《中医药法》,救了圭石堂!为了推动中医的发展,全国人大重新制定并颁布了新的《中医药法》,并签署主席令于2017年7月1日正式生效执行,这是对中医的最大支持。《中医药法》第28条规定:对市场上没有供应的中药饮片,医疗机构可以根据本医疗机构医师处方的需要,在本医疗机构内炮制、使用……医疗机构炮制中药饮片,应当向所在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备案。

《中医药法》第32条则规定:……仅应用传统工艺配制的中药制剂品种,向医疗机构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备案后即可配制,不需要取得制剂批准文号。

著名刑辩律师江苏宁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孙阿龙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从《中医药法》上述条规认为,圭石堂假药案的关键问题是法律适用问题。《中医药法》于2017年7月1日实施,因此《中医药法》既是特别法,又是新法,根据”新法优旧法,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法律原则,该案应该优先适用《中医药法》。

孙阿龙表示:2017年7月1日《中医药法》施行之后,到2018年2月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对医疗机构应用传统工艺配制中药制剂实施备案管理的公告》,明确了相关备案细则。在这中间,是一个法律“空白期”。在这期间,对于圭石堂应用传统工艺配制中药的行为,存在争议性,不见得应按照生产假药罪来处理。因为这种备案行为的“不能性”并非当事人造成的,而是行政机关不具备备案的条件,导致了当事人无法备案。

孙阿龙对澎湃新闻说:刑法要求犯罪要有社会危害性。虽然《刑法修正案(八)》对生产、销售假药罪的要件构成中,删除了“足以危害人体健康”的构成要件,但根据刑法的适用原则,认定某些行为构成犯罪仍然要求该行为具有社会危害性。如果本案没有造成危害后果,即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显现出来,不适宜按照犯罪来处理。

【举报材料】

江苏省纪委:

现举报:南京市公安局秦淮分局秦虹派出所办案民警在办理南京圭石堂中医诊所冤案时涉嫌敲诈勒索、恐吓、非法占有个人财产等问题。

一、 举报人:钱辉  性别:男  籍贯:江苏省启东市   身份证号:320626197111150013   联系电话:13651847585

二、举报事由简述:钱辉-圭石堂中医馆第四代传承人,毕业于徐州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贯通中西医,善治疑难杂症。因一起简单的医患纠纷,病患敲诈勒索不成举报至南京市卫计委,卫计委不予支持;举报至市场监督管理局,也未支持;后通过各种社会关系买通公权力。南京市药监局在没有现场核实的情况下出具假药情况说明,2017年11月30日南京市秦淮公安分局秦虹派出所直接上门抓人,刑拘11人,导致南京圭石堂中医诊所无法正常经营。在拘押期间,导致数名患者中断治疗而死亡等严重后果;拘押29天后,于2017年12月29日所有人被取保候审。2018年12月29日,所有人解除取保候审。但扣押物品至今未归还,公安机关未给出明确说法。

三、举报证据

①钱辉本人中国银行卡,卡号:6217856100049026617,账户:478067086077。当时卡内余额265.98万,此卡被秦虹派出所扣留,相关人员看到短信余额通知后,通过手段把卡里的钱在2017年12月分批取走。在未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被派出所相关民警交给了与本案件无关的退休公安卢海宁(136 0516 6779)、周兵(139 5181 1122),并在卢海宁的POS机上刷走260多万,后归还了80多万,余下180万去向不明,后卢海宁还多次向我索要好处费用,我均表示拒绝。

②秦虹派出所办案警长陈霄,在办理涉案人员沈玲娴取保候审时私自收取人民币50000.00元保证金,后又借办案为由,向涉案人员沈玲娴借钱,人民币150000.00元,有微信截屏、银行转账记录和语音录音为证,保证金2019年6月3号通过微信退还。

③所有涉案人员办理取保候审时,交纳的保证金均现金收取,未出具收据。

④办案人员彭冠杰通过涉黑人员廖开学(廖开学2017年12月因涉嫌开设赌场被刑拘在南京秦淮区看守所,廖开学当时还处在判缓期间,属判缓期间再次犯案,居然刑拘了37天后又无罪释放),借办案为名勒索人民币5万。

⑤办案人员陈桂龙多次威胁家属,以透露案情、帮忙办案为由,接受家属宴请,收取钱财,现金至少40000.00元。

⑥办案人员马腾,多次威胁钱辉及亲属,索要好处费,收受亲属宴请和钱财。因未达到心里预期,居然在派出所审讯室公然勒索本人。

⑦办案单位不考虑中医药法,明知不构成刑事犯罪,强行刑拘圭石堂11人,造成圭石堂中断经营造成重大损失。

⑧办案人员在案件中没有明确定性的情况下,捏造事实,透露给现代快报等相关媒体造成重大名誉损失和社会影响。

四:请求

1:查清事实,惩治涉案的黑恶势力和人员。

2:查清圭石堂传人钱辉被敲诈的钱款去向,并退回圭石堂钱辉。

3: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查明捏造圭石堂假药案的幕后黑手,并追究相关人员知法枉法的法律责任,还圭石堂清白。

附件:中国银行交易流水明细单,等证据

【后记】

“徒见银,不见人。”欲盖弥彰。“冬天下雨、夏天下雪”岂非怪哉!钱辉等人真的是“将登太行雪满山,欲渡黄河冰塞川”啊!欲说望眼欲穿,不如说望”法”却步、孤路难行!近年以来,一次次、一个个冤案相继向世人昭示,点燃了他们几经崩溃的神经,似乎有一种浴火重生的感觉。

执法者,是横梗在党和人民之间的调和剂、粘合剂,起着或者说一种特殊的纽带关系。执法者,若为人民、党服务,则坦荡如砥;若为利益、自己服务,则难见公平正义。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人民的幸福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人民群众的小事就是我们的大事。我们的基层执法者,你们在干什么?!

诚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新一届领导班子记者见面会所说:“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如今的钱辉,没有被这件突发事情压垮,而是信心百倍地、踌躇满志地迎着太阳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