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15日  3.15维权服务中心接到来自山西省晋中市民张铁勇的法律媒体求援,要求曝光当地交通管理等几个执法机构乱作为,导致当事人遭受巨大损失,记者通过连续10天的走访调查和相关部门了解,具体情况如下:
当事人张铁勇,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人,要讲的事情是,被黑恶所迫害得亲身经历。希望大家看到传遍世界每个角落,以此警示后人多学知识保护自己,不要再有被黑恶所迫害的事情发生,看到者有愿意拍警示教育片或电视剧,张铁勇愿意提供一切资料和视频录音。
2013年当时给本村,一家养重型厢式半挂牵引车的个体户,当司机,主要拉运煤和石子等散货。这种车主要有,主车和挂车两截车体主成,全长16米左右,共有六条车轴,主车三条车轴其中后两条为动力桥,挂车三条车轴,共有22条轮胎。
事情发生在山西省晋中市太谷县,两条八米宽乡镇公路交叉的十字路口。2013年4月7日上午10点45分左右,张铁勇开车在太谷县桃园堡水泥厂卸完石子空车由南向北,行驶到离北王线与太北线十字路口五六十米时,(大家请看图纸这是北向坐标,西面是临近北洸村,东面临近是南沙河村,张铁勇是从南向北行驶)当时从东路口驶出一辆电动三轮车停住向南瞭望。当时张铁勇观察前后左右没车,而且电动三轮车停在路口不动,选择变更车道和三轮车离开安全距离并减速通过。这是当时减速两脚点刹留下的26.4米的痕迹,同时观察确定电动三轮车是一部很轻小的老年代步车,驾驶者是一位70多岁头上箍一块蓝边白毛巾的老汉,老汉突然伸起右手向张铁勇们打招呼,就在这时电动三轮车突然启动,电动三轮车向南拐弯。处于司机的本能过十字路口肯定要左右观察,本能的向西侧扭头观察,确定无情况后,扭头在看东侧的老汉,从观后镜发现电动三轮车侧翻,它的前轮在张铁勇挂车的车轮下面。(当时车头已经过了十字路口,车速两脚点刹30到40脉之间)

当时张铁勇神经紧绷喊着“出事了”,挂车三条车轴刚过三轮车赶紧刹车停下。从观后镜看到16米长的车体,把两条八米来宽的交叉路口斜着拦挡了,所以再次启动把车移到路东拉直停好,让另一个司机同伴打急救电话报警急忙跳下车跑去老汉身边。当时老汉的左手还握着车把,屁股还在车座上,面部朝下,头上的蓝边白毛巾一头向北展开,右手臂也是向北升展着。由于三脚刹车一条线的原因张铁勇单腿跪地一看,老汉的脑袋正好被挂车的外轮压到,电动三轮车车把以下全部被压,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老汉完了。脑袋被七八千公斤的车厢压过肯定没命了。张铁勇站起来看到路面只有三轮车右后轮和路面扭动的痕迹,没有其他划痕,车身侧躺在十字路口正中心,正东直西方向。
按惯性原理的常识,电动三轮车侧翻和大车轮胎或者车厢底下的护栏接触都会被大车行驶产生的惯性牵带力甩出去,车速越快产生的惯性牵带力越大,那样根本压不到老汉的头颅,七八千公斤的重量压不到老汉的头颅死亡的几率几乎没有。留下这种现场只有一种情况,老汉当时向张铁勇车伸手打招呼,三轮车突然启动向南急转弯,老汉的身体重心向右后侧失控,导致那么车轴窄小,车身轻小的电动三轮车侧翻进了张铁勇驾驶的主车和挂车连接处的一米空隙之内,再没有第二种情况留下这种现场。
120急救车先到的现场,检查后收了十三块钱让张铁勇签字后离开了。再来的是保险公司的查勘员,他把压过还连接的三轮车前轮给踹了下来。接着交通执法工作人员来了,一位交通执法工作人员直接把张铁勇控制在大车前面不让说话不让走动。不一会儿一个交通执法工作人员拿着这张现场图让张铁勇签字,张铁勇看到图说:“这不是真的”那个交通执法工作人员说:“什么真的假的,走个过场,你签个字就行了”张铁勇听他这么说也就签字了。
大家请看两条八米宽的乡镇公路交叉的十字路口,西北角明显很宽。张铁勇驾驶着十六米长重型大车从南向北行驶,两脚点刹26.4米的痕迹,此时车头已经过十字路口中心,在离现场几米以外再次留下刹车痕迹!请问当时做现场图的交通执法工作人员做图只为走过场还是科幻片看多了,张铁勇十六米车身是怎么飘移过去留下刹车痕迹的,按当时事故认定是发生两车碰撞,莫非是连人带车三二百公斤的老年代步电动三轮车把张铁勇驾驶的一万五六千公斤的重型半挂车整车撞的漂移到几米以外留下的痕迹吗?

这种人物太有作为,太有才了吧!好在当时留下的现场照片可以证明现场在十字路口正中心和当时连贯的刹车痕迹。同时也可以证明这个人物的才能!
又来了一辆警车直接控制张铁勇上车,去了太谷县人民医院抽血后才去了太谷县交通执法工作人员队。被控制到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听他们说:“头儿醒了,可以做笔录了”。押张铁勇到一房间里把张铁勇控制在一个有手铐,脚铐的椅子里。对面墙上有一个大警徽,还有一张大办公桌。直到进来一位披着警服,一只手拿着水杯,咯吱间夹着资料带着眼镜的人物直接坐下,旁边站着个伺候的小交通执法工作人员。介绍他是事故科长叫田径松什么的。开始废话询问了很多,直到张铁勇说出事故经过的时候,他拿起一张纸瞪着眼睛向张铁勇吼:“张铁勇们是干什么的,一看就知道你专门撞死人家的”这句话把张铁勇惹急了:“你看张铁勇有病了,还是和老汉有仇有恨了,你都没去现场,凭什么在这儿吼叫了”他说:“谁说张铁勇没去现场”张铁勇说:“张铁勇,就没见你”就这样张铁勇两瞪着对视有一分多钟,他口气平和了才又聊了几句。最后他让押张铁勇的小交通执法工作人员念了一遍,还让张铁勇签“以上笔录张铁勇看过与张铁勇所说无异”张铁勇把:以上笔录张铁勇看过,拿笔划了两道做了一个记号。估计是得罪了这位国家工作人员吧,直接把张铁勇关进了太谷看守所!
真想问问,这位喜欢瞪眼睛吼叫别人的国家工作人员:“你能不能看懂图纸的南北坐标呢?张铁勇车是从南向北行驶,三轮车从东向西是贴着路边行驶的,如果真的发生碰撞轻型老年代步电动三轮车连人带车三二百公斤当时产生多大的碰撞力,张铁勇车一万五六千公斤,而且290马力发动机,产生多大的惯性力,简单的惯性原理发生碰撞三轮车应该往北或者往东北方向翻到,怎么会往南反方向跑呢?而且是十字路口正中心,车体正东直西,还是右后轮扭翻,周围没有其他划痕这些有做分析吗?莫非你天生就是瞪着眼睛,无中生有,以假乱真,扭曲事实,栽赃陷害,乱吼一起,没有一点物理常识的国家工作人员?!!

蹲看守所说句不好听的,咱普通老百姓没有背景关系,没有金钱铺路的话和地狱没什么区别,蹲了半年看守所那个刑事案件判缓刑,不花几万块走动呢!!4月11号也就是出事的第四天,管张铁勇案子的警察胡海龙送进去《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告诉张铁勇死者是祁县东观镇榆林村的五保户叫王廷云,说是两车碰撞张铁勇承担主要责任。最后一次见他是诉讼机构做了事故经过笔录之后,他来也是问事故经过,张铁勇一次一次的重复着事情经过,他还告诉张铁勇电动三轮车是和张铁勇驾驶车的主车三轴(也叫第二动力桥)的外侧轮胎发生的碰撞,有痕迹照片还做了痕迹鉴定,所有事故现场的照片资料都将要移交诉讼机构。
在这儿张铁勇想问问,确定拍了碰撞摩擦的痕迹照片吗?确定做了证明电动三轮车的痕迹鉴定吗?拍照片有做实际分析吗?因为找不到碰撞痕迹就拍大车轮胎上的大面积黑印做证明的吧?轮胎上的大面积黑印是张铁勇车卸煤和石子的时候,50大铲车全动力推卸货物的时候顶在轮胎上的,还有在煤堆里和煤块的擦痕,不是做了鉴定吗?案卷里为什么没有!!张铁勇查看过案卷确实没有!!大家想一想,电动三轮车的轮胎着地压力面也就一立指那么宽,50大铲车的轮胎二尺多宽,电动三轮车全速碰撞会产生多大的碰撞力而且张铁勇的车是行驶当中一旦接触还会消减他产生的惯性动力,而铲车发出的动力说句不好听的一百个那样的电动车也没有一个一万几千公斤重量的铲车发出的动力大。难道这些采纳证据的国家工作人员都没有一点惯性常识?都没有读过中学物理课?天生就是国家工作人员!!!!
进入审判机构程序,开庭当天法官直接问话就把张铁勇说蒙了:“你是空档溜车把人家撞死的吧”张铁勇说:“张铁勇为什么要空档溜车呢?”张铁勇直接沉默了,最终第二次开庭量刑有期徒刑六个月!!!2013年10月6日刑满释放,由于身体颈椎强直,腰椎间盘突出,还有风湿,出来的时候还传染了疥毒,直到过了2014年春节,咨询了几位知名法律人士,确定事故是由电动三轮车自己侧翻导致的张铁勇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也就是不用蹲看守所,不用吊销驾驶证,不用家里人为此事担惊受怕花那冤枉钱。写了申诉材料重返太谷,在申诉过程中每个机构每个人的聊天张铁勇都有视频录音,时间关系张铁勇只说大致意思。
2014年3月份,在太谷交通执法工作人员队找到胡海龙给的答复是:事情已经这样了,没法更改,一切都是你的车主,你的车主真不是人!找到田径松他说的更有一套:“交通执法工作人员队事故认定一旦下发中国没有任何法律可以阻拦可以推翻,你的事情现在已经下达了刑事判决书终身变不了了,你的案子在中国永远翻不了案,现在驾驶证吊销了不能开车也得生活,又不是非得开车一种生活方式,在说开车那么危险,是吧,回去找个工作好好过日子去吧”。听听人家说的多好听啊!还找过他们的中队长杜捷,程大队长还有指导员,政法什么的,都是扯皮推辞说与他们无关。
太谷县审判机构找到马宪斌和孙洁他们的回答是,“证据的真假不是他们的专业也不用知道真假,因为证据是由太谷县交通执法工作人员队专业收集移送到诉讼机构,诉讼机构审核认可后提起公诉才能到审判机构程序,审判机构接到案件后只要证据链符合开庭条件的必须做出判决,所以你应该找交通执法工作人员队和诉讼机构”。找到太谷县诉讼机构一把手详细说了事情经过后他说:“你说的事故经过听起来很有道理,不过张铁勇们诉讼机构提起公诉审判机构完全可以不采纳,不开庭,不判刑呀,证据是由交通执法工作人员队收集移送到诉讼机构的,诉讼机构只是一个过程,对证据的真假不是专业。对你造成伤害的是太谷县交通执法工作人员队做的证据和太谷县审判机构下达的刑事判决书,你应该去找他们”。
交通执法工作人员队下达的《吊销驾驶证凭证》上面写的可以复议,张铁勇去了晋中市执法机构政法处,信访处,晋中市交通执法工作人员支队事故处,政法处都说无法改变与他们无关。直接又请了个律师在晋中市榆次区审判机构行政起诉晋中市交通执法工作人员支队,才有了张铁勇微博里拉三扯四那份可笑之极的《答辩状》,虽然败诉不过清楚记得当时晋中交通执法工作人员支队事故处处长李美荣说的话:“小张,你球不懂,咱两见面也五六次了吧,第一次见面就告诉你事故认定当时你没有复议错过了时间,要是复议张铁勇肯定能给你个公道,那些材料是太谷县交通执法工作人员队做的该承担责任是他们,不是张铁勇这儿。现在你又复议驾驶证,张铁勇是接到太谷县审判机构的刑事判决书必须给你吊销,这是张铁勇的职责。你要是推翻太谷县审判机构的判决书张铁勇立马给你恢复驾驶证,把你的拍摄器收起来吧,拍了也没用”当时还跑了晋中市政法委信访接待处,一纸便条打发张铁勇去太谷县政法委找个姓石的书记,找到后有把张铁勇打发到太谷县执法机构一个姓石的书记那儿,都说与他们无关!!!
坚持讨要说法,申诉到晋中市中级审判机构,中级诉讼机构,山西省高级审判机构,高级诉讼机构,还去过晋中市纪检委,监察委,多次给晋中市政法委寄材料,听说有中央巡视组下来打电话寄材料,经常打监督电话,各政府网站发信息都是石沉大海,听到他们接待人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在中国现有的法律体制里是翻不了案的,回去找份工作好好生活吧,再跑也是白上火”
直到去两次北京,所看到的才理解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信访机构,国家纪律检查机构,国家最高执法机构,最高法每到一个地方都是人山人海,被穿制服的像狗一样撵来撵去!有那么多人遭遇不公,像张铁勇在那里面说句不好听的“只是汪洋大海中的一滴水而已!”所谓的国家工作人员根本没把普通百姓当人看待!!!
国家工作人员都在走过场,每个月工资照领,唉!!!
谈了这么多其实还有更可恶的事情!!!
蹲看守所期间,审判机构第二次开庭量刑半个月后见到张铁勇的家人。老婆告诉张铁勇:“出了事情你打电话不让我们管你,可是我们能不管吗!张铁勇和咱爸到处求人,就为了你能早点回家。车主家出了事在村里逢人就说是你喝酒后开车撞死人的,为了这事他们找了很多关系花了很多钱,车主让他儿子带他的朋友来过家里几次,吓唬我出七八万块钱给交通执法工作人员你就回来了,他们没有钱捞你,还说去年你在他家车上挣了七八万的工资肯定有钱赶紧拿出来处理。吓的你七岁的儿子都害怕了和我说“赶紧把钱给人家,让我爸爸回来给你再去挣钱”,还有四千块钱请了祁县的律师,你在里面见到了吧,叫闫立冬,他的助手叫魏何。打听过闫立冬家几代律师,就连他老婆家族也是律师,省里,市里各司法机构都有直属亲戚,关系很厉害。他们告诉我说你在里面还好,让他们带话叫我赶紧写协议谅解赶紧找关系判缓刑,你很着急回家。我三万九千块钱写了谅解书,他们还要一万五千块钱去走动太谷审判机构,我没有给他们。因为我两万块钱找了个社会关系,保证开庭就接你回家。在交通执法工作人员队,审判机构,律师,你的车主他们都说五保户的赔偿款是交国家的一个什么机构了,写不了个人谅解协议就得判一年半,所以张铁勇就给了三万九写了谅解书。五保户的村长叫小李子,人家的关系可硬了,交通执法工作人员队,审判机构那个门进去直接就是坐在桌子上,他们都是给小李子递烟倒水。开始把五保户的侄子王怀德在祁县执法机构开证明是养子,太谷审判机构说死的七十三岁,养子五十多岁年龄相差太小,不能用。人家小李子给祁县执法机构一个电话把五保户侄女四十来岁的王秋花出证明是养女了,还让张铁勇签字证明是养女。”
“第一次开庭没有接出你来我们很着急,找的社会关系打电话说,我找的律师不让判缓,太谷审判机构要量刑有期徒刑一年半。我和咱爸打听到太谷县诉讼机构一把手是咱们祁县的,在祁县人民审判机构前面的大路上拦了人家的车,我跪着告诉人家这些事情再三求人家,人家才给太谷县审判机构打电话答应判有期徒刑六个月。车主家二弟现在是咱村里的支书,给五保户的村长和律师闫立冬打电话安排让把刑事在太谷开庭,民事调回祁县开庭了,可能是他儿子在祁县保险公司好处理事情吧”
当时听张铁勇老婆说完真想亲手撕碎这些畜生,仗着他们有背景关系可恶到了极点,欺人太甚
车主叫杨宏林,亲弟兄四个,老二当时是村支书,老三听说当时是某军区正团级干部和中央很多领导关系挺硬。老四在省里专门做政府的工程项目,而且都玩的银行贷款,就杨宏林在村信用社贷款就是一百多万,早多少年就黑户老赖了。为什么出事后张铁勇打电话不让家里人管这事,其实当时张铁勇就觉得有蹊跷事发生。2013年正月车主家儿子,聊天无意间说到本村一辆车发生撞死人的交通事故,处理损失了不少钱。凭他们家的背景和他二叔家小子在保险公司的关系同样的事故不但可以不损失钱,而且还可以挣个七八万块钱。当时张铁勇听了就想推手不干了,怕遇事把张铁勇给阴了,咱一个普通百姓和人家有权有势的比起来,现在的社会咱算什么。后来找过一起开车的同伴郭朝民他是车主老婆的亲外甥,他说做笔录也是说,快到十字路口电动三轮车出现在路口停车不动,大车的车头过十字路口时电动三轮车突然启动,至于现场图上的痕迹是他胡乱指认的。车主躲着不见张铁勇,找了他老婆,说,出事后车主没有和人们说是喝酒开车出的事情,村里人胡说呢,还让他儿子杨伟三天两头晚上拉东西给他太谷的亲戚,杨伟叫建军哥的送过去,找关系办事情。这些张铁勇都录了视频
至于律师在蹲看守所确实见过两次。第一次见面,魏何告诉张铁勇这事情必须写谅解书,让张铁勇考虑一下出多少钱,还说写了谅解书给他们一万五千块钱去走动太谷县审判机构保证开庭就回家。当时张铁勇明确告诉他不写谅解书不花钱走动审判机构。什么狗屁律师没有一点职业道德,请这样的律师,不是来分析案子,而是教别人怎么花钱。第二次见面,告诉张铁勇协助张铁勇老婆三万九千块钱写了个人协议谅解书,问张铁勇出不出一万五千块钱走动审判机构。张铁勇告诉他,既然已经关进看守所了,想怎么判随便怎么判。出来以后找过闫立冬要案卷,结果告诉张铁勇一页也没有复印,而且仗着自己有权有势还嚷着要收拾张铁勇,说张铁勇是不想在祁县活了。张铁勇都录了视频
在确定祁县开完民事庭后,张铁勇去过榆林村上过坟,墓碑上写的是侄子叩立。王怀德,王秋花说先下葬,后做的养女证明。又问他们赔偿款收了多少钱,他们回避不说,只是一个劲的说:“你伺候的车主家真不是东西”。对车主抱怨不止,估计也是被张铁勇那车主算计的不轻。通过打听得到这次事故动了交强险,但是商业险却是用了挂车的第三者责任保险?当时胡海龙却告诉张铁勇是和主车的第三轴外侧轮胎发生的碰撞。车主确实瓜分到了七八万的现金,看看这个世道处处是黑恶陷阱,为了金钱利益没有一点人性。
最让张铁勇无语的是老婆处理事情,遇事不做事实调查,拿金钱去喂一群永远喂不饱的恶狼不说,放弃尊严去跪求别人。那一跪让张铁勇都无法教育慢慢长大的一对子女,总不能让张铁勇告诉孩子们这个黑恶社会的生存法则,是:金钱养恶,遇恶逃避,为达个人目的可以放弃尊严,放弃人格,没有骨气的苟活吧!!!!
本人张铁勇,身份证号:142430197905242712,以上情况属实,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