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年金月异出身在浙江东阳市南马镇泉府村,父亲起名“月异”,意为“光辉无限、日新月异”。40多年时间里,她是高中辍学的农家女,是风光无限的20 亿身价老总,也是众叛亲离、负债累累的孤家寡人。坎坷离奇的身世之外,又是谁主导了这一出大戏?

  高中辍学,金月异到一家工厂上了几个月的班,便只身前往厦门闯荡。在这里,她成功入职了一家投资公司,勤奋加上她天资聪颖,很快她就掌握了英语、各地方言,工作上如鱼得水。与此同时,她邂逅了一名军人,并很快坠入爱河,结婚生子,那时的她还不满20岁。工作过程中,金月异又认识了比她大28岁的台湾人洪某,公司老板加上无微不至的照顾,让金月异的欲望开始发酵,很快,她就和洪某住到了台湾,并生下一个女儿。但没过多久洪某去世,回家乡办厂却经营不利,母亲又不幸去世。种种打击让金月异萌生了去北京闯荡的想法,于是很快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到达北京后,凭借出色的交际能力,金月异以服装店为基础,认识了很多高官,积累了一定人脉。这期间,她与北京一高官生子之后,又与时任山东X集团总公司总经理、鲁X集团董事局主席谢某相识并生下一子,此时的她一直以中央某委的女儿“刘婧”为身份(当事人已澄清,无任何关系)。借助谢某的关系和自己的人脉,她没花一分钱就获得了圣奥公司的控制权。为了彻底控制公司,她玩弄公司元老,恐吓逼迫他们弃股退出,之后任人唯亲,故技重施,让自己的“情人”秘书王某另开子公司并将财产全部转移到他名下,这一切只为实现更大的“阴谋”——将企业卖给国外风投,之后套钱远走高飞。

然而此刻的圣奥,已然是世界领先的橡胶加工企业,并拥有多项核心技术。2018年7月11日,金月异以圣奥集团董事长“刘婧”的身份,在人民大会堂被全国人大常委副委员长王兆国接见并授予“中国青年志愿者事业特别贡献奖”。正是圣奥蓬勃发展、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金月异却密谋着自己的计划。身为中国橡胶产业的龙头老大,圣奥早已被外国投资公司觊觎已久,这正中金月异下怀。2008年四月,金月异与美国凯雷投资达成协议,以引进外资和技术的名义,向菏泽市外经贸局提交申请…实际上则是变卖股权套现跑路。

  2008年11月,金月异因‘股权欺诈’被南京警方控制,之后经法院审判,依法判决其三年有期徒刑。2011年刚出狱,自以为自己即将迎来重生的金月异,却终于败在了自己曾经深以为傲且助她步步高升的男人身上。当年的“情人”王某拒绝归还股权,斥巨资打官司的她终日烟酒缭绕,竟与律师又勾搭在一起,此时的她已然丧心病狂,在给了律师3000万分手费令其与结发妻子离婚后,自己又奔赴法国与法国男子结婚……

2016年,金月异败诉,赔偿王某6000万。此时的她,已是强弩之末,不仅资产所剩无几,等待她的,还有无数个索赔的官司,就连最信任她的哥哥嫂嫂,现在也成了敲诈勒索她的人!

命运兜兜转转,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男人、金钱、权利、欲望,都成了金月异永远的陪葬品,令人唏嘘。然而命运是公平的,早年辍学,四处闯荡,勤奋努力的金月异,没有因为农家女的身份而被歧视,反而是工作稳定,家庭幸福;但同样地,一路贪婪自私疯狂生长,玩弄男人,招摇撞骗,这所有她曾自以为得心应手的工具手段,最终还是玩弄了自己。

如今的金月异,穷困潦倒,官司缠身,亲朋背弃,或许也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到风光无限后的落魄孤独。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轮回报应呢?正所谓“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数十年浮浮沉沉,不过是自导自演罢了。